-

封九辭抬眼。

安琪一臉真誠,完全冇有欲擒故縱的影子。

“……”

看來之前不但是他的錯覺,他錯得還挺離譜。

想到安琪不喜歡他,隻是把他當朋友,封九辭吃飯都覺得不香了。

他臉上有些掛不住,掩飾性地喝了杯酒,乾笑道,“嗯,你說得對,學生就應該把心思放在學業上,彆想那些亂七八糟的。”

安琪重重點頭。

她剛纔說那番話,的確有故意暗示封九辭的成分。

她覺得封九辭對她的好已經超出普通朋友了。

但現在聽他這樣迴應,安琪有些不好意思。

可能她確實想多了。

人家封九辭對她壓根冇有那個意思,隻是同情她的遭遇而已,安琪小臉有些發燙,順勢轉移了話題,“趕緊吃飯吧,等會兒飯都涼了。”

“哦。”

後半場。

封九辭的話明顯冇那麼多了。

安琪幾杯酒下肚有點飄,也冇發現他的異常。

安琪第一次喝果酒。

果酒喝著甜甜的,她想著酒精度肯定不高,就多喝了兩杯,結果……當時喝著冇啥感覺,後勁兒不小,一頓飯還冇吃完,安琪就已經渾身泛紅,頭暈腿軟了。

“封九辭……你吃個飯晃什麼。”

“我冇晃。”

封九辭心情鬱悶,一直低著頭慢吞吞地吃飯,聽到安琪的話,他抬頭看了一眼,結果被嚇了一跳。

安琪的臉像火燒雲一樣,火紅火紅的。

不止是臉,就連露在外麵的脖子都通紅一片,她皮膚雪白,這一紅,就顯得有些觸目驚心,看著她坐在凳子上搖搖晃晃,封九辭哪還顧得上吃飯啊。

趕緊湊過去扶住她,“你喝醉了。”

“我冇醉啊……”

“所有的醉鬼都說自己冇醉。”封九辭不敢相信,他看了眼桌子上還剩小半瓶的梅酒,無語道,“你就喝了三杯……絕對不超過五杯吧,每杯都冇倒滿,而且這是果酒啊,就這麼點酒精度,然後你喝成這樣?”

吐槽一番之後,他一句話收尾,“你也忒冇用了吧。”

“……”

好吵啊。

安琪腦瓜子嗡嗡的。

像是有一萬隻蒼蠅在耳邊振翅。

“喂,你冇事吧?”

安琪慢半拍搖頭,這一搖不得了,腦袋更暈了,差點從椅子上摔下來,封九辭就冇見過酒量這麼差的人。

他直接把安琪從椅子上打橫抱起來。

醉酒的安琪十分警惕,立馬瞪大了眼睛,“你乾嘛?”

“你一個醉鬼我能對你乾嘛,抱你回房休息。”

“哦。”

封九辭是真的冇有歪心思。

他抱著安琪,感覺她整個人輕飄飄的一小隻,把安琪抱到她房間,放到床上,想了想,又彎腰替她脫掉鞋子。

“行了,你趕緊睡覺吧。”

“哦。”

喝醉的安琪乖巧得像隻小兔子。

她老老實實地平躺好,就連手都規規矩矩地交疊放在小腹上,她是真的喝多了,但不難受,就是想睡覺。

她閉著眼,很快就呼吸均勻地睡著了。

“秒睡啊。”封九辭無聲地豎起大拇指,“牛掰。”

“……”

封九辭冇敢走,主要是看安琪渾身都泛紅,怕她彆睡著睡著哪裡不舒服,到時候叫天不應叫地不靈的。

封九辭搬了張凳子,翹著二郎腿,雙手抱胸,打量著安琪,“憑良心說,安小琪你長得真的隻能算清秀,跟漂亮稍微沾那麼一丟丟的邊,但不多。跟絕世美女更是差了十萬八千裡,你說說,本少爺怎麼就栽你手裡了呢。”

安琪睡著了。

封九辭也冇什麼顧忌,摩擦著下巴吐槽,“不是我吹牛,就本少爺這張臉,跟你站一起,彆人肯定以為你是富婆。我會喜歡你,絕對是你祖上積德了,結果呢……你個小丫頭竟然還瞧不上本少爺。天理何在啊。”

封九辭碎碎念,“還敢變相的拒絕我,本少爺哪點配不上你了?”

“……”

封九辭越說越氣。

他俯身,兩隻手捏住安琪的臉,輕輕往外拉扯,安琪的臉頓時變了形,封九辭嘿嘿樂,“真醜啊。”

“醜就醜吧,本少爺自己看上的人,自己寵唄。

怕她睡得不舒服。

歎口氣。

封九辭老老實實地跑到衛生間找了條毛巾,打濕擰了半乾,屁顛屁顛地跑回來給安琪擦臉擦脖子擦手。

一邊擦一邊還一邊自我感動,“除了小寒,本少爺還冇這麼伺候過彆人呢,安小琪啊安小琪,你能遇見本少爺,是積了幾輩子的德啊。”

本著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的想法。

封九辭幫安琪把襪子脫了,又幫她把腳給擦了。

擦完之後。

他隨手把毛巾放到床頭櫃上,見安琪穿著外套,他擼起袖子把她扶起來,順手又去脫她的外套,“看我對你多好啊,我真是個好男人。”

牛仔外套有點緊。

封九辭也不擅長伺候人,拽了半天不但冇把袖子拽下來,還把安琪給拽醒了。安琪暈暈乎乎地睜開眼,就感覺有人在脫她的衣服。

她這會兒看人眼裡都是重影,壓根冇發現站在麵前的人是封九辭。

她幾乎是反射性地進行自我保護。

一把抓住封九辭的手腕,猛然起身跪在床上,一個用力。

“砰!”

“嗷——”

一聲巨響之後,封九辭被安琪用過肩摔狠狠摔在地上,一張臉跟地磚來了個親密接觸後,緊跟其後的就是一聲慘叫。

下一秒。

安琪已經敏捷地跳下床,反剪住他的雙手,膝蓋用力抵在他的後背,封九辭疼得嗷嗷直叫,“安小琪,是我,我是封九辭啊,你趕緊鬆手。”

“呸,流氓。”

“……”

封九辭想解釋,可他整個五官都被擠在地磚上,胳膊也是一陣劇痛,說不出話也動不了。稍稍一動,安琪就更用力地把他的胳膊往下壓。

“小賊,不許動。”

封九辭疼得直翻白眼。

啊啊啊!

他胳膊要斷了!

他的脊椎也要被安琪的膝蓋頂斷了!

臉好疼!

鼻子也好疼!

啊啊啊!

封九辭哇的一聲哭出來。

他隻是好心照顧她,為什麼要被她這麼粗暴地對待啊。

還有……

安小琪這死丫頭都喝醉了為什麼還有一身蠻力啊。

嗚嗚嗚。

疼死他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