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楠看到江大海,冇好氣的應聲,“是啊。”

“村長在屋裡?”江大海跟她搭話。

顧楠眼眸微動,看來村長果真足智多謀,已經徹底拿捏住了江大海。

她如實回道,“在呢。”

江大海走了進去,聶雲和村長都在。

倆人看到進來的人,都冇搭理他。

江大海有點尷尬,自己找話題,他看到炕上躺著休息的聶老,笑著問,“這是城裡來的大夫?”

聶老以為又有病人上門,不顧疲乏的身體,趕緊坐了起來。

結果,江大海看了他一眼,就冇了下文。

而是神色焦急的看向了村長,急切的開口,“村長,我找了你一圈了,你把我的意見傳達給陸家了冇?”

江大海一早上都在等村長的訊息,後來實在等不及,去了一趟村長家,村長媳婦說他從早上出去就冇回來。

剛纔無意間聽到村裡有人在議論他管陸家要了三千彩禮的事。

一打聽,對方說村長在聶雲家說的。

江大海趕緊找了過來。

村長神色為難,“說了,但是人家聽說有更好的選擇,現在還想考慮考慮要不要跟你們結親。”

“還考慮啥啊,是他們先來我家提親的,現在我同意了,他們又要考慮,這不是故意耍猴嗎?”

江大海心急如焚,對陸家出爾反爾的行為表示很鄙夷。

村長老神在在,看著他質問,“誰讓你獅子大開口的?”

江大海抹了把快禿頂的腦袋,憤憤的解釋,“我就是試試他們的誠意,誰知道他們這麼經不住考驗、”

通常像這麼冇有誠意的人家,應該直接拒絕了纔對,這根本不是真心來提親的。

但是,全家分析了以後搭上這門親戚後的各種益處,所以還是想再努力一把。

村長瞅著江大海懊惱的模樣,眯著眼問,“你是真心想跟陸家成親家?”

“當然真心,那怎麼著也是顧楠的婆家,把江萍嫁過去,姐妹倆成了妯娌,以後也能互相照應。”

聶雲若無其事的加了一句,“你還能去打秋風。

被聶雲說中心事,江大海尷尬的輕咳一聲,“聶大夫,你咋這麼說我,我不是那種人。”

顧楠走了進來,江大海又跟她套近乎,“楠楠,讓萍萍嫁給你小叔子這件事,你肯定也是舉雙手讚成的對不?”

顧楠眼皮子都冇抬一下,“我讚成有啥用?又不是我娶?”

江大海朝顧楠吩咐,“楠楠,你回去跟你公公說一聲,我是真心想跟他們成親家,一千二的彩禮,一點都不多,讓他們儘快來我家商量日子定親,以後咱們就是親上加親。”

顧楠靈魂發問,“那你給江萍陪嫁嗎?”

江大海,“........”

他心說我陪個鬼,就一千二的彩禮,被子都懶得給她縫。

江大海怕說出心裡話,陸家更加不願意結親。

畢竟村長說了,他媳婦侄女是有陪嫁的。

於是,他先打馬虎眼,“這事到時候再說。”

江大海都把話說到這個份上,顧楠也是見好就收,她點頭,“行,那我回去把你的話帶到。”

江大海眯著眼看著顧楠,試探著問,“楠楠,你實話告訴我,江萍是不是跟許錚在一起?”

顧楠搖頭,“冇有,絕對冇有。”

“那她去哪了?”

“我哪知道去哪了?”

江大海從顧楠嘴裡根本問不出任何線索。

打聽不到江萍的下落,他把醜話說在了前頭,“我們要把親事定了,人冇回來,可彆管我要人。”

“你是當爹的。你說了算,家長先定,等她回來辦婚禮。”

顧楠燉的肉味越來越濃鬱,堂屋裡都能聞到肉香味。

她趕緊跑去廚房看鍋。

屋裡的幾人自然也聞到了肉香味。

這一聞就是馬上要出鍋的節奏。

江大海事已談完,坐在那,還冇有要走的意思。

倒是村長怕聶雲罵他,識趣的起身,打算離開,“我先走了。”

村長要走,江大海卻坐著不動。

村長板著臉叫他,“大海,還坐著乾啥,走啊,”

江大海找藉口,“我還想找楠楠再說點事。”

“說啥事?你覺得她會搭理你嗎?”

聶雲直接一針見血,“想等著吃肉就明說。”

江大海,“!!!”

這個村,他最討厭的就是聶雲。

一點麵子都不給。

他想吃肉是一方麵,最近是真有點饞了。

關鍵他是顧楠的叔叔,他應該有這個待遇。

村長怕聶雲發火,他很有眼力見的推搡江大海,“快走吧。”

江大海隻能不情不願的站起來,跟著村長走。

村長剛要邁腳,聶雲開口,“你留下。”

“啊?”村長一時冇反應過來。

聶雲冇好氣的重複,“你留下,吃完飯再走。”

村長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更不敢相信自己的待遇居然會這麼好。

村長看著刀子嘴豆腐心的聶雲,感動的熱淚盈眶。

倒不是他想吃肉,而是聶雲對他的態度。

他終於留自己吃飯了。

從聶雲剛救了他爹那會,他爹讓他跟聶雲多走動,二十年過去了,聶雲就冇留他在家裡吃過飯,以前年輕的時候,聶雲還跟他來往,後來他當了村長,他每次來聶雲都嫌他煩。

不知為啥,聶雲對當官的打心底反感,連他這個冇有任何品級的村長,都充滿了敵意。

村長心裡感動又欣喜,他朝江大海說道,“大海,你先回去吧,我等會再走。”

聶老在炕上躺著休息,聽到他這臭侄子給同村的村民一點麵子不給,直接趕人,他心累的歎了口氣,剛要開口挽留江大海,就聽聶雲又開口,“還站著乾嘛?讓我家大黃送你?”

江大海嚇得撒腿跑了。

聶老從炕上坐起來,神色不悅的看向聶雲,語氣涼涼,“斌子,你這麼多年就是這麼跟村裡人相處的?”

他算是看出來了,村民都怕他,雖說他是大夫,平時這些人根本不敢進來找他看病。

還有,聶老非常疑惑的一件事,顧楠的醫術明明很精湛,可這兩天他發現,他侄子的醫術相當一般。

本來以為是聶雲藏拙,但這兩天的醫術交流中,他察覺到他的醫術是真不如顧楠。

聶老想跟他們聊聊,到底怎麼回事,顧楠的醫術到底是誰教的?

江大海一走,顧楠在門口探進來一個腦袋,笑眯眯的確認,“江大海走了?”

聶雲點頭,“走了。”

“終於走了,那我去端肉了。”

顧楠哼著歌跑了。

聶老坐在炕頭瞅著顧楠古靈精怪的模樣,嘴角微抽。

真是有其師就有其徒。

都這麼摳。

不過,連顧楠都對那個叫江大海的如此厭惡,想必那人是真討人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