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個昏暗的地下甬道內,特警端著槍守在一個破爛的鐵門外。

張警官看著身後拿著微型話筒的馬小小低聲說,“你們太冒險了,我不建議你們跟著進去,對方是一批窮凶極惡的歹徒,萬一發生意外……”

馬小小堅定的目光看著張警官,“張SIR,你放心,要是出意外我也不怪你。這條新聞我可是爭取了好久纔到手的,絕對不能就這樣錯過。”

張警官無奈的搖了搖頭,“那你等我給你們安全的信號後再進來。”說完一個手勢,特警們破門而入。

隻聽門內一陣槍響,數十秒後,槍聲嘎然而止,馬小小激動往裡衝,卻被身後扛著攝影機的大哥一把拽住,“馬記者,咱們等會進,張警官說了,給了安全信號再進。”

馬小小用手打掉攝影大哥的手,“怕什麼?這會已經冇槍聲了,等他說安全,黃花菜都涼了。”

說完,一個箭步衝了進去。

前腳剛踏進門,隻覺的胸口一疼,點頭再看,鮮血如泉水一般湧出。

“不是吧,這麼倒黴?”

“馬小小,馬小小?”

馬小小看著自己的身體倒下,攝影大哥扔下攝像機死命的把自己的身體往門外拽,警方和歹徒又是一陣槍響。

再後來,看著自己被裝進收屍袋,抬進太平間。

這是怎麼了?就這樣死了?馬小小仰天長歎,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黴,不甘心啊不甘心,早知道就老老實實聽張警官的話。哎!

“你是馬小小?死於流彈,享年38歲。”

不知何時太平間裡出現了一位西裝革履的大帥哥。

馬小小笑著說,“是我是我,請問這位帥哥是?”

“陰間使者。”麵前的大帥哥從口袋裡摸出一張工作證在馬小小麵前亮了一下,很快又收了回去。

“陰間使者?”馬小小不可置信的看著對方,“黑白無常對吧?那你兄弟白無常呢?怎麼今天就你一個人?而且什麼時候你們也叫陰間使者了?搞得好像韓劇一樣。”

對方皺眉,“我們也是與時俱進,眼下比較流行這麼稱呼。而且現在比較忙,人手不夠,一個人來就行了。走吧!”

馬小小心虛的問,“去哪?”

“去見閻王啊!彆廢話,快走。”

馬小小嚇得一哆嗦,“等等等等,我還不想死,有冇有商量的餘地?”

陰間使者麵無表情的指了指躺在太平間冰櫃裡的屍體,“你已經死透了。”

“不對啊,我看電視上演的,人在徘徊的時候黑白無常就回來,新白娘子傳奇裡許仙不就是,還有個彌留之際,白娘子盜了仙草救了許仙。”

“你也說了那是電視劇,而且你這一槍斃命,不需要彌留,走吧,快點,我們還要趕下一家呢。”

馬小小無奈的歎了口氣,“真的冇商量嗎?你看我,膚白貌美大長腿,就這麼死了是不是有點可惜?”

“歐巴”馬小小開始撒嬌道,“你就想想辦法,放我一馬吧。”

陰間使者一臉不耐煩,“有一句話,閻王叫你三更死,誰敢留你到五更?快點吧,早死早超生,我這真的趕時間。”

馬小小托著死活不願意跟著走,“歐巴,我真不想死,我還冇結婚,冇生孩子呢,還有好多想做的事冇有做。”

陰間使者哪裡管的了這些,一把拽住馬小小的胳膊,隻是瞬間,兩人就到了一條昏暗的小路上。

路邊種滿了彼岸花,透著星星點點的亮光,顯得這條路更加陰森。

馬小小一把抱住陰間使者的胳膊,“歐巴,這裡是哪?”

“黃泉路。”陰間使者冷淡的說道,“麻煩你把我胳膊放開。”

“不行,放開我會嚇死。”

“不會,你已經死了。”

馬小小一寸一寸的向前挪動,陰間使者已經很不耐煩了,瞪著馬小小問,“大姐,就這麼一段路,你到底要走多長時間。”

馬小小望瞭望看不見儘頭的小路,“我希望走一輩子。”

“你這輩子都結束了,趕快吧,到了閻王殿點了名,你就能投胎走下輩子的路了?”

馬小小聽了這話立刻來了興趣,問道,“歐巴,那你知道我下輩子投胎去哪嗎?能不能當首富的女兒?”

陰間使者嗤笑,“你做什麼夢呢?你下輩子應該不會是人。”

“不是人?那是什麼”

陰間使者不知何時手上突然多出一個IPAD,一邊翻看一邊說道,“應該是蟻後。”

“什麼後?皇後嗎?”

“蟻後,螞蟻。”

“啊?為什麼?”

陰間使者將IPAD遞給馬小小,“你的前男友,前前男友,前前前男友,……還有現任的男友,現任的二號男友,現任三號男友都立誓要跟你下輩子繼續在一起。冇辦法,分配不過來,所以電腦自動給你們安排在一起了。”

馬小小無語,這叫什麼事?

“他們立誓關我什麼事,我可從來冇有答應過。”

“可是根據我這的數據顯示,你是答應了的。”

答應過嗎?好像就是自己隨口那麼一說,這樣也算啊?

“行了,彆囉嗦了,趕快走吧。”陰間使者又開始催促了。

可就在此時,突然地動山搖,晃的馬小小站都站不住,“我去,這是地震嗎?”

話音剛落,眼前一陣暈眩,馬小小直挺挺倒了下去。

糟糕,不會死了又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