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以前看小說,凡是穿越者多多少少都有本來主人的記憶,或者很快也能融入這個時代,可見小說都是騙人的。

自從大夫說自己因為受到刺激得了失憶症,母親莊思怡便讓丫鬟彩雲開始自己講述從前的往事。

原來這副身體的主人也姓馬,閨名靈兒,乳名竟也叫小小,年芳十六,是家中獨女,上麵有兩位兄長,長兄衛將軍馬儒,現隨驃騎大將軍駐守邊關。次兄馬遙,是父親帳下的一名中郎將。

父親馬衛忠是當朝的新晉的鎮軍大將軍,從二品。因前幾月大勝梁國,皇帝一高興賜了一道旨意,賜婚馬家與三皇子北寧王秦晉之好。

馬家這纔在半月前將一直養在天山學藝的女兒馬靈兒接回京城。原本是一件喜事,可在成婚前頭兩日馬靈兒由丫鬟陪伴去城外郊區的月老廟進香,突逢暴雨,山路受阻,馬靈兒和彩雲便留宿寺中。第二日起來,彩雲發現馬靈兒全身**,一身潮紅,床上一片狼藉。彩雲費力將馬靈兒喚醒,可是馬靈兒卻除了哭泣對所發生之事全然不知。

馬家得知此事,無論父母亦或兄長皆是又氣憤又心痛。無奈婚期將至,馬衛忠隻好麵聖請罪,將女兒的遭遇告知聖上。

事關女兒家的貞潔和臉麵,不能聲張抓那竊玉偷香的盜賊,皇家又決不能娶一個失了貞潔的女子做皇子的正妃。

馬家與北寧王的婚事隻好作罷,為了挽回皇家顏麵,蘇貴妃舉薦婁尚書之女婁明秀嫁進北寧王府。

誰知第二日馬家女受辱之事竟然在京城傳開,馬靈兒不堪有辱家門,在屋裡待了一日竟懸梁自儘了。

馬府一片哀嚎,莊氏幾度昏厥過去。

此時宮中來人傳話,讓馬衛忠速速進宮。

當到了禦書房,才發現原本應該在府中迎娶新婦的北寧王夜連城跪在那,說為保馬家顏麵,願意納馬家女為側妃。

可此時馬靈兒已經香消玉殞,皇帝憐惜鎮軍大將軍痛失愛女,下詔追封馬靈兒為北寧王妃。

這才過了一日,這原本已經死了的馬靈兒在入棺前竟又活了過來。

這對馬家,對皇家都是一個大難題。

馬小小聽到此處已經大致明白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她捧著茶杯感慨道,“如今看來,還不如死了一了百了呢。”

“小妹千萬不要胡說。”馬遙端著一盤點心走進來。“你與我們雖不曾一起長大,可是阿爹阿孃,我與大哥都十分疼愛小妹。你就不算為我,也要為阿孃著想。你前日自縊,父母為你以淚洗麵,我真怕母親撐不住,隨你離去。如今你醒來,母親高興的什麼似的。”

馬小小吐了吐舌,她是作為馬家女馬靈兒的立場發表意見,但是她本人是打死都不願意再走一趟黃泉路。更何況自己從38歲的年紀,不用打針不用吃藥,不用幻想,一下到了16歲。女人的花季雨季,多好的年齡,她才捨不得去死。

“我隻是嘴上一說,二哥放心,我一定好好活著。”

馬遙點了點頭,“螻蟻尚且貪生,何況我妹子如此貌美,好似天仙一般的姑娘。你且放心在家裡待著,正如父親所言,實在不行了,咱們回束城,安安穩穩過一輩子也是好的。”

馬小小心中感動,上一輩子,她不曾有兄長,每次看見朋友的哥哥對妹妹百般寵愛,心裡十分羨慕,如今她藉著彆人的身體活過來,讓她有了哥哥,有了母親,如今父親也不似21世界那個一心隻鑽在錢眼裡的老爸。

所以,這些家人配置,她很滿意。

馬遙將一塊點心放在她手中,柔聲道,“你快嚐嚐,這是今天一早母親親自給你做的,本來是放在前廳做貢品的,既然你冇死,那便彆浪費了,快嚐嚐。”

馬小小心中十分感動,既然上天給她重生的機會,那她一定要好好活一次,即為想不開自縊的馬靈兒,也為上一世渾渾噩噩馬小小。

馬遙笑道,“其實忘了以前的事也好,開開心心重新活過。”

馬小小一邊吃,一邊連連點頭。

彩雲倒了茶水遞給馬遙,支支吾吾道,“可是如今小姐忘了無念長老,奴婢總是很擔心。”

馬遙冷哼一聲,“怕什麼?那個老不死的傢夥,尖酸刻薄又小氣,要不是他軟磨硬泡,我家靈兒纔不去給他當徒弟,當年靈兒早產差點活不過來,雖是他用靈丹救治,可哪有拐人家女兒騙到山上去,一去就是十六年。若不是這次聖上賜婚,隻怕還不放靈兒下山。”

彩雲撅著小嘴道,“可是無念長老對小姐極好,視如己出……”

“這就是問題所在,他喜歡孩子,自己去生一個,巴巴的霸占了我妹妹。你就說,這十幾年,我們去天山看靈兒,折掉多少馬車,走壞多少雙鞋。”馬遙說的激動,指著彩雲道,“彩雲,你陪靈兒在山上這些年受了天山門的恩惠,這個我們都知道,可是你不能忘了,你是我們馬家的婢女,可不能胳膊往外拐。”

“大公子也說天山門無念長老極好,還讓小姐多加孝順。”

馬遙一拍桌子,“那是因為無念給他傳授了一套槍法,吃人家嘴短,拿人家手軟,他能不說人家好話嗎?”

彩雲撇了撇嘴,低聲道,“分明是無念長老不教你武學,才心生嫉妒。”

“我會嫉妒我妹妹?他愛教不教,我還不學呢,每次去山上隻會尋我開心。”說著又對馬小小道,“總之,聽哥哥話,那個尖酸刻薄的老頭,忘了也罷。”

頓了頓又正色道,“隻是昨日父親讓我飛鴿傳書與你師父,不知眼下天山門你那些師兄弟是否知曉你昨日死去的事情,隻盼他們還冇有動身下山,不然白跑一趟。”

三人正說著,隻聽屋外有丫頭傳喚,說是將軍回府了,請公子和小姐去前廳敘話。

進了前廳,除了馬氏夫婦,還有一位眉目和善的公公坐在前廳。

那公公見了馬小小,先是一陣驚喜之色,很快平複下來,對著馬衛忠道,“京城都傳馬家千金姿色平平,不曾想竟然是位絕世美人。”

馬衛忠拱手道,“公公謬讚。”又對馬小小道,“靈兒,這是皇上身邊的李公公,還不快點拜見。”

馬靈兒輕輕一拜,道了句,“李公公萬福。”

李公公立刻上前一托,“娘娘可是要折煞老奴了。”

除了馬衛忠,眾人聽這稱呼都是一愣,不明所以。

馬衛忠歎息一聲,道,“我將靈兒起死回生之事進宮稟明聖上,聖上非但冇有惱怒怪罪,反而將北寧王宣進宮,問他主意。”

莊氏急切道,“如何說?”

“我本想退了婚事,可北寧王仁厚,居然說願意娶靈兒為妃,隻是樓氏女前日已經嫁入王府為正妃,如今恐怕要靈兒居於側妃之位。”

莊氏聽聞,不由鎖緊眉頭。

李公公見狀道,“雜家知馬伕人不忍女兒為側室,可是為了馬家與北寧王的婚事,聖旨一改再改這已無前例,如今北寧王不計前嫌,仍願求娶令嬡,這對馬家已是極大的恩惠。”

莊氏聞言,柔聲道,“公公所言之理,奴家不是不明白,隻是小女失節之事已傳的大街小巷儘知,奴家最忌諱這等事,何況還是北寧王,隻怕靈兒嫁入王府終是不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