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是去紅星木材廠報道的日子,周秉昆對於自己的工作還是有點期待,時代吧不同,工作內容也不相同,適應總是需要時間的。

早晨6點周秉昆就起床收拾了,畢竟第一天上班,該有的規矩還是要有的。

“昆兒啊,去上班了要和廠裡其他人處理好關係啊”周母一邊幫忙收拾,一邊嘴裡還唸叨著。

“放心吧媽,這些事情我都懂的,您兒子聰明著呢!”周秉昆嚥下最後一口窩頭,喝了口水說道。

話說這個年代物資真是匱乏的緊,這幾個月肚子裡冇有油水,淡得慌啊,看來還得想想辦法改善改善。

現在已經馬上立夏了,相比纔來的時候,暖和了很多,隻是早晚的時候還是有點涼,需要多穿一件衣服。

拖出自家的二八大杠,回頭對著周母說了一句“媽,我走了”。

“慢著點兒,注意安全。”周母不放心的站在門口說道。

自己的兒子自己知道,雖說現在看來是變化了不少,感覺也成熟了,但是年紀還是小,作為母親肯定還是有點擔心。

好傢夥,這自行車還是周誌剛留下的,質量冇問題,就是騎的時間長了,坐墊基本退休了,加上路不好,一顛一顛的,屁股老受罪了。

還得想想辦法,整個新車吧,不然天天這樣誰受得了。

周秉昆心裡這樣想著,看來需要解決的問題還是不少啊,自己得努力。

近半個小時的騎行,終於看見了紅星木材廠的大門。

木材廠外麵看著就是一個破舊的院子,冇有鐵門也冇有後世的霓虹廠牌,有的就是幾個用紅漆寫的“紅星木材加工廠”!

看著雖然破舊,但是想到這裡工作的人那可是不少,不管咋說,這都是一家正兒八經的國營廠!

剛要推著自行車往裡麵走,門衛有個大爺就喊了一句“站住,乾啥的!”

“啊,你好,我是木材廠的工人,今天來報到的!”周秉昆看了大爺一眼說道。

“名字做個登記,就可以進去了”門衛大爺說道。

做了登記,一路進去,裡麵的場地倒是挺大的,就是都破破爛爛的樣子。

把自行車放好,找人問了廠長的辦公室,周秉昆把介紹信從包裡拿出來就去敲門。

“進來吧。。。”沉穩的男聲響起。

“廠長好,我是周秉昆,今天來報到的,這是我的介紹信。”周秉昆雙手遞上介紹信。

辦公室不大,也很簡單,除了廠長的辦公座椅之外,整個辦公室還有一個櫃子、兩張椅子,都是木頭的,上麵的漆都脫落了。

周秉昆打量了一下紅星木材廠的廠長。

廠長許紅兵,40來歲,個子不高,冇有後世那些廠長的做派,看著就是一個工人形象。事實上也是這樣的,許紅兵也是從一線工人乾上來的。

“行了,介紹信冇問題,我給你批個條子,直接去找班長李愛國就行。”廠長也冇有多說什麼,拿了條子遞到周秉昆手上。

“謝謝廠長,那我先去了。”拿了條子,周秉昆出了辦公室,去往工作車間。

說是車間,其實就是簡單搭建的棚子。

堆著木料的就是材料間,各種木頭分成不同種類占了很大的地方,再有就是加工車間,裡麵就有有電鋸之類的機器對木料進行加工,再有就是成品車間,把木材加工成傢俱,基本都是定式的。

因為木材廠畢竟不生產啥貴重物品,所以車間要求也就冇有那麼高。

這階段的紅星木材廠主要負責其他企業特殊需求的木製品加工,還有就是家庭常用的傢俱,櫃子、桌子凳子之類的。

冇有什麼設計和款式,還定量供應。

找到了班長李愛國,散了煙給班長,工作就算正式開始了。

果不其然,在這個班組裡麵正好就有肖國慶和孫趕超,和原劇一模一樣。

至於塗誌強,在另外一個班組,找機會再去打招呼吧。

“秉昆,秉昆,就等你了,這下好了,咱仨以後又在一起了哈,行,上下班也可以一起,哈哈。。。”孫趕超老遠就喊上了。

“哎呀,秉昆,這下好了,以後一起搭夥乾活了,真不錯”肖國慶也給了周秉昆一個擁抱。

“可不是嘛,以後又要和你兩個討厭鬼一起了,真是煩人!”周秉昆開玩笑的說道。

三個是同學,更是發小,知根知底,所以說話的時候也是葷素不忌的,習慣了!

這兩個兄弟都是實在人,不像喬春燕曹德寶那麼多心眼。所以相處起來挺輕鬆的,周秉昆很喜歡這樣的氛圍。

上班之後周秉昆就開始了工廠和家裡兩點一線的枯燥生活。

哦,不對,還多了一點。

每個月有兩天的休息時間,除了應付日常的工作學習之外,周秉昆還乾了一件事情。

天氣冇那麼冷了,鄭母又開始擺攤賣冰棍了。

所以時間有空閒的時候周秉昆就去太平衚衕踩點。

鄭娟有時候會跟著鄭母一起出攤,有時候留在家裡帶著弟弟光明,光明畢竟還小,眼睛又看不見,所以不是很方便。

這幾個月的時間,周秉昆和鄭娟也就是混了個臉熟。

就當作普通的街坊鄰居在相處,這樣的話大家都冇有太大的壓力和負擔,能更輕鬆一點。

周秉昆現在去的時候一般都是幫忙鄭母推車之類的,去的次數多了,鄭母都在鄭娟麵前說了好幾次這小夥子不錯了。

周秉昆每次還會買幾個冰棍。

有一次鄭娟還問,你買那麼多吃的完嘛。

周秉昆就說我還有國慶和趕超那幫兄弟呢,就當請他們吃了。

這樣的話說的多了,彆說鄭娟了,就是周秉昆自己都不行了。但是也冇辦法啊,有些事情操之過急反而不好。

現在就這樣平淡的相處,鄭娟能喊他一聲“秉昆哥”,給個笑臉,周秉昆心裡已經很滿足了。

不僅如此,就連小光明都對周秉昆喜歡的很。

因為每次去的時候,周秉昆兜裡都會帶著幾顆糖果給光明。在那個時候,幾顆糖都是不錯的零嘴了。

惹的周秉昆每次去,小光明都抱著他的腿,一口一個秉昆大哥的。

這樣的日子真是讓周秉昆從心裡覺得舒服。

細水長流嘛,這種氛圍真好。嗨呀,連空氣都是甜絲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