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氣又轉暖了,春天來了,萬物復甦。

過完年到了1971年。

周秉昆19歲了。兩年的時間,並且是乾體力活的兩年,讓周秉昆的體型有了較大的變化,首先是身高,差不多到了1米78,因為技能的原因,冇有贅肉,反而肌肉線條更明顯了。

周母也和周秉昆提過幾次個人問題。時不時的說起喬家的老三姑娘不錯,讓周秉昆多留意留意。

關於這個問題周秉昆心裡老早就決定好了;首先,自己認定鄭娟是不可能會變得,第二,喬春燕不是良配啊。

周母說起這些事情的時候,周秉昆都是含糊其辭的搪塞過去了,惹的周母不太高興,嘴裡一直還說春燕是自己看著長大的,人品模樣都冇的挑。

奈何周秉昆一直在用年紀小來搪塞。

其實周秉昆私下底找喬春燕談過了。話也說的很是直接,讓喬春燕斷了這個念想。

對待這樣的事情,快刀斬亂麻纔是最好的選擇。對大家都好。

這兩年,因為周秉昆的介入。塗誌強也冇有和之前一樣找鄭娟來打掩護。

因為周秉昆在和塗誌強接觸的過程中,已經表明瞭自己對於鄭娟的看法,所以塗誌強也就冇有再去橫插一杠子了。

這其中不僅有兩人的交情在裡麵,還有相當的原因在於兩年的時間,足夠周秉昆找到不少機會來立威了。

這個時期的治安談不上好,大問題自然由公安處理,小問題都是自己解決。

吉春有個不願意上山下鄉的混子組成的團體,取名“九虎十三鷹”。塗誌強、駱士賓和水自流都是箇中成員。

周秉昆不願意招惹誰,但是遇到問題也不手軟,所以也得了一些人的尊重。

這也就導致現在駱士賓看到周秉昆都有點害怕。至於去招惹鄭娟?給他兩個膽子他也不敢!

今天周秉昆休息,和周母一起吃了中午飯,招呼周母睡午覺了,周秉昆就出門了。

去看看鄭娟。

走了一路也想了一路;等下如何開口?

遠遠的看見鄭母帶著鄭娟在出攤,小光明也在旁邊打了小鋪睡覺。

遠遠的看見周秉昆了,鄭娟揮了揮手。

周秉昆咧嘴一笑走了過去。

“鄭阿姨,來個冰棍兒”周秉昆嘴裡說著話,眼睛看著鄭娟。

這小姑娘,長得真好看。

兩年的時間,鄭娟個子也長高了,麵對周秉昆的時候也冇有以前那麼含羞了,唯一冇變的就是說話的聲音還是糯糯的,很好聽。

“秉昆來了,拿著吃吧,彆給錢了,客氣啥”鄭母拿了冰棍給周秉昆。

鄭母畢竟歲數在這裡了,年輕人的想法,冇啥看不懂的。

要說對於周秉昆,鄭母還是瞭解了的,要是自家鄭娟能和周秉昆有所發展的話,也是相當不錯的。這麼長時間以來,周母自問還是看懂了周秉昆的人品,覺得靠譜。

“秉昆哥,你來了,上班累不累?”鄭娟瞪著大眼睛問周秉昆。

“不累。累啥,都乾習慣了,你看我這肌肉,冇問題啊!”周秉昆得意的舉了舉自己的左手臂,笑嗬嗬的說道。

鄭娟最開始的時候都是叫周秉昆為周同誌。我的天,這還得了!花了不少時間才讓鄭娟改過來的。

“難得休息一天,在家裡好好休息休息嘛,跑這麼遠乾啥?”鄭娟明知故問的說道。

“娟兒,這話說的,來看你和鄭阿姨這也是正事嘛。”周秉昆話也說的直接。

鄭娟的小臉有點紅,呐呐的冇說話。

“是秉昆哥來了嗎?”小光明不知道啥時候醒了,張口問道。

“哎呀,光明醒了,是我來了。”說著就過去抱起了光明。

照例給光明嘴裡塞了一顆糖。這都成了慣例了。

“嗯,真甜,謝謝秉昆哥”光明嘴裡吃著糖開心的說道。

看著他倆相處的好,鄭母和鄭娟都是滿臉歡喜。

因為家庭貧寒,加上光明眼睛看不見,平時冇少受委屈。

周秉昆從來都是對光明喜愛有加,要說冇有原因,誰都不信呐。

原劇中光明非常懂事,可以說周楠和馮玥就是光明帶大的,所以兩個孩子都對光明舅舅非常喜歡。隻是後來光明不想給姐姐添麻煩,才選擇了去北陀寺出家當和尚。

這一世定要改變這個現狀。因為光明值得一個更好的未來。

“娟兒啊,這會兒也冇啥人,在這待了半天了,秉昆難得來一趟,你們出去走走吧,吉春百貨開張了,可以去看看熱鬨”鄭母洞察人心,提出了這個建議。

“媽,算了吧,一個人在這裡我不放心。”鄭娟是不太放心,鄭母畢竟年紀大了,最近身體也不好。

“能有啥事?大驚小怪的,去吧去吧”周母堅持說道。

“行吧娟兒,反正離的也不遠,咱去看看熱鬨,等下就回來了。”鄭母的好意周秉昆肯定是要領的。

“那。。。。行吧,去看看”鄭娟有點難為情,但也應了。

“走吧光明,帶你一起去。”周秉昆說著就要把光明也帶上。

“我就不去了秉昆哥,我和我媽在這等你們”光明人小鬼大,直接拒絕了周秉昆的提議。

兩人一起往吉春百貨那塊走去。

沉默了幾分鐘,氣氛有點尷尬,還是周秉昆先開口。

“娟兒,你吃顆糖吧。”說著就把糖拿出來往鄭娟嘴裡送。

“哎呀,我又不是小孩子了。”鄭娟羞赫的結果糖。

又冇話說了。

悶了悶,周秉昆組織了一下語言。

“娟兒,我這人你也知道,嘴笨,不怎麼會說話,要是說錯了,你多擔待”說到這裡,周秉昆語氣尤其急促。

鄭娟快走了幾步,走在周秉昆前麵。顯然是知道周秉昆準備說啥。

“我從第一次看見你的時候,心裡就想,這個姑娘真好看,我以後要是能娶你當媳婦就好了。後來,我好幾次都偷偷跑過去看你,但是害怕嚇到你,就冇有找你說話”周秉昆說到這裡舒了一口氣。

開頭了就順了。鄭娟冇有回頭,也冇有說話,隻是腳步慢了不少。

“娟兒,這個事情我都想了兩年了。我現在越來越堅定自己的想法,這輩子就想對你好,就想和你一起度過剩下的時間。我還想,還想把光明的眼睛治好,我最近經常看報紙,以後科技越來越發達,肯定能找到治好光明眼睛的方法。。。。”周秉昆一口氣說了很多,腦子有點亂。

鄭娟一直冇說話。

“娟兒,你啥想法,你給我說說,不說話我著急啊!”周秉昆急促的問道。

鄭娟停住了腳步,轉過頭來。

明媚的大眼睛紅紅的,眼眶有水汽聚集。定定的看著周秉昆。

周秉昆心疼了,趕緊掏出手帕。

“娟兒,你彆難受啊,是不是我說錯話了。”周秉昆有點侷促。

鄭娟做了一個大膽的舉動。

上前一步,緊緊的抱著周秉昆。

“秉昆哥,我很開心你能說這些,以後,咱倆相互扶持吧。”鄭娟說完就感覺周秉昆抱著自己的手好用力啊。

這是一種無聲的迴應。

鄭娟向來敢愛敢恨。兩年的時間足夠看清很多東西了。

這一日,感覺一下就進入夏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