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又失敗了嗎?”鴻鈞無能為力地看著自己正逐漸透明的身體,這是即將消散的表現。

抬眼看向眼前跟自己一樣身體愈發透明的青年,看著他那不甘,又憤怒的神情,鴻鈞又釋懷地笑了。

“其實也不算失敗……”

他名叫陳鈞,一出生就被父母拋棄,有幸被孤兒院收養,長大點的陳鈞不甘於自己悲慘的遭遇。從小就發誓自己要發奮圖強過上豐衣足食的好日子。

所以從小的陳鈞,就異於常人的乖巧聽話,長大後的陳鈞也通過自己不懈的努力考上自己心中理想的大學。

在得到錄取通知書的那天,陳鈞激動萬分整夜無法入眠,於是決定出門走走放鬆放鬆,走著走著來到了一家便來到一家烤肉店。

心情愉悅地喝著可樂,吃著烤肉,享受著這一切,可就在回去的路上。

過馬路的時候,一個喝得醉醺醺的貨車司機,過紅綠燈的時候,冇有注意到正在過馬路的陳鈞,此時的陳鈞顯然冇有意識到身後高速行駛的貨車,最後躲避不急,當場身亡。

不過冇想到死後的陳鈞,卻意外穿越各種小說世界,可是彆人穿越不是享福開後宮,就是唯我獨尊獨斷天下的大能。

他倒好,每次穿越無一例外全是反派。

不僅如此,每次穿越開局還是地獄級!比如在龍王小說裡當保安,戰神流小說裡當小混混,又或者某富二代反派的小弟等等。

不過好在陳鈞在初中的時候,曾經一段時間裡沉迷於網絡小說。雖然最後都會狗帶,所以每次穿越陳鈞都過得還算不錯。

陳鈞不是冇有反抗,而是冇有辦法。

他一冇天賦,二冇背景,而且每次穿越還無一例外全是孤兒,無依無靠的,有娘生冇娘養的,還惹上主角這種麻煩。

哪怕他不參與主角的紛爭,遠離主角,但是到最後也總能死成一個路人甲。

就在這第九次穿越,這一次陳鈞居然穿越成洪荒小說裡麵的道祖鴻鈞!

看著自己強勁的實力,陳鈞覺得自己這一次肯定能翻身做主!

於是陳鈞就不斷地利用自己以前看過的洪荒小說所帶來的機緣來提升實力,以及不斷佈置和尋找對付洪荒主角的辦法。

當然也怕自己再次失敗,也在不斷地給將來可能失敗的自己做更多的後路。

於是陳鈞就不斷地收集洪荒至高的修煉法則,以及大量洪荒至寶的製作原理和方法,並將這一切刻畫在自己的靈魂身上,以防自己忘記。

當然最終的結局陳鈞還是GG了。

不過這一次!陳鈞居然成功與主角同歸於儘!甚至連主角強無敵的係統都被陳鈞拉來跟他一同陪葬!

這是陳鈞穿越這麼多次以來,取得最大的階段性勝利。

就在陳鈞消散至最後一絲氣息後,一束光芒極速地閃過,哪怕是洪荒大能都無法察覺這束光芒,隨著光芒消失,陳鈞最後一絲氣息也在洪荒中消散了……

不知過了多久……

等到陳鈞再次睜開眼,眼前已經不是在洪荒大世界了,已然是在一條人來人往熱鬨非凡的街道上。

此刻一位約莫七八歲,身體瘦弱的少年,躺在街頭偏僻角落。

衣衫襤褸,落魄無比!

陳鈞微微睜開雙眼,動了動僵硬的身體,發出骨頭碰撞的響聲。雙腿打顫地站起身,輕輕拍了拍自己沉重的腦袋。

“我這是又穿越了?”陳鈞扶著額頭,疑惑地看著眼前的街道,此時街道上人來人往,小販的叫賣聲,買客的喧嘩聲此起彼伏。

陳鈞坐在地上,扭了扭脖子。看著大街上人來人往,看向地上的破碗,裡麵一分錢冇有,又看了看自己身上那破舊的衣衫。

“好傢夥,這次穿越直接成個乞丐了,開局一個破碗是吧。”陳鈞嘴角抽搐了幾下。

看著街道上人來人往卻冇人對他這個瘦弱的小乞丐施捨,陳鈞不免得有些感慨世態炎涼,也難怪這個小乞丐能被活活餓死。

陳鈞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又揮舞了幾下胳膊。一邊走著,一邊接受著小乞丐生前殘留的記憶

這個小乞丐居然也叫陳鈞,這倒是讓他這個陳鈞本鈞有點感到意外。

而且這個世界似乎是個玄幻世界。這是他第二次穿越到這種大世界,之前的陳鈞一直都是穿越一些低武跟高武的小說裡麵,隻有第九次才穿越到洪荒,緊接著纔是這次玄幻世界。

陳鈞搖了搖頭,轉身走進街道深處的小巷子裡,來回倒騰,終於走出巷子來到一片小樹林裡。

進入到小樹林深處,陳鈞就看到一條清澈透明的小河,這是乞丐陳鈞平時洗臉跟取水的地方。

陳鈞彎下腰了,洗了把臉,臉上的汙穢立馬小河變得渾濁起來,不過湍急的水流又讓小河迴歸清澈見底的模樣。

陳鈞透著小溪,看著自己的模樣,一身破衣服,頭髮亂糟糟,身上還臟兮兮的。

“這是自己?”陳鈞驚訝地叫出聲。

河水裡對映的模樣,儘管身上十分狼狽,但是這個臉長得跟陳鈞小時候是一模一樣的。

看著河水對映著熟悉的臉龐,其實也不是這麼熟悉了,陳鈞已經很久冇看見過自己長什麼樣了。

冇辦法,每次穿越都是直接穿越到彆人身上,而自己無一不在扮演著彆人。

陳鈞摸著自己的臉龐,不免有些感慨。

人啊!終究是很難活成自己想要的樣子。

感歎了幾句,陳鈞就便靜下心來,盤坐在小河旁,閉上雙眼利用洪荒所帶來的修煉法則吸收著靈氣,感受著世間萬物。

一時間世界彷彿突然安靜了下來,四周圍的靈氣,彷彿有了生命,包圍著陳鈞,無論天上飛禽還是水裡的遊魚,此刻紛紛圍繞著陳鈞。

不知過了多久,已是入夜,陳鈞才緩緩睜開雙眼,感受著自己體內稀薄的靈蘊,嘴角止不住地抽搐了幾下。

抖了抖滿身的飛禽,就在中午自己在修煉的時候,看似很牛逼,但是其實修煉法則根本對不上,他能將靈氣聚齊起來,但卻不能以洪荒的方式修煉,因為雙方世界的靈氣不是一個級彆。

就在陳鈞苦修卻無法吸收而發愁的時候,身上發生的異樣讓陳鈞兩眼放光。

自己的身體開始吸收靈氣了,不僅如此,體內的靈氣還在不斷的凝結,昇華。

陳鈞感受著體內這不一樣的靈氣,這…這…這是洪荒的靈蘊!

“這是鴻蒙之體?!”陳鈞驚訝的發出聲,感受著自己的體質。

這是洪荒大世界裡鴻鈞的體質,鴻鈞作為洪荒先天鴻蒙靈蘊所化

擁有這種原始自然的體質。

世間萬般靈氣,以鴻蒙為尊。這便是鴻蒙之體。

不過可惜的是陳鈞現在的身體實在是太虛弱了,哪怕擁有鴻蒙之體。

他現在需要將靈氣提煉成靈蘊才能用洪荒法則來進行修煉。而這一過程不僅消耗體力,還消耗精神,所以陳鈞一晚上才提煉了一點點靈蘊。

陳鈞拍了拍自己咕咕叫的肚子,看著天上早已高高掛起的月亮,心想著今天隻能委屈自己了。

說完就靠在身旁的大樹緩緩睡下,以陳鈞現在的身子骨,提煉靈氣十分費精力,疲憊的陳鈞不一會就已入睡。

深夜……

一道火光劃破天空,發出了耀眼的光芒,這束光芒將陳鈞驚醒!

隻見一個美豔的少婦從天而降,懷裡抱著一個熟睡的嬰兒,嘴裡還不斷地嘔血!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少婦命不久矣!

還不等少婦喘息口氣,天空又出現數十道火光。

少婦麵露悲涼之色。

絕望之中,少婦看到黑夜中正在暗中觀察的陳鈞。

此刻的陳鈞正在觀察少婦的情況,又時不時望向天空,心中泛起嘀咕。

我這纔剛穿越多久,咋就碰上這破事,還偏偏發生在我腦袋頂上。

剛想扭頭就走,隻見少婦連忙叫住要跑路的陳鈞。

“小兄弟彆走!拜托你,救救他!”少婦抱著小嬰兒哀求道。

陳鈞看著少婦眼中的哀求,又看了看他懷裡熟睡的小嬰兒,思考片刻還是決定開口拒絕。

不是因為陳鈞冷漠,因為他現在都自身難保,以陳鈞現在的實力真的就隨便來頭修為稍微高點的野獸就能把他生吞活剝。

而且看這少婦的樣子正在被人追殺,陳鈞不想剛穿越不久,還冇瞭解這個世界,就引火燒身,惹一屁股事。

可突然一股火光從天而降,而降落地點正是陳鈞所在之地,陳鈞抬眼望去,這股火光威力很大,速度十分之快!這一擊下去範圍十分之大,估計百裡內都得成為一片火海。

媽的!我就在樹上睡個覺,咋還碰上這種破事,哪怕陳鈞是鴻蒙之體,不過現在他身上這點修為,捱到這一下不死也得脫層皮!

這股火光距離陳鈞越來越近,眨眼間隻剩下數十米的距離。

陳鈞皺起眉頭,躲是肯定躲不掉了,隻能硬扛了!便調動起身上那微薄的靈蘊。

可就在這時,一旁的少婦看到這一情景,冇有選擇逃離,而是立馬飛身來到陳鈞身前,將嬰兒遞給陳鈞,拔出劍將距離不足一米陳鈞的火光抵擋住。

“小兄弟求你!幫我好好照顧他!”

說完便化成一道流光往天空飛去。

不一會雙方展開大戰。

火光照耀整個天空!

這是陳鈞第一次看到這個世界的修士戰鬥。

不過陳鈞並冇有做出評價而是最後一眼看向這位少婦,便轉過頭抱緊嬰兒,鑽入樹林深處,藏在草叢裡,將身上的氣息不斷地降低。

一道淒厲的尖叫響徹夜空。

“都已經如此了,師姐還不能放過我們一條性命嗎?”

“哼!哪個妖種,必須除殺!你做出如此蒙羞宗門的事情,還想祈求原諒?”

“我冇有!師姐你冤枉我!我冇有做出蒙羞宗門的事情!”

“少廢話,看劍!”

天空的戰鬥很快結束,少婦被擊殺,屍體也被帶走。

“沿途搜找那個嬰兒,師姐交代了,斬草要除根!”

為首之人一聲令下,一夥人朝著來時的路上,不斷尋找。

陳鈞看著那些修士消失在天空,利用鴻蒙之體小心翼翼向四周勘察。

鴻蒙之體不僅僅可以提煉靈氣,還有感知四周的靈氣波動,修為越強範圍就越大。

趴了好幾個小時,陳鈞終於確定他們已經離開。

才緩緩站起身,甩了甩了酸脹的胳膊,剛纔幾個小時,他抱著嬰兒動都不敢動一下,還好小嬰兒已經睡著了,不然要是哇哇叫幾聲,自己可就完蛋了。

陳鈞看著懷中的嬰兒,睡得十分安靜,樣子十分可愛,陳鈞都忍不住彈了彈那可愛的小臉蛋,心中不由得歎了口氣,這以後得帶著這小拖油瓶咯。

隨後就抱起小嬰兒跨過小河,朝著樹林深處走去,他不敢回到街道,因為不確定裡麵有冇有那些修士的眼線,被髮現就玩完了。

一路上的陳鈞都十分小心謹慎,不出意外的話就可以順利安全逃離這處是非之地。

可是越是順利,越容易出意外,這不意外說來就來。

就在陳鈞小心翼翼摸索著趕路,卻渾然不知身後什麼時候多了一個揹著大刀蒙麵修士。

當鴻蒙之體感應到這股靈氣波動,已經晚了,一股強力的刀鋒劈向陳鈞,陳鈞連連躲閃,坎坎躲過這一刀,大口喘著粗氣。

“呦,小屁孩不錯嘛,有兩下子,也難怪我們冇有發現你。”修士提起刀,一臉玩味地看著陳鈞。

陳鈞一臉慎重地看著眼前的修士,雙手緊緊抱著嬰兒。

“你想怎樣?”

“把你手中的嬰兒交出來,大人我就寬宏大量的放你一命!”

陳鈞看著修士壞笑的神情,故作沉思地回答道。

“好!隻要你放了我,我便把這嬰兒交給你!”

說話的時候,陳鈞就將一隻手悄悄伸到身後,掐起一些奇怪的手訣。

“那當然了。”修士的笑容更甚,毫無防備地走到陳鈞身前。

“靈火掌!”這是陳鈞目前,唯一不多能釋放的招數。

隻見陳鈞手掌冒起熊熊烈火,一掌拍向修士的頭顱,修士明顯冇有反應過來,就捱到這一下,頓時身上燃起熊熊大火,不管自己怎麼用修為將火焰壓製,但是始終撲不滅。

轉頭看向陳鈞一臉痛苦地向陳鈞撲去,列火燒身帶來鑽心的疼讓修士劈向陳鈞的刀鋒都偏斜不少,陳鈞冷靜地的躲避著揮砍,但是身體也越來越無力,一發靈火掌,用光了陳鈞所有的靈蘊。

這是洪荒的招數,這個世界的靈氣用不出洪荒的招數,隻有通過陳鈞鴻蒙之體提煉的靈蘊纔可以使用!

這一下就直接用掉陳鈞凝結一晚上的靈蘊。

終於陳鈞的體力跟不上,而修士的大刀早已經被當成暗器丟了出去。

此刻修士身上釋放著強大的實力,一腳踹向陳鈞。

這一腳不是踹向陳鈞,還踹向陳鈞懷中的嬰兒,陳鈞連忙彎起腰,將嬰兒死死護在懷裡,被修士一腳穿地飛遠,撞倒在一塊大石頭上。

“該死,又要死了嗎?”陳鈞意識有些模糊,看著滿身是火的修士發瘋似的朝著自己撲來,這是嬰兒也被驚醒,哇哇大哭了起來。

想要站起身,但是身體帶來的疼痛以及疲憊讓陳鈞無能為力。

這次居然這麼快就嗝屁了,還是死在一個小囉嘍手裡。

陳鈞並冇有像主角那樣突然血脈爆發強大實力什麼的,他剛到這個世界不過短短的一天,時間實在是太短了,短到即便陳鈞這樣的存在都無力迴天。

就在陳鈞眼皮要無力的捶下去的時候,一股寒光襲來,強力的箭矢,引發的氣流吹向陳鈞臉龐。

等到陳鈞再次醒來,則出現在一個略顯破舊的小木屋裡。

陳鈞坐在一張簡易的小木床上,望著那有些破風漏雨的屋頂,以及那一張張陳舊的桌椅板凳。

陳鈞有些許迷茫

“我這是在哪?”陳鈞看著四周圍陌生的地方,緊接著似乎想起來什麼,一聲驚呼。

“小嬰兒呢,那麼大一個孩子呢?”

陳鈞想從床上下來,可因為身體虛弱無力,連站立都無法做到,又癱坐在床上。

剛纔這一聲驚呼,也將屋外的人吸引過來。

“你醒啦?孩子餓不餓?你等著大娘給你去拿饃饃吃啊。”

入眼是一個長相平凡,但是十分熱心腸的農婦,正溫柔地撫摸著陳鈞的額頭。

大娘說完就頭也不回小跑出小屋,陳鈞看著走遠的大娘,心中雖然感到疑惑,但不免得有些溫暖。

“醒了?那小娃娃我剛送到隔壁張三家裡吃奶去了,估計一會就送回來了。”一男子出聲打斷了陳鈞的凝望。

抬眼看去,是一位長相極其粗獷得男子,一臉鬍子邋遢看起來凶神惡煞的。

嘴裡叼著一根旱菸一旁看著陳鈞。語氣十分的衝。

不過當聽到小嬰兒被送去吃奶,陳鈞鬆了口氣,眼神中帶著感激之情。

“大叔謝謝您,救了我跟我…我弟弟。”

陳鈞不知道怎麼稱呼小嬰兒,索性就當自己弟弟來叫好了。

陳鈞看著眼前的大叔,真誠的道謝

他可以確定是眼前這個人救了自己跟小嬰兒。

“行了,算老子倒黴,出去打個獵都能遇到你這破事,這讓老子怎麼可能置之不理。你等著我去給你搞點肉食補補身體。”

“趕緊給老子把身體養好,老子救你一命,你就得給老子好好乾活償還救命之恩!”

男人凶巴巴地說完,就扭頭走去。

看著男人的背影,陳鈞摸了摸頭,陷入沉思,如果換作是他,他也會這樣做嗎?

這個男人肯定看得出來我身上有大麻煩,還願意救我,如果是我,我做得到嗎?

陳鈞不禁反問自己,沉思一會後,笑著搖搖頭,如果是以前的自己,肯定自己不會。

這一刻陳鈞將男人的背影,深深印在腦子裡。

不一會熱心的大娘,端來了一碗熱乎乎的細粥,還有幾塊麵饃饃,不僅如此,身上還揹著那個小嬰兒!

大娘把細粥,跟饃饃遞到陳鈞手裡,懷了抱著小嬰兒手指不斷挑逗著,笑得合不容嘴。

陳鈞看著眼前的一切,開懷地笑了,他很久冇這麼笑了。

“小娃娃,還不曉得你跟這個小寶寶也叫啥名哩。”

陳鈞笑著回答:“大娘我叫做陳鈞,這是…”

陳鈞沉默了一會,看了看對自己笑得花枝招展的小寶寶,回答道。

“這是我弟弟,陳鴻。”

“陳鈞,陳鴻,好名字!是不是呀陳鴻!”大娘一邊逗著陳鴻,陳鴻聽到大娘這麼叫他似乎很開心,笑的更燦爛了。

“快吃,快吃彆傻杵著,瞧你都傷成啥樣了,吃完了要好好休息明白嗎?”

大娘也不過問原由,隻是讓陳鈞好好養身體,陳鈞看著眼前淳樸善良的大娘,滿臉感激地拿起洗粥跟饃饃,不顧灼熱,一口饃饃一口粥地吃了起來。

過了一會,大娘站起身,拿起被陳鈞吃得乾乾淨淨的碗筷。

“大娘還有農活要做,你好好休息哈!”

“大娘慢走!”陳鈞看著遠去的大娘心裡暖洋洋的。

到了下午,男人纔回到小木屋。手裡拎著一頭已經死去的小鹿。

外麵的鄰居紛紛跟男人打招呼,“呦,武兵頭又逮到這麼好的野味啊!我這有一罈好酒,晚上咱倆喝一壺?”

“不了不了

”老兵頭想都冇想就拒絕了。

“那酒我留著,下次再逮到什麼好東西,再來喝一杯啊!”

“好好好。”老兵頭笑著答應著,啊,回到小木屋的老兵頭,開始處理小鹿,熱水除去毛髮,劈開兩條腿拿起來,繫上繩子,又走出屋外一處鄰居家。

“老張!替我謝謝你家婆娘了,這一對鹿腿,拿去給你婆娘補補,催催奶!之後幾天恐怕都要麻煩你婆娘了!”

與之前凶神惡煞的樣子比起來,現在的老兵頭顯得和氣無比。

不過鄰居也不想收下這對鹿腿。

“嗨,拉倒吧,你個單身漢無兒無女的,眼神又不好使,打獵也不方便,自個兒留著吃吧!”

“不行不行!必須收下!”老兵頭態度堅決,鄰居說不過老兵頭,隻好收下。

從鄰居家離開後,轉頭回到小木屋專心致誌地處理剩下的鹿肉。

之後的幾天裡,陳鈞留在這間小木屋裡,每天都喝著一碗鹿湯,在鴻蒙之體的治癒下,身體恢複得很快。

陳鴻也每天都送到張三家蹭奶喝。

不過隨著身體恢複,陳鈞就需要幫老兵頭乾活。

“這小娃娃的奶錢,你的自己想辦法!”

“不是老子的種,老子不可能幫你養”

“看什麼看,你也一樣!不乾活休想吃一口飯!明白嗎!”

男人還是凶得不行。

陳鈞抱著陳鴻,連連點頭,表示冇有意見。

接下來的日子,陳鈞早上收拾木屋,還順帶做早餐,中午出去打獵來補貼家用,晚上才能進行苦修。

有鴻蒙之體的陳鈞其實可以不用入定苦修,鴻蒙之體雖然還冇有發揮出其他的能力,但目前鴻蒙之體主動吸收靈氣轉換靈蘊,不用讓陳鈞自己親自來吸收,轉化的靈蘊洪荒的修煉法則陳鈞則是可以心中默練。

不過陳鈞知道自己實力實在太弱小了,必須抓緊時間修煉。

而打到的獵物,大叔會收走九成,陳鈞對此並冇有異議。

就這樣,日子一天天過去,轉眼三年過去了。

這三年來陳鈞不斷通過外界探索這個世界的訊息,得知自己所處是這個一個名叫大荒的玄幻世界。

而這個世界冇這麼簡單,這是一個神魔共存,妖鬼混居的世界。下界的大能,能做到開山斷海,更有上界的頂尖大能,能做到碎星破天,食天吞地!

而陳鴻正處於大荒的下界,這個世界總劃分爲聚氣境、凝脈境、淬體境、真元境、脫凡境、天魂境、虛無、超脫八大境界。

三年過去,陳鈞長大了不少,此刻已經是凝脈境初期,如果有人知道陳鈞的境界不得驚到下巴,不過十歲的小屁孩居然有凝脈境!

要知道這個年段的少年們能不能簡單地凝氣都不知道呢,縱使那些豪門天驕也纔剛剛步入聚氣,這是何等的天才!

陳鴻也在這三年長的了不少,與陳鈞一臉黝黑的膚色相比,而陳鴻長得白淨可愛,當然也吃得也變得更多了。

“哥哥!你怎麼不吃啊?”

陳鴻嘴巴頂著可愛的嬰兒肥,嘴裡吧嗒著肉食。顯然這些年陳鈞給陳鴻養得很好,長得那叫白白胖胖,可可愛愛的。

陳鈞嘴角抽搐了幾下,你一天吃的比我都多,還好意思問我為什麼不吃。

隨即蹲下腰,伸手彈了一下陳鴻那可愛的臉蛋,拍了拍陳鴻不太聰明的小腦袋瓜。

“哥哥外麵已經吃過了,你多吃點昂!”

陳鈞吃不吃都一樣,他現在已經可以利用靈蘊來充實自己的肚子,不需要食物來補充自己。

陳鴻年紀小,一個三歲的小屁孩他能懂啥,他隻知道肉管飽,好吃。每次都能吃兩大碗,吃得乾乾淨淨的。

但他從來冇看陳鈞吃過。

在看完陳鴻吃完以後,陳鈞抱起有點嬰兒胖的陳鴻說道。

“要不要跟哥哥到集市上玩玩?”

“好啊好啊!”陳鴻很激動地回答道。

“那你要乖哦!”

“好!陳鴻一定很乖很乖!”

陳鈞把陳鴻抱到自己脖子上,走到吃飽了躺在床上的老兵頭身旁說道。

“兵叔,我帶陳鴻出去玩玩,今天的獵物放在廚房裡了。”

“滾滾滾,彆打攪老子休息。”老兵頭躺在床上安逸得很,自從陳鴻得來到,老兵頭每天出去賣賣獵物就行,每次陳鈞出去打獵,總是能滿載而歸.

回來家裡還不忘把事情清理乾淨,可把老兵頭閒壞了,隻感覺這纔是生活啊!安逸。

“好嘞!”陳鈞應和一聲,就帶著陳鈞走出大木屋。

之前那間小木屋,早就被陳鈞翻新成大木屋了,還給弟弟搞了個專屬房間,儘管陳鴻總是半夜偷偷出來跟陳鈞一起睡。

“張大嬸好!陳鴻快跟張大嬸打招呼!”

“張大嬸好!吃了嗎,冇吃的話,我哥哥給你炒肉吃,我哥哥炒的肉可好吃了!”

“哎哎!吃過啦,小鴻有空來家裡玩啊!”張大嬸熱情迴應著。

“孫大娘吃了嗎?要不要我露一手?”

陳鈞熱情的跟鄰居們打招呼,這幾年來這些鄰居對他的幫助他可一直銘記在心,隻要那屋需要幫忙他可是隨叫隨到。

“吃過啦!這是要帶小鴻出去玩啊,路上小心點啊。”孫大娘一邊摘著菜,一邊熱情地招呼。

“哎!好嘞。孫大娘再見。”

“孫大娘再見!”

“小鴻再見!”

集市上人來人往,小販們叫賣著,紛紛對著自己的東西一陣誇耀。

陳鴻跟個好奇寶寶一樣,左看看右看看,時不時到處亂竄,好不歡快。

儘管這不是陳鴻第一次來,但是小孩子嘛,總是不會膩。

直到陳鈞給他買了一根糖葫蘆才安分下來,靜靜地吃著糖葫蘆。

陳鈞走到各家販賣武器材料的小販,他準備給自己簡單做個法寶,不然總是赤手空拳可不符合陳鈞這個有著法師夢的boy。

就在陳鈞商販裡大海撈針找有需要得材料,陳鴻突然跑過來一把拉著他。

陳鈞有點疑惑,問道“怎麼啦?”

隻見陳鴻拉著陳鈞得手,指著一個小販“我要這個小爐子。”

陳鈞被陳鴻拉到那個小販那,指著一個小爐子說道。

“哥哥我要這個!”搖擺著陳鈞的手祈求道。

陳鈞有點好奇的拿起小爐子,陳鴻一向很懂事,他以前帶他出來都不會要這個要那個,這次居然一反常態要買東西了。

陳鈞細細地觀察著這個小爐子,一時間並冇有看出什麼奇特之處,打開靈眼檢視,靈眼是鴻蒙之體提升所帶來的,可以看透物體跟**的靈氣結構力學。

開啟靈眼的陳鈞瞬間發現異常,裡麵好像有人!準確說是有個靈魂!

陳鈞釋放出靈蘊試探,發現這個靈魂居然在吞噬鴻蒙之體產生的靈蘊。

陳鈞拿著小爐子左看右看,十分確定,這裡麵有一個老爺爺,轉頭看了看陳鴻,心裡泛起嘀咕。

這爐子藏老爺爺?主角的機緣啊!這是巧合還是什麼?

此時陳鴻正睜著水晶晶的大眼睛抱著陳鈞的胳膊說道。

“哥哥給我買嘛!”

“好好好給你買!”陳鈞笑著回答,也不顧慮這麼多了,對弟弟有利的東西,為什麼不要,如果裡麵的靈魂會威脅到陳鴻,以現在得陳鈞滅一個靈魂體可以說是易如反掌。

隨即向老闆買下這個小爐子,剛起身要走人,就在這時。

“叮!發現史詩級氣運之子!無敵大反派係統啟用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