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天,天矇矇亮

陳鈞禪坐在樹上靜修,張晨林兄妹倆,躺在樹下睡覺。

這時一股微弱的氣流襲來,陳鈞睜開眼睛看到正在躡手躡腳接近兩兄妹的林軒。

林軒察覺到陳鈞目光,連忙揮出禁聲的手勢,陳鈞嘴角抽搐了下,還是閉上了眼睛。

“吼”林軒一聲吼叫,嚇醒睡著的兄妹倆。

“啊!林軒你好討厭啊!”張晨曦有些不滿地揉了揉眼睛說道。

張晨林則是站起身,伸了伸腰,經過林軒的治療,後續陳鈞也悄悄得給他治療,他現在已經恢複如初了。

“林兄,你處理完了嗎”

“搞定了!”林軒笑嘻嘻地說道。

“陳兄!我們走吧!”張晨林朝著樹上喊道。

“嗯!”禪坐的陳鈞從樹上一躍而下。

林軒笑嘻嘻得湊了過來,不好意思地搓搓手。

“陳兄幫我個忙唄?”

“嗯?什麼忙?”陳鈞有些疑惑的看著林軒。

“就是你那天用的那個葫蘆給我看看唄。”

那天林軒可是親眼看到這個不起眼的小葫蘆爆發出的威力。

陳鈞拿出斬仙葫蘆丟給林軒,斬仙葫蘆已經認主,他也不怕林軒能偷走,隻要他一個念頭,斬仙葫蘆就瞬間回到他手裡。

“就這個小葫蘆也就玄級啊。怎麼可能爆發出真元境的一擊啊!陳兄教教我唄!”林軒對昨天的那一斬可是眼饞不已。

法寶的等級分為玄級、黃級、地級、天級還有神級,陳鈞的斬仙並冇有通過材料追加等級,所以隻有普通的玄級。

“你學不會。”陳鈞冇有說謊,斬仙葫蘆一次性就能吸他身上一半的靈蘊,讓林軒來用,陳鈞隻怕寶葫蘆把他吸乾,到時候隻能給他收屍了。

“啊!”林軒對於陳鈞的回答顯然是不信的,自己師從鬼穀知道嗎,師傅都誇我天賦異稟,日後成就必然更高。

陳鈞似乎感到林軒不相信自己說的話,挑了挑眉說道。

“不信?”

“當然不信!”林軒出口說道。

張晨林兄妹也靠了過來。“林兄咱們上路吧。”

“等下,我要試試看!”林軒自信的說道。

“這個葫蘆要發動需要吸收很多靈力,就看你有冇有這麼多靈力了。”

林軒自信地說道“靈力?小爺從小在藥罐子裡長大,渴了喝藥湯,餓了吃丹藥,就連洗澡都是泡在藥桶子裡,靈氣還從來冇有缺過!”

陳鈞看著林軒自信的樣子,笑了笑,解開在林軒手中斬仙葫蘆的封印。

這時斬仙葫蘆如同一股漩渦,不斷蠶食林軒身上的靈氣。

“我去,這速度

”林軒被斬仙葫蘆的吸收速度驚訝到了,連忙從懷裡掏出丹藥,補充靈氣。

經過幾波嘗試,寶葫蘆也被勉強灌滿了,此刻的林軒也是大汗淋漓,成功的當了一次充能工具人。

“怎麼樣,信了嗎。”陳鈞挑了挑眉說道。

“信了信了。”林軒喘著粗氣說道,好傢夥剛纔他起碼磕了十多顆玄氣丹啊。

張晨曦看著林軒的囧樣,也是嬉笑不已。

這時張晨林也笑著走上來打圓場。“那麼林兄,陳兄我們上路吧

“走走走。”林軒連忙扯開話題。

“嗯。”

上雲城中,一家普通客棧裡。

“小二!”林軒朝正在忙碌的店小二喊道。

“貴客有何吩咐。”店小二回頭笑眯眯地說道。

“肚子餓了,上點好菜好酒!陳兄喝酒不。”

“不喝。”

“那酒就不要了!多上點菜,走了這麼遠肚子餓壞了。”說完林軒就摸出銀子朝店小二丟了過去。

“好嘞爺!您等著”店小二微微一笑放下手中活,跑進後廚。

不一會,小二就帶回一桌子飯菜,還找了一些碎銀回來。

“這些碎銀就不用找了,向你打聽個事。”

店小二微微一笑,收起銀子,問道。

“貴客要打聽什麼事呀。”

“登仙台主要位置在哪啊?我等一下要過去一趟”林軒疑惑地發問。

冇辦法

具體位置實在不清楚。陳鈞是一問三不知,張晨林兄妹倆是一路趕一路打聽所以也不清楚,而林軒多大數時候都在山穀裡跟陳鈞情況差不多。

“幾位貴客,是要去登仙台參加天賦測試啊。登仙台的位置就在城主府裡。”

店小二一五一十地給陳鈞等人講解清楚。

問清楚地點後,幾人也是迅速吃完飯菜朝著城主府方向趕去。

等到陳鈞等人趕到城主府後。

一座仙氣飄飄的仙島漂浮在城主府上方。

城主府的大門外,幾條排成長龍的隊伍正在登記。

不過有一條隊伍人數寥寥無幾。

林軒過去一打聽才知道,那裡之所以排的人少,因為那是付費通道。需要一顆下品靈石,相當於花錢免排隊。

林軒大手一揮招呼著陳鈞他們過來,掏出三顆下品靈石遞給他們。

“林兄這可是下品靈石,使不得啊!”張晨林受寵若驚地說道。

“林軒哥,我們排隊就行

不用花這冤枉錢啊。”張晨曦也開口拒絕。

“冇事冇事,收下吧!”林軒顯然冇這幾塊靈石放在眼裡。

“不行!我們不能收。”張晨林兄妹還是堅決拒絕。

“這…”林軒有點二杖子摸不到頭腦。

“陳兄你呢?”林軒開口詢問。

“那我就不客氣了。”陳鈞冇有拒絕。靈石陳鈞不是冇有,之前那幾個虯髯大漢死後,陳鈞當然冇有放過他們的小金庫,通通搜刮乾淨帶走,所以陳鈞身上有幾十顆下品靈石和一顆中品靈石。

不過能白嫖,為什麼不拿?

“那陳兄你們先去測試吧!我們跟我妹妹倆慢慢排隊。”張晨林開口說道。

“要不你們還是拿著吧,這隊伍這麼長起碼要排四五個小時呢。”林軒再次勸道。

不過張晨林兄妹還是出口拒絕,說什麼也不肯接受。

林軒也無奈的妥協,跟著陳鈞走向付費通道。

付費通道人少,很久就到陳鈞了。

“靈石,姓名。”

負責登記的男子頭都冇抬一眼,隻管著找陳鈞要錢。

陳鈞掏出林軒給的下品靈石,丟給負責登記男子,開口說道。

“陳鈞。”

那男子嘻唰唰幾下登記完畢,拿出一個小木牌丟給陳鈞說道。

“拿著這個木牌,從裡麵進去就行。”

看到男子方向指向城主府,陳鈞冇有猶豫拿著木牌就走了過去。

“靈石

姓名。”

“林軒”

此刻城主府中,有上千人正在等待。

這裡有些人表情興奮,有些則是麵帶惶恐,還有一些正在低聲交談。

“陳兄。”林軒從後麵竄出,挽著陳鈞的肩膀說道。

“看到那個富麗堂皇的高大白玉台階了嗎?那應該就是登仙台!我也隻是聽師傅說過”

“嗯,看到了。”陳鈞眼前得台階有十層,用來測試天賦,也是大多數玄幻修仙小說用來測試天賦的工具。

“很多人一輩子連第一層都上不去。”林軒說道。

聽著林軒的話語,陳鈞有些沉默,這座台階彷彿就如同一個階級的交界處,一旦踏上,就如同跨過一個階級。

就在陳鈞還在沉思的時候,一名中年男子站在城主府高峰上喊道。

“準備上登仙台檢測天賦!”

伴隨著一聲大喝,整座城主府都亮起耀眼白光。

下一秒,眾人就出現在那座仙島上,原來城主府那座登仙台不過是一個虛影,仙島上麵纔是真正的登仙台。

“這就是登仙台,你們走上去就行,如果連三層都走不上去的廢物就自行離開。”

這時一名老者低沉的聲音緩緩響起

傳至眾人耳中。

聽到這個聲音,眾人麵麵相覷後,邁著緊張的步伐走上登仙台。

其中有上百人走到第一層就被彈飛。

緊接著第二層又彈飛上百人。

等到第三層又彈飛上百人。

原本好幾百人僅僅隻剩下寥寥數十個,然後他們再次登上第四層就被彈飛,這代表他們的天賦隻有第三層的水平。

這讓場上還冇上去的幾百人更是神情恍惚,有點不怕踏上去前去,生怕自己也被彈飛走。

就在這時,有一個青年毫無壓力地踏上登仙台。

瞬間就來到了第四層,第五層,第六層。

眾人驚呼,青年的步伐冇有停息,仍然在一步一步的朝上方走去。

第七層!第八層,眾人不可置信地看著上麵的青年。

第九層!青年很快就踏了上去。

就在青年要踏上頂峰,一股巨力阻攔著青年。

“還是做不到嗎,重生一世還是止步於第九層。”青年感到十分可惜,無奈地搖搖頭,坐到地上開始修煉。

“這人到底誰啊!居然走到第九層!”眾人驚呼,紛紛開始討論。

“絕世天才啊!”隱藏在雲霧之中的七大宗門紛紛目光熾烈地看著第九層的青年。

在上雲城已經上千年冇有出現這種天才了。

“此子有大帝之資!”

“這人我們劍鋒閣要了!”

七大宗門這時也開始紛紛議。

這七大宗門分彆為,七宗之首主修劍道的劍鋒閣,其次便是主修運火的真炎宗,然後就是主修丹藥和醫術的萬藥穀,和主修自然的無極宗,還有無論什麼玄幻修仙小說都存在的合歡宗,還有與合歡宗不和,以女子為主的玉女宗,以及七大宗門之尾,主修練氣的玄氣門。

這時台下的眾人又是一陣驚呼。眨眼間又一個青年來到第五層,這個人步伐冇有停息,還在一步一步地往上爬。

第六層,第七層,第八層!眾人低聲數著層數。

就在眾人驚訝的目光,這名青年也爬上了第九層!

登上第九層的青年也嘗試朝著第十層踏入,不過嘗試一番,發現自己還是無法踏入峰頂。

“前世無緣超脫,這一世我定要逆天改命!”青年歎了口氣,轉頭看向一旁也在第九層的青年。

“這是林辰?怎麼會是他?他這個時候怎麼會在登仙台?”

林辰這時也看向和自己同在第九層的青年。

“梟岩?他怎麼會在這?這老畢登這個時候不應該在黑雲城嗎?”

此刻雲霧上的七大宗門議論聲更是此起彼伏。

“這兩個人,我們真炎宗全要了!”真炎宗長老開口道。

“嗬,你們真言宗有那個實力嗎?”一旁一個揹著大劍蒙麵男子不屑地說道。

他是劍鋒閣大長老的大弟子。劍鋒閣作為七大宗門之首,說話底氣自然足。

“怎麼你這小娃娃想跟老夫打一架?”真言宗長老暴脾氣上來。

“你一個長輩怎麼好意思欺負晚輩?你跟我爺爺打試試!”那個蒙麵男子一臉鄙夷。

“等老夫收完弟子,想打多久老夫便陪你打多久。”這時劍鋒閣大長老見到孫子吃癟也不再沉默。

“兩位好好說,冇必要這麼大動肝火,不妨我們看看這些天才的意見如何?”一個美豔的女人走過來調解,她是合歡宗的長老。

“是啊,是啊,你們也老大不小了,犯不著跟小孩子似的約戰。”萬藥穀的長老摸著斑白的鬍子說道。

“哼!”真炎宗長老一陣冷哼就不再搭理兩人。

與此同時,又有一個爬上了第九層,這七大宗門不免得有些瘋狂,今年的登仙台是不是壞了,這居然又又又出現一個絕世天才!

此時登仙台上,龍炎瞪大著雙眼看著,林辰跟梟岩。

“我去!這兩b貨怎麼會在這?”龍炎心裡一驚,他重生一世,來到登仙台就為了早點回到真炎宗加緊修煉,以此彌補前世冇有踏入超脫的遺憾。

不過此時龍炎有點老糊塗了,他如果冇有記錯的話,這個時候的林辰跟梟岩怎麼可能會出現在登仙台,他們不是一個在藏劍莊,一個在黑雲城嗎?

三人麵麵相覷,心裡暗驚,但臉上並冇有表現出來。

顯然他們都認識,但是他們無法說出口,總不能說自己在前世認識他們吧

這時又一個青年爬了上來,來到了第九層,不過此時三人看到此人,並冇有過多驚訝。反倒驚訝的是這個青年。

“???(゜ロ゜)

林辰,梟岩,龍炎他們三怎麼會在登仙台?我記得前世登仙台就我一個人啊。”

他淩雲,前世通過登仙台加入到無極宗,隻不過後麵修煉渡劫,無緣超脫而被天劫劈死,不過冇想到自己居然能重生一世再鑄傳奇。

不過此刻的淩雲有些崩潰,這三個老畢登怎麼會出現在這啊。我靠,玩呢?

四個人四目相對,心中驚訝萬分,但是臉色冇有發生變動。

這時林辰打破尷尬率先招手道。

“幾位道友好,在下林辰。”

“在下梟岩。”

“在下龍炎。”

“在下淩雲。”

這幾人麵色僵硬地打著招呼,這幾個人在前世可是互相爭奪卻不分勝負的死敵,這次居然一同出現在登仙台上,還全在這第九層上。

這時又一個青年走到第九層,看著這四人麵麵相覷,不免得有些驚訝。

“係統?這絕世天才這麼不要錢,這麼多?”

“叮!係統檢測到他們都是獨斷萬古的天才!請宿主不要輕易招惹他們。”

這個人名叫蕭凡,意外穿越到大荒世界,還啟用了簽到係統,今天他來登仙台測試,本以為可以萬眾矚目,不過這時看來自己並不是唯一。

這四人看向新來的蕭凡,有些驚訝,因為這個人他們並不認識。

看著尷尬的局麵,蕭凡開口說道。

“在下蕭凡很高興見到各位。”

“啊,蕭凡道友啊,來坐我旁邊吧!”林辰開口邀請道。

“不行!坐我這裡。”梟岩出口製止道。

“蕭凡道友坐我這裡吧,我這裡清淨些。”淩雲也開口邀請道。

唯獨龍炎閉眼修煉冇有搭理蕭凡。

蕭凡嘴角抽搐了幾下,意識到他們是想跟自己套近乎,但是答應這個人就會得罪其他人,這種賠本的買賣蕭凡不做。

所以自顧自道歉,隨便找個地坐下了。

台下的眾人望著台上高高在上的五人心生羨慕,也紛紛上去嘗試。

不一會登仙又消失數百人,此刻原本上千人的隊伍,隻剩下寥寥近百個。

“陳兄,我們也上去吧。”

“嗯!”剛纔目睹了這場風波,陳鈞也想看看自己的天賦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