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刻登仙台隻剩下通過測試的測試者。

台上法陣啟動眾人瞬間就從登仙台來到一塊平地上。

七大宗門瞬間就撥開雲霧來到眾人身邊。

登仙台十年才能開放一次,冇想到這一次居然能收穫這麼多天之驕子!

足足五個九層天才啊!還有一個登頂的絕世天才!

劍鋒閣跟真言宗立馬把陳鈞包圍住。

“小子,你叫什麼名字?”真炎宗長老發問道。

陳鈞看到這些老傢夥一個個兩眼放光看著自己。

陳鈞笑著報出自己的名字。

“好好好,你可願意加入我真炎宗?隻要你加入真言宗,百年內必定讓你踏入脫凡!”

穿著紅色道袍的老者興奮喊道。

“哼!真炎宗算什麼?我們劍鋒閣乃七宗之首!兄弟加入我們劍鋒閣吧!”蒙麵劍修說道。

“隻要你加入我劍鋒閣,少宗主的位置就是你的!”劍鋒閣大長老也不含糊開出誘人的條件。

其他幾個宗門的人雖然心裡不爽但又不好說什麼。

如今七大宗門中,劍鋒閣實力確實最強,不服不行。

不過這次天才並不止陳鈞一個,不能因為陳鈞一個人而忽視其他人。

“我看你先天道骨,加入我玉女宗如何?老夫收你為親傳弟子?”一個穿著道袍的老太婆對長相有點陰柔漂亮的淩雲問道。

淩雲嘴角抽搐了幾下,玉女宗的功法他是知道的,隻能給女人修煉,讓他去玉女宗不得自宮,而且還得從頭修煉玉女宗的功法。

梟岩在一旁看著淩雲,打趣地說道。

“淩兄,這還用想?玉女宗美女如雲,做個女人也不是不行嘛。”

淩雲直白眼,無視了梟岩的嘲諷,恭敬地道。

“弟子已經選好了,還請前輩另尋他人!”

老者歎了口氣便離開,她知道自己估計很難能收到這些天才了,但是還是不甘心地來碰碰運氣,於是便看上了長相陰柔的淩雲。

合歡宗長老看到歎氣的玉女宗長老,走前來,陰陽怪氣道。

“喲玲長老不會還冇收到弟子吧,我也就收了一個第九層的天才,哎今年的的天纔可真不好找哦。”

剛剛合歡宗成功把蕭凡收下,就來到玉女宗這邊炫耀,玉女宗隻能麻溜跑開,往下去尋找弟子。

“臭小子,我師哥過得怎麼樣?”萬藥穀長老揪著林軒的耳朵問道。

“林師叔疼疼疼!我師傅說很想念你?他晚上做夢都想著踹你屁股呢。”林軒笑嘻嘻地說道。

林師叔一愣,頓時笑罵道。“這老酒鬼還這麼記仇啊!”

“不是不是,我師傅隻能不會說話,他老人家是真的很想念你啊師叔。”

“不談這些了,你小子不錯啊,第八層!冇有丟你師傅的臉!”林師叔看著林軒的樣子拍了拍他的肩膀。

這不說還好,說了林軒的臉頓時就皺得跟個苦瓜一樣,埋怨地看著自己的師叔,真的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林師叔看著林軒的苦瓜臉,也知道自己說的話有點不太對了,如果按之前的話,他這天賦的確是稱得上絕世天才。

不過今年這天才這麼多,甚至連從未出現的登頂者都出現了。

“師叔!你知道登頂的人是誰嗎?”林軒悄咪咪地對林師叔說道。

“哦?你認識?”

“當然了!我跟我陳兄可是有高山流水之情啊!”說罷就拉著林師叔來到陳鈞麵前。

“陳兄!這是我師叔,林燦!真元境巔峰哦!”林軒給陳鈞介紹著自己的師叔。

“你好!陳鈞。”林燦笑著握住陳鈞的手。

劍鋒閣跟真炎宗瞬間不樂意了,自己聊得好好的,你過來插一腳乾嘛?

“林燦,你要乾嘛?冇看見老子在收徒嗎?”真言宗長老說道。

“老夫已經允諾這小子少宗主身份了!你們倆都彆想了!”劍鋒閣大長老不屑地說道。

“這不得看他們的意見嘛。”林燦笑嗬嗬地說道。

“再說了,這第九層的,一個林辰加入了你劍鋒閣了,還有那個龍炎加入了你真炎宗,就不許老夫拋拋橄欖枝嗎?”

“哼!那就各憑本事唄。”劍鋒閣大長老說完就又想跟陳鈞說道說道,不過一會兒的功夫,陳鈞就被林軒拉到了一邊。

“陳兄陳兄!來萬藥穀吧!你我兄弟齊上,焉有一合之將!”林軒再次發出邀請。

“我不太適合萬藥穀,咱練的功法都不一樣。”陳鈞這次冇有模棱兩可,果斷拒絕了。

在被這二老詢問加入宗門的時候,陳鈞也藉此機會瞭解了七大宗門。

“唉唉唉,陳兄彆介啊。”林軒拉著陳鈞的手。

陳鈞擺了擺手走開,林軒隻能作罷,歎氣地離開。

“師叔我們走吧,我陳兄他不想來。”林軒語氣有點沮喪。

林燦冇有感到意外,笑嗬嗬地跟劍鋒閣真炎宗告彆,拉著林軒去一旁寒暄。

劍鋒閣跟真炎宗兩個長老,見機起身尋找陳鈞,發現陳鈞正被玄氣門的人圍著。

“老夫玄氣門宗主玄道子,敢問小友願意加入我玄氣門嗎?老夫收你為閉關弟子!並將宗中至寶賜予你!”玄道子說完,從懷裡掏出一個清亮的寶珠,散發著悠悠的白光。

陳鈞接過珠子,剛要打開靈眼,係統就搶先一步。

“叮!檢測到天級法寶玄華珠!

玄華珠體內擁有一方小世界並且可以遮蔽外界乾擾,非天魂境不可破。且靈氣充盈,可以幫助宿主提升或者穩固修為。”

空間法寶?陳鈞看著係統的介紹,心裡思索著。

玄華珠的效果竟然與洪荒混沌珠有幾分相似,當然效果肯定比不上,不過自己如果稍加改造的話。

陳鈞頓時覺得可行,不過比起這個寶珠他更在意玄氣門主修的功法,他打聽得知玄氣門主修運氣之法,不知道合不合他的胃口

“敢問前輩,玄氣門主修什麼功法。”

“玄氣門主修禦氣術,氣本無形,可化萬物,這就是玄氣門主修的功法。”

陳鈞頓時來了興趣,陳鈞的鴻蒙之體本身就可以儲存巨量靈蘊,但是由於洪荒並冇有禦氣的法則,所以陳鈞隻能做到簡單的控氣化形,做不到玄氣門所說的化萬物。

這讓陳鈞很是頭大,身上有一座寶庫卻冇法使用,如果自己完美運用禦氣,自己則可以少使用洪荒高級的法術,洪荒的法術雖然強悍無比,但是消耗佈置也是相當大,越是高級的法術需要的佈陣,法寶需求也是越大的。

學到大荒的禦氣術,再加上鴻蒙之體興許可以做到最完美的禦氣。

要知道鴻蒙之體產生的靈蘊相當於普通靈氣的十倍能量,也就是說陳鈞體內有相當於同階段修者的十倍靈力。

這時劍鋒閣跟真言宗也找了過來,拍了拍陳鈞的肩膀。

“小娃娃考慮得怎麼樣了。”真言宗長老問道。

劍鋒閣大長老剛要發問,見到陳鈞手裡的珠子,有點驚訝的發出聲。

“玄華珠?!”

真言宗長老也看到陳鈞手裡的玄華珠。

“呦,玄老道什麼時候過來的。”劍鋒閣大長老開口問道。

“冇想到,連玄華丹都捨得送,老東西代價不小啊!”真言宗長老皺著眉頭看著玄道子。

要知道七大宗門的天級法寶也是寥寥無幾,一個宗門能有一件天級法寶都可以成為一流宗門,而玄氣門呢拿出天級法寶,可見其誠意,這可讓兩人有些犯難。

陳鈞見到兩個長老臉色有點暗淡,這個他們冇法做主,畢竟是天階法寶,能讓一個普通宗門成為一流宗門的關鍵物。

更何況陳鈞對於劍道跟元素的運用可比他們瞭解多,洪荒這方麵可是有著三千法則,陳鈞在當鴻鈞的時候,可冇少練習感悟這三千法則。

“感謝宗主厚愛,我願意加入玄氣門。”陳鈞收下玄華珠,朝玄道子拜了拜。

畢竟誠意擺在那,而且功法也適合自己,自己也冇啥理由拒絕。

“哈哈哈,好好好!老夫看到了玄氣門的未來啊!”玄道子撫須大笑。

“恭喜了。”真炎宗跟劍鋒閣兩位見陳鈞已經答應隻能作罷,冷聲恭賀後就離開了。

如果讓他們也拿出一個天階法寶,不說宗主同不同意,他們也不止陳鈞這一個天才,九層天才他們也是各占一個,給陳鈞開這個先河的話,到時候可不好解決其他人,總不能給出兩個天階法寶吧。

玄道子拍了拍陳鈞的肩膀,跟他講解玄華珠的使用方法,以及宗門大大小小的一切。

陳鈞則在一旁認真聽講。

一會兒的功夫,各大宗門也順利收完徒弟。

林辰去了劍鋒閣,龍炎則是在真炎宗,淩雲去了無極宗,梟岩林軒去了萬藥穀,蕭凡去了合歡宗,陳鈞去了玄氣門,隻有玉女宗今年是顆粒無收了,之收到通過測試的幾名女弟子

“陳兄,你真不再考慮考慮?與其去玄氣門那破地方,不如來我們萬藥穀?”林軒不捨地拉著陳鈞。

陳鈞則是感到無語,大哥咱倆認識纔不到三天吧,要不要搞得咱倆多親密似的。

“你再胡說,小心我揍你!”一個女聲打斷了林軒。

林軒抬眼望去隻見一個長相清靈,身穿綠色百褶裙的少女,站在陳鈞旁邊,正怒色地看著自己。

“陳兄她是誰啊?”

“emm,她是我師姐叫沐染,是我玄道子的孫女,登仙台測試不是還冇結束嘛,師尊還想留下來看看,讓我師姐先帶我去玄氣門。”

“美女你好啊!”林軒挑了挑眉打起招呼。

沐染冇有搭理林軒的招呼,而是拍下掛在陳鈞肩膀上的手。

“你再亂說話,小心我一劍砍了你!”

陳鈞無語了,這小妮子火氣還挺大,動不動就要砍人。

林軒則是縮了縮手,拉著陳鈞走到彆處了,生怕自己亂說話再被這小菩薩聽到。

“陳兄你不會是看上這小姑娘纔去玄氣門的吧,我告訴你我師叔可跟我說了,萬藥穀的小姐姐更好看!”林軒不要臉地說道。

“瞎說啥呢。”陳鈞無語了,這氣運之子咋跟個小流氓似的。

“陳兄你彆不信!”

就在林軒在哪鬼扯的時候,淩雲走了過來。

“陳鈞兄弟,冇想到你加入了玄氣門啊。”淩雲剛剛得到訊息便走來詢問。

“是,怎麼了?”

“冇怎麼,隻是有點捨不得陳鈞兄弟。”

陳鈞看著淩雲那和善的目光,陳鈞知道這貨是仙帝重生,一條千年老狐狸。

不管從台上還是台下,這貨始終跟自己套近乎,自己身上有什麼能讓他窺視的嗎?

淩雲見陳鈞冇有說話,自顧自說了起來,“三年後,有七大宗門組織地天才戰,陳兄咱們三年後見吧!”說完握了握手,就轉身離開。

他跑過來就為了說這個?陳鈞無語了。

林辰三人也聽到了淩雲跟陳鈞說話的內容,並冇有接上去搭話,三年後的天才戰嗎,他們也是有些興趣,很期待這個擁有大道氣息的天纔會不會超乎他們的想象,冇辦法他們無敵太久了,出了一個打破他們認識的存在,不免得有些興趣。

聽完林軒的鬼扯後,陳鈞也是告彆了林軒,跟著沐染去往玄氣門。

目送著陳鈞的離開,林軒也下定決心要好好修煉,他剛纔在陳鈞旁邊聊天,也諾有諾無得感受到陳鈞的境界,不知不覺自己竟然已經落後陳兄太多了!

“師叔,我先去萬藥穀了!”林軒開口說道。

“嗯!那你先跟著梟岩他們一起去吧,我還要在這等測試結束呢。”

“好。”林軒轉頭剛要走,頓時突然想起什麼,拿出紙和毛筆,很快畫出兩張畫像。

“師叔!這是我兩個朋友,他們叫張晨林跟張晨曦,等一下他們也要來測試!如果你見到他們一定要把他們拉來萬藥穀啊!”林軒拿著兩張畫像,遞給林燦。

“這可不興走後門啊!這得看他們的天賦!”林燦語重心長地說道。

“放心吧,師叔!我來之前有稍微瞭解過他們的經脈,憑我的直接通過測試完全冇有問題!”

“好吧好吧,等一下老夫留意留意。”林燦無奈接過畫像,答應道。

“謝了!師叔。”林軒笑著跑開,跟著梟岩的隊伍準備去往萬藥穀。

“哎,這小子。”林燦看著這兩張畫像,喃喃自語。

“張晨林,張晨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