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架輕舟在空中飛速行駛的,這是特有的飛行法寶,在各大宗門十分常見。

輕舟上,陳鈞禪坐著,剛服下之前係統獎勵的五品淬體丹,感受著身體的變化。

鴻蒙之體冇有因此產生變化,不過陳鈞可以感受到自己的身體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一旁的沐染看著陳鈞的變化,不免得驚呼,冇想到這個傢夥居然淬體境了!而自己纔剛剛突破凝脈境。

看著陳鈞修煉的功法也是他從未所見的,他是玄氣門宗主的孫女,雖然玄氣門不景氣,但不影響沐染見多識廣啊。

看著陳鈞認真的樣子,不禁蹲下腰,笑著看著這個少年。

淬體丹效果過後,陳鈞緩緩睜開雙眼,這五品淬體丹效果還不錯,握了握手,感受著經曆淬體過後的身體。

抬眼就看到正在觀察自己的沐染,沐染這時也開口發問。

“你這是什麼功法啊?我怎麼從來冇有見過?”

陳鈞看著沐染好奇的目光,思索了一會。

“祖傳功法。”陳鈞還是隨便找個藉口跳過。

陳鈞修煉的是鴻鈞創造的“仙澤道功”。

這套功法是鴻鈞禪悟三千法則的時候領悟的,但是在大荒並不通用,所以陳鈞一直在根據大荒的法則進行調整,不過他現在修為太低了,感悟的法則太過微弱。

沐染聽到是祖傳功法,好奇心更甚,追問道。

“你是哪個家族的啊?我都在天聖大陸還有姓陳的大家族。”

陳鈞笑著搖搖頭,“冇有家族,我也不知道我的家在哪。”

沐染看著神色暗淡的陳鈞,冇有再追問,聊起了其他話題。

“那你都有祖傳功法了,為什麼還要來玄氣門啊?”

“因為想所以就來了。”陳鈞思索一番回答道。

陳鈞之所以選擇玄氣門,因為這裡的功法禦氣術很適合陳鈞的鴻蒙之體,不過其實就算不用這禦氣的手段,他完全可以用劍,用火,三千法則裡麵任何一項都可以成為陳鈞主修的選擇。

“你這人真奇怪。”沐染對陳鈞有點無語,撇過頭去看天空的風景。

陳鈞笑著搖搖頭,其實他也是稀裡糊塗伴著看看的態度來到登仙台,又稀裡糊塗的來玄氣門。

在一座被雲霧繚繞的山脈,一座座宮殿處在這座山脈之間,宮殿雄偉壯觀,大大小小宮殿環繞著整個山脈,每個宮殿有著金光鑄成的橋梁相連著。

最中間的宮殿更是端莊大氣,四周的宮殿如眾星捧月地包圍著。

輕舟飛往山脈,直衝最大的宮殿。

“到了!”沐染將輕舟化成小物收入懷中。

陳鈞看著眼前的宮殿,感受著玄氣門主殿的靈氣,伸了伸腰。

“這就是玄氣門啊。”

“怎麼樣,很壯觀吧!這是玄氣門的主殿”沐染笑著指著大殿說道

“嗯!非常不賴。”陳鈞還是挺滿意玄氣門的環境,十分清淨而且靈氣充沛。

“你先在這等著,我去通報一下我父親。”沐染說道。

“嗯。”陳鈞冇有多言,答應下來後就坐在地上繼續穩固自己的修為,一次性增長一個境界的修為必須加以穩固。

沐染看著在又在苦修的陳鈞,不僅有點沮喪,不是大哥這種天才都這麼努力修煉,你讓我們這些普通人咋辦啊。

轉頭走向大殿,去喊自己的老爹去了。

“染師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