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夜。

妖原林中。

一道黑影在草叢中竄出,入眼看去竟是一頭吊睛黑虎!體態碩大,一旁的大樹在這頭黑虎麵前,都顯得嬌嫩易折,此刻黑虎嘴中正叼著一根鹿腿,正大口咀嚼著。

“老婆你確定就是這嗎?”此刻黑虎一口吞下鹿腿後,竟口吐人言對著身後喊道。

一道白影迅速從草叢裡竄出,隻見一隻毛髮如雪一般的白虎來到了黑虎身旁,抬起頭環視了一下四周說道。

“快到了,今晚就在這休息吧!”白虎也是口吐人言迴應。

黑虎聽完後,扭了扭碩大的虎頭,趴在地上搖晃著尾巴。

他名叫王昊,本來是一個普通的小職工,意外身亡後,重生成一頭黑虎,還覺醒了吞噬係統

旁邊的白虎是他的虎老婆也是重生的名叫雲琳,但她的前世居然是一個女帝,這也是王昊通過係統才得知自己老婆的不尋常之處。

這次來到妖原林,是雲琳提出來的,她說要出現一個大機緣,問王昊要不要去。

王昊一聽就兩眼放光,他知道自己老婆是女帝,她都能說是個大機緣,那肯定是一個莫大的機緣!

就立馬動身來到這妖原林,在這裡尋找了有半個月了。

過了半晌,沐染敲響了陳鈞的房門。

陳鈞打開門,看到笑容滿麵的沐染。

“可以了?”陳鈞問道。

“嗯嗯!”沐染激動地回答。

“那走吧。”陳鈞說完就起身出發,不一會就來到了宗門結界口,每個大宗門都有自己的護宗大陣,來抵禦外敵,四周也分紮著守衛。

陳鈞跟沐染冇有阻礙地出了大陣,此刻兩人懸浮空中觀賞著四周。

玄氣門的禦氣術裡麵就有禦氣飛行的功法,每個宗門都有自己獨特的飛行辦法,脫凡境以下都需要依賴這些辦法或者法器。

陳鈞找到去往妖原林的方向,就要飛去,沐染一把拉住陳鈞。

“乾嘛?”陳鈞疑惑地看著沐染。

“就這麼飛,累不累啊!又不是冇有工具。”沐染嘴裡說著,從懷裡掏出一架小輕舟。

隻見輕舟在沐染的靈氣催動下變成原來的樣子,然後又自顧自地坐上去。

“愣著乾嘛?上來啊。”沐染招招手喊道。

陳鈞無語道。“坐這個小舟去妖原林起碼要三四天,直接飛過來一天就能到了。”

“我去!陳大天才,你以為人人都是你啊,你是淬體境,我不是啊!”沐染反駁道。

“再說了,好不容易出來一次,你就當陪我逛逛風景唄。”

“好吧。”陳鈞無奈地點點頭,走上到輕舟。

不知飛了多久。

在輕舟上,沐染左看看右看看,如同鄉下的姑娘來到城裡一般,欣賞著四周的風景。

“陳鈞你看!那個是什麼?”沐染手指了指下麵的街道一個賣糖葫蘆的中年大叔。

“糖葫蘆。”陳鈞轉頭看向沐染,問道。

“怎麼你這個著名吃貨冇吃過這東西?”

“吃過!好幾年前我爺爺帶我去拜訪他的老朋友的時候吃的。”沐染回憶著說道。

“哦。”陳鈞對這些不怎麼感興趣,平淡迴應後接著看向遠方。

“我們下去吃點東西好不好?”沐染被下方人來人往的街道,以及商販的叫賣聲所吸引,看著一些自己很少見,甚至冇見過的美食,嘴裡不爭氣地流出眼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