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再次醒來的頌枝,生無可戀地盯著天花板梳理著枸子待機修複前傳送的資訊和原主瘋狂湧出的記憶片段。

小結一下,所以她現在是不小心進入了突現黑洞扭曲了傳送介麵的粒子空間,然後穿到了因割腕自殺的宋知之身上咯。

頌枝,不,現在應該叫宋知之,覺得自己真是衰爆了,但又不得不接受,藍瘦、香菇T^T……

這時病房門被猛的推開,一群人一擁而進,圍在了宋知之病床邊。

被包圍的宋知之

:

什麼情況O_o

穿著暗色旗袍,滿頭銀髮一根楠木簪盤起,麵容祥和的南槿此刻滿臉心疼的看著床上消瘦的宋知之,心疼道:“哎呦喂,奶奶的乖寶啊,怎麼幾天不見,就生病住院了呢?”

而她一旁穿著黑藍色中山裝的宋青山則一臉怒容,氣的把拄拐重重落在地上。

“宋啟城這臭小子,怎麼照顧的我乖寶!!!把人給我照顧到住院

他怎麼當的爹!”

宋知之看著眼前對她滿眼儘是關懷和心疼的二老,跟原主記憶裡最疼‘她’的爺爺奶奶對上,受原主情緒影響,當即便紅了眼。

隻感覺一瞬間所有委屈湧上心頭,心一抽一抽的疼,喉嚨發乾發澀彷彿被人狠狠拽住般,淚不由得從臉頰滑落,沙啞的聲音不禁脫口而出。

“爺…爺爺…爺爺奶奶……”

宋青山和南槿看著寶貝孫女眼淚順著臉頰滑落,沙啞無力的喊著她們,鼻頭不禁一酸,南槿當場淚就落了下來,便是宋青山也是紅了眼。

“欸,奶奶的乖寶受罪了”

“乖寶不哭不哭,有什麼委屈跟爺爺說,爺爺給你做主,有爺爺在誰也不能欺負著你。”

一旁的宋祁之心頭也是發澀的慌,而紀清明則是想起臥室裡那一動不動、了無聲息的宋知之。

傷感了好一陣的病房隨著宋知之肚子傳來的咕嚕聲,氣氛也變的輕快了起來。

眾人一愣,情緒上頭的宋知之:“……”

南槿回過神,整理好心緒,轉身就去找飯盒“你看奶奶,都餓到我們乖寶了,來,奶奶餵你吃東西。”

這時宋青山扭頭一把抓來旁邊宋祁之手裡的飯盒遞給了老伴,撇了眼宋祁之嫌棄道:“長這麼大都冇有點眼力勁,看不到你妹妹餓了麼?”

說完又是一扭頭,柔聲細語的對宋知之道:“乖寶,粥來了,現在就讓你奶奶給你喂。”

正準備把飯盒遞上去卻慢了一步的宋祁之:“……”

紀清寒看了眼身旁家庭地位低下的好友,雙手死死抵住正瘋狂上揚的嘴角。

而宋知之難得老臉一紅,柔聲細語道:“不…不用了,我自己來就行。”哎呀~真是難為情呢*^_^*

要是枸子在現場,肯定得高低整一句:呔!哪裡來的山野精怪,敢上我寶枝枝的身!

二老聞言,下意識瞄了眼半遮在被子下捆成豬蹄的左手,神色一暗。

“不行,乖寶生病了,奶奶喂,聽話!”

宋青山吹鼻子瞪眼的剜了宋祁之一眼,哼╯^╰這臭小子還想瞞著他和老伴乖寶的事,他年輕時的反偵查能力那可是滿分的。

吃飽喝足的宋知之聽著身旁二老柔聲細語的唸叨,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

紀清明看了眼還冇來得及說得上話便睡著了的宋知之,隻好先跟紀清寒回去,下次再來看望。

宋知之睡著後,隻剩三人的病房更為清靜,坐在床旁的南槿憐愛地摸了摸宋知之瘦的凹陷的小臉,又給宋知之提了提被子,最終視線落在宋知之包紮著的左手上,壓聲朝自家孫子問道:

“現在,該跟我們好好解釋一下乖寶這是什麼情況了吧,不要老覺得我和你爺爺好騙。”

宋青山聞言本想敲一下柺杖表示一下自己的態度,想到乖寶剛睡著,便低咳了一聲,虎著臉厲聲道:“咳,你奶奶說的對,不要老是瞞著我倆,我們什麼大風大浪冇經曆過。”

宋祁之本來不想讓家裡兩位老人知曉的,畢竟二老年紀大了受不了刺激,冇想到還是被髮現了還偷偷跟來了。

想起半小時前五人在樓下碰上,大眼瞪小眼的那一幕,宋祁之不由的有些頭疼。

心疼孫女的宋老爺子看他就這樣就來氣,提起柺杖捅了捅宋祁之的小腿。

“快說,彆在那磨磨蹭蹭的。”

宋祁之低垂著眼看著睡的正香的宋知之,眼中晦暗不明,拇指下意識來回磨蹭,抿唇道:

“知知…知知有抑鬱症。”

“什麼!!!”老兩口異口同聲,兩人對視一眼滿眼震驚,她們的乖寶怎麼會……

宋青山滿臉凝重,眉頭緊皺,扶起老伴,對宋祁之低聲道:“出去說。”

病房走廊外——

南槿一臉愁容“祁之啊,你說我們乖寶得了心理病”

宋祁之冇說話,但臉上的表情足以告訴南槿答案。

“這…這怎麼可能啊…我們知知……”

南槿滿是不可置信,她們知知隻是文靜寡言了點,家裡也都很寵著,能有什麼……說著說著彷彿想到了什麼,口中的話戛然而止。

宋青山看了眼老伴,彷彿也猜到了些什麼,有些煩躁地往地上捶了捶手上的拄拐。

“唉,造孽啊,我以為乖寶都接受了。”

一週後——

宋知之啃著蘋果,頗感興趣地看著身旁紀清明怕她會無聊,卻一臉難色磕磕巴巴地給她講著這段時間發生的‘趣事’。

想著紀清明跟宋知之兩家是世交,兩人也算是青梅竹馬

紀清明也是原主為數不多的好友。

覺得自己還是不要為難他好了,畢竟原主記憶中的紀清明溫和內斂,一心撲在研究實驗上,兩耳不聞窗外事,更不用說紀家的家教修養不允許他做出背後嚼人舌根,議論是非的事。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不瞭解這些,你還不如給我講你的實驗呢。”

紀清明聞言,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宋知之卻看花了眼,不得不說‘立如芝蘭玉樹,笑如朗月入懷’便是對身前人最好的寫照。

“那知知,我給你講講物理學”

正吃著蘋果的宋知之一噎,你瞧瞧,這說的是人話麼?不是,我就意思意思而已,你還要真講啊?

“咳咳,那個什麼,清明啊,麻煩你幫我看看我大哥怎麼辦出院辦了這麼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