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色邁巴赫上

逃過一劫的宋知之趴在車窗旁無聊地看著車窗外快速掠過的風景。

身旁聽著助理整理公司事務的宋祁之漫不經心地翻著手裡的檔案,餘光不由自主地瞥向宋知之,總感覺知知自殺之後有點不太一樣。

“宋總,關於溪山區的開發,李氏集團似乎有意跟劉氏集團聯手。”

“嗯,既然他們覺得自己能啃的下去,那就讓給他們吧。”

程風聞言明顯一愣,抬頭看了眼後視鏡裡的宋祁之,這是不跟他們搶了?

“好的。”

宋祁之把其他簽好的檔案,遞給了程風,扣下溪山開發區的投標書,神色晦暗。

“先觀望一段時間,他們蹦躂不了多久。”

想到一週前,跟紀清寒應酬看到的,這李氏可真是在太歲頭上動土,等著吧,這溪山區該是誰的還真說不準,嗬……

一旁看風景的宋知之立著耳朵聽著兩人的對話,什麼溪山區什麼李氏劉氏

等什麼

真複雜呢。

不久,邁巴赫便停在了一排彆墅區前。

程風下車打開車門。

“宋總,老宅到了。”

“嗯。”

宋祁之應了聲,把檔案放在一旁下了車,本想幫宋知之開車門,冇成想宋知之早就溜下車欣賞自己江山般地打量著禦龍彆墅。

撲了個空的宋祁之:

……

嗯,不錯不錯,內斂、奢華、大氣,好!

宋知之表示很滿意眼前看到的,抬著腳就要往裡走,還不忘喊宋祁之一起。

“哥,快走啊!”

宋祁之看著眼前,眼裡滿是靈動狡黠的宋知之,對那診斷結果有些懷疑。

自殺後看開了?

宋家老宅旁的彆墅陽台上。

一身深灰色西裝的魏西洲倚靠在陽台上,剛好看到宋宅門前的這一幕。

嘖,真有趣,挑了挑眉嘴角勾起,晃了晃手裡的紅酒杯對著一旁的好友說道:

“喲,原來宋祁之消失的這段時間是去照顧他妹妹了啊,我還當這加班狂魔猝死在辦公室了呢”

“真是可惜,我花圈都準備好了呢,不過冇想到這宋知之居然會自殺。”

聽著耳邊欠扁的話,他修長的手指搭在紅酒杯底座上指尖輕敲,斜陽下的酒色透過玻璃杯折射在他蒼勁有力的手背上。

冇什麼情緒的目光似有若無地落在宋知之身上,想到剛剛那雙狡黠靈動的眼,端起酒杯輕抿了一口,喉結上的痣隨著吞嚥微動。

意料之中冇得到迴應的魏西洲翻了個白眼,真是無趣。

宋家老宅

李嬸站在門口,小眼睛瞪大了往鐵閘門望去,便瞧見自家少爺小姐正朝這邊走來,眼睛一亮,激動的迎了上去。

“老夫人,孫少爺和孫小姐回來了。”

宋青山跟南槿剛收拾好正準備去門口等知知來的,冇成想知知已經來了,老兩口急忙往門口去。

李嫂站在一旁,慈愛地看著從小看到大跟自己親孫一樣的宋知之和宋祁之,滿眼歡喜,握住宋知之手臂仔細的上下打量。

“孫少爺,孫小姐,李嫂今天可是做了好多你們愛吃的菜,哎呦,我們孫小姐怎麼又瘦了,待會兒多吃點,都是你們愛吃的。”

被李嫂熱情包圍的宋知之眨巴眨巴眼眼睛捏了捏肚子

:

有種瘦叫長輩覺得你瘦,好吧,原主確實是瘦的有些離譜了……

“謝謝李嬸,我一定會吃光光的。”

宋祁之看著宋知之捏了捏肚子的動作,嘴角微彎,向來淡漠的鳳眼中多了絲暖意。

妹妹真可愛~

這時宋青山和南槿也走到她們跟前,李嫂知趣的鬆開宋知之的手退到一邊,兩人就那麼擁在了宋知之兩邊。

南槿挽著宋知之的左手,擁著她朝大廳走去。

“奶奶的乖寶,餓了吧,奶奶讓李嫂準備了好多你們愛吃的

奶奶帶你去吃。”

宋知之朝南槿甜甜的笑道:“好的奶奶~”

右手邊的宋青山也不甘示弱拄著拐緊緊貼著寶貝乖孫,腳下那是一個虎虎生風。

“對對對,彆餓著我們乖寶,那糖醋魚的魚還是爺爺釣上的呢!”

宋知之歪了歪了小腦袋含笑道:“謝謝爺爺!”

端水大師宋知之get√

李嫂笑著準備跟在三祖孫身後往大廳走去,突然餘光掃到身後的宋祁之,便朝他招招手,高聲道:“孫少爺快跟上啊!”說完頭也不回的走了。

看著眼前空無一人,宋祁之無奈一笑,抬腳跟了進去。

宋宅大廳裡

宋知之坐在餐桌上看了看左手邊,好的是宋奶奶,看了看右手邊,好的是宋爺爺,看了看麵前,一大桌的山珍海味和她疊成山的小碗,冒了尖的那種。

“來,乖寶,你之前不是很喜歡青椒肉絲麼,多吃點。”

“乖寶,爺爺給你夾個大雞腿!

這時李嬸端著一個小盅放在了宋知之冒了尖的小碗前。

“孫小姐,這是專門給你做的紅棗枸杞鴿子湯,趁熱喝哈,李嫂熬了好久的,滋補的很!”

宋知之吞了吞口水,抬頭朝碗頂看去時,正巧發現一塊準備逃逸的紅燒小排,連忙一筷子夾起送進嘴裡。

哦多尅,爺爺奶奶太熱情了怎麼辦?急!!!

不行,不能再這樣被動下去了,宋知之嚥下美味小羊排,抄起公筷就是一頓猛夾。

燉的爛的不能再爛的番茄牛腩

爺爺奶奶可以乾!夾!

“爺爺奶奶,這番茄牛腩看著就軟爛入味,乖寶給你們夾!”

鹹香軟爛看著就味香俱全的蒸酥肉

夾!

“爺爺奶奶,來,快嚐嚐這蒸酥肉,真香!”

扣肘子

夾!

梅菜扣肉

夾!

燒鍋燉牛肉

夾!

白玉豆腐

糖醋魚

魚香茄子

夾夾夾!!!

“奶奶,這梅菜扣肉……”

“爺爺,這扣肘子……”

“哥哥,這糖醋魚……”

“……”

南槿和宋青山看著碗裡堆滿的菜,好像有點多可是這都是寶貝乖孫的愛誒,吃!通通吃光!

“奶奶的乖寶就是會疼人。”

“爺爺的乖寶就是好,還記得爺爺喜歡吃扣肘子。”

而坐在宋奶奶右手旁邊的宋祁之看著搭高樓的碗表示:夠了夠了,妹妹你給的實在太多了。

宋知之:冇辦法,爺爺奶奶年紀大了,不能吃太撐,隻剩大哥能擔此大任了。^O^

最後此次老宅盛宴以每人一碗胡蘿蔔排骨湯圓滿收尾,宋知之打的。

走爺爺奶奶的套路,讓爺爺奶奶無路可走。——宋知之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