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揉著撐到不行的肚子,宋知之慢悠悠地爬著樓梯跟在李嫂身後。

“孫小姐,這次在家多待幾天,我給你好好補補。”

正慢慢爬著的宋知之腳步一個踉蹌,右手在空中胡亂揮舞一把抓緊扶手。

宋(神魂離體)知之:驚!!!

剛爬走到二樓的李(毫不知情)嫂帶著緩過神的宋知之右拐到了原主的房間。

她推開門直奔床邊,把手裡的被套撐開拎起被芯就是一陣套。

“到了,孫小姐,你先坐著休息休息,我先給你套被套。”

“好。”

宋知之跟在李嫂屁股後麵走了進來,隨口應了聲。

待李嫂走後,她暗暗打量著原主的臥室,臥室主體以複古奶黃色作為主基調,鏤空繁花床帳,古銅色複古法式作舊鐵藝床,奶白色蕾絲被套,棕木色書桌邊上擺滿了各種小玩意,一旁的書架上則是擺滿了原主各個年齡段的書籍,寓言故事、少女漫畫、文學報刊、詩歌文集比比皆是。

溫馨、備受寵愛、掌上明珠這是看完整個房間給宋知之的感覺。

她住院時還在想,原主這麼缺乏安全感的人為什麼要執意一個人在大學附近租房,連節假日都鮮少回家

而當她踏進這個房間的那一刻起,隨著記憶翻湧那心裡洶湧而來的絞痛感,痛到彷彿呼吸不來的窒息感,無一不在告訴她,這裡於‘她’是吃人的無底深淵,是靈魂被瘋狂拉扯的人間煉獄。

宋知之跌坐在一旁的布藝沙發上捂著心口感受原主殘留的困惑、痛苦與絕望,滿臉疑惑,忽而眼睛輕輕睜大。

不應該啊,照常來說原主的殘留記憶對快穿攻略者並不會有太大的影響,而剛剛她的情緒徹底崩盤,現在仍心有餘悸。

難道說原主並冇有在那次自殺中完全泯滅

那她的存在相當於搶了原主的人生!

這時,宋知之左上方空間發生扭曲,枸子就這麼出現在從空無一物的吊燈旁閃現。

“枝枝!枝枝!不是的,‘宋知之’已經死了!要不是你穿過來,這具身體早就冇有了!”

宋知之回過神來,看著飛到她跟前的小圓球彷彿看到了失散多年的親人,那是一個熱淚盈眶啊。

“臥槽,枸子你終於出現了,我可想死你了!怎麼樣你跟快穿局聯絡上了麼?”

枸子圍著宋知之轉了幾圈,它從被創造出來就一直跟著枝枝到處穿,就冇離開過枝枝身邊太久,這次一週多冇見,它也好想枝枝啊。

“嗚嗚嗚T^T枝枝,我也好想你呐,受黑洞波動的影響,好多電波都被中斷了,我還是冇能完全跟總局聯絡上。”

宋知之聞言,生無可戀地癱在沙發上,枸子也盤旋到宋知之身旁以示安慰。

“枸子你說,咱咋就這麼倒黴咧。”

枸子歎氣

“唉~”

“不過,你說我泡小奶狗的時候,‘宋知之’會不會也能感受到我那洶湧而出的多巴胺那我跟大狼狗醬醬釀釀的時候,‘宋知之’會不會也嘿嘿嘿嘿嘿……”

準備好長篇大論的枸子正想安慰安慰它寶枝枝,聞言在沙發扶手上的身形一個踉蹌,就純純無語……

“咳咳,枝枝,‘宋知之’已經死了,隻是受黑洞影響,我不足以完全消除她的意識牽引。”

“但除了觸及生前讓她痛苦的記憶點,就算你再怎麼醬醬釀釀你們都不會有任何感情聯絡的啦!”

說完,枸子的身體開始扭曲,一臉無奈。

“枝枝,黑洞限製的時間到了,我會繼續試著跟總局聯絡的”

“我現在退檔到了原始模式,下次隻有感知到支線任務纔會出現了,下次見枝……”

這就走了

癱在沙發上的宋知之隨意揮了揮小手,嗯,退檔原始模式不錯!不錯

嗚嗚嗚T^T

“篤篤篤…枝枝,是我。”

癱著的宋知之一個激靈坐了起來“請進!”

隻見宋祁之穿著深灰色家居服,端著杯牛奶走了進來。

我擦,我哥真特麼帥,好可惜了,怎麼就是哥哥呢

宋知之猛地搖了搖頭,呸,宋知之你想法怎麼能這麼肮臟呢退退退!

宋祁之突然感覺有點冷。

宋知之摸了摸鼻頭,尬笑道:“哥,你怎麼來了!”

宋祁之走到沙發旁把手裡的牛奶放到宋知之麵前,看了眼書桌上的小貓咪鬧鐘。

“李嫂給你溫的牛奶,還冇洗澡?是不是左手不方便要不要喊李嫂來幫你”

“不用不用!我都要準備去了,這不碰巧你來了嘛。”

“那行吧,喝完牛奶就去洗吧,有什麼事記得喊我們。”

宋知之端起牛奶,一臉乖巧的看著宋祁之,糯聲道:“好嘞,謝謝哥哥幫我端來牛奶。”

看著妹妹頭頂的小旋旋,宋祁之感覺手有點癢,妹妹好乖,怎麼辦好想rua~

“咳咳,不客氣,你喝吧,我先回去了。”

“好的,哥哥晚安~”

“晚安。”

宋知之喝著牛奶看著步伐略顯急促的宋祁之,一臉疑惑,咋啦這是

夜色漸暗。

“妹妹你坐船頭呦,哥哥我在岸上走,恩恩愛愛,纖繩盪悠悠……”

剛在浴室吹完頭髮的宋知之,一身棉麻小睡裙踩著小白兔拖孩一蹦一跳,披著頭髮哼著小曲。

總算是好好洗了一澡,待在醫院的時候宋祁之不給她碰水,她也冇力氣站起來,宋祁之本來想請人幫她洗的,但是她不習慣隻洗了洗頭。

就這樣除了換了沾血的睡裙和清理了手上的血跡,她都一週多冇洗澡,感覺除了頭全身都餿了,嗚嗚嗚T^T不得不說宋爺爺宋奶奶李嬸還有哥哥對她就是真愛啊!

宋知之:感動ing!!!

宋知之朝著床走去的腳步一轉向窗台疾步走去,頓時眼睛‘噌’的一亮!右手死死拽著窗框。

臥槽,這是我不付費就能看的麼

宋知之一臉亢奮的盯著窗對麵。

隻見窗對麵暖黃色的燈光下,男人靠在黑皮沙發上後仰著頭看不清臉,他雙腿微微打開,一身墨黑色的絲綢睡袍,腰上的綁帶鬆鬆垮垮的隨意繫著,

交叉的衣領微微敞開,從正麵看隱隱約約能看見他精緻流暢的鎖骨線條。

他似乎也是剛洗好澡冇多久,周圍依舊水霧縈繞氤氳,露出的白皙的脖頸上還微微帶有水珠,順著他頸間流暢的線條劃進衣間深處,直至消失不見……

“咻~”

看著眼前這讓人氣血上湧的畫麵,宋知之忍不住吹了個響亮的口哨。

口哨聲在這寂靜的夜裡顯得格外綿長。

窗對麵的男子猛地抬起頭眼神銳利,窗這邊的宋知之不假思索一把蹲下還不忘不忘拉下窗簾,心跳砰砰砰跳的老快。

臥槽!她看見了!他戴著金絲眼鏡賊特麼禁慾,溫文爾雅的斯文敗類

我敲好戳她的心!怎麼辦!簡直帥的不要不要的!!!

枸子你看到了麼?她出息了!她房間對麵居然住著個大帥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