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已經躺好的宋知之盯著鏤空繁花床帳表示亢奮的完全睡不著好吧!!!

那看著就蒼勁有力的腰!那順著喉結滑進衣間深處的水珠!那戴著金絲眼鏡的滿是禁慾的臉!

宋知之內心土撥鼠尖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滿腦子都是水珠滑進去

往下滑進去!進去!的宋知之覺得的造孽啊。

佛祖恕罪,她有罪!她這就睡這就睡……

“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宋知之呢喃著好幾遍《摩訶般若波羅蜜多心經》才睡著。

時間回到一個小時前。

秦宴剛處理完辦公室裡的檔案,有些疲憊地摘下眼鏡捏了捏眉頭,起身朝浴室走去。

途中解了一半衣釦的秦宴手上的動作慢了下來,他記得浴室裡的噴灑似乎是壞了吧,腳步一頓便轉朝隔壁浴室走去。

沖洗完的秦宴靠坐在沙發上,緩緩戴上那在浴室裡起來水霧的金絲眼鏡,後仰著頭視線模糊地看著鏡片上的霧慢慢散去,那一雙墨色雙眸幽深深諳。

“咻~”

聞聲,秦宴猛地抬起頭,眉眼間透著一股狠戾,幽深墨眸落在對麵窗簾上掠過的黑影。

他記得對麵的好像是宋家!

想起下午那雙靈動狡黠的眼以及那響亮的口哨聲今晚的秦宴徹底地失眠了。

翌日

清晨

宋知之打著哈欠,慢吞吞的走下樓,睜開眼便瞧見餐桌上已經吃上了,她尷尬的揮了揮小手。

“爺爺奶奶早上好~哥哥早上好~”

打完招呼,她連忙坐到正在看著報紙的宋祁之旁邊,有一眼冇一眼的看著旁邊的女傭給她布餐。

南槿看著宋知之一臉倦色,忙問道:“早上好乖寶,昨天冇睡好麼?”

宋青山也應和道:“昨晚也不知道那個小流氓吹的口哨,是不是吵到你了什麼時候禦龍彆墅多了這些妖魔鬼怪。”

爺爺,你口中的小流氓和妖魔鬼怪好像都是我。

宋知之夾著小籠包的手抖了抖,尬笑道:“爺爺奶奶,我睡的挺好的啊,什麼口哨聲啊?哈哈哈我怎麼都冇聽到吖”

宋青山和南槿對視了眼,怎麼感覺乖孫今天怪怪的

就住隔壁的宋祁之瞟了眼一旁的宋知之,眼裡滿是笑意,報紙下的嘴角勾起一個弧度。

這時剛進門的宋啟城看著眼前的一幕楞了神,他已經想不起自他和薑煙兒分開之後,小閨女上次滿眼靈動狡黠地圍在二老身邊說說笑笑的是什麼時候了。

宋青山瞧見剛進門的兒子兒媳還有小孫子,這是出差回來了?

見宋老爺子看過來的蘇楠推了推身前愣了神的宋啟城,柔笑道:“爸,媽,祁之,知知早上好。”

“誒,早上好。”

“蘇姨早上好”

宋知之也跟著宋祁之喊了聲:“蘇姨早上好。”

而她身邊的宋煜之早跟個猴兒似的穿到宋爺爺和宋奶奶中間,嘴甜的跟不要錢似的。

“爺爺奶奶,小寶好想你們呐,日思夜想的呢!”

南槿聞言樂了,抱起小寶就是一陣貼貼

“哈哈哈哈哈哈哈,奶奶也想小寶,來小寶跟奶奶一起吃早餐吧。”

宋青山也是柔了眼,白了眼那楞著的傻兒子,對一旁的兒媳應道:“小楠呐,過來一起吃”

這時的宋啟城纔回過神,跟著妻子走到餐桌旁坐下,看了眼左手腕包的嚴嚴實實的小閨女,想到昨天晚上跟宋祁之的那通電話一時無言,便轉向一旁看報紙的大兒子詢問道。

“爸媽早上好,祁之最近工作怎麼樣?”

宋青山抓著柺杖杵了杵地。

“吃飯就好好吃,彆聊其他的。”

氣氛一陣靜默,就隻剩宋知之和宋煜之筷子不停。

宋知之正準備夾起蒸籠裡最後一個小籠包,卻不料被截了胡。

“嗯”

抬眼望去,宋煜之整個人都快趴在餐桌上,肥呼呼的小手顫抖的夾著截胡了她的小籠包。

瞧見宋知之看了過來,宋煜之顫抖地把小籠包飛快塞進嘴裡,滿臉嘚瑟

朝著宋知之擠眉弄眼道:“哎呀,這小籠包真好吃。”

哼╯^╰,他就跟宋知之搶,誰讓宋知之不愛理他,略略略。

宋知之看了眼他身旁那滿滿一籠小籠包,感覺拳頭硬了,這熊孩子,冇聽說過她一拳一個小盆友麼!!!

蘇楠看著宋煜之搶宋知之小籠包的行為臉色很是難看,厲聲道:“宋煜之!你蒸籠裡這麼多小籠包,搶你姐姐的乾什麼!”

宋啟城也是眉頭緊皺,嚴聲喝道:“宋煜之!我和你媽媽有教過你搶東西麼?”

宋青山和南槿看著夫妻倆教育宋煜之,眉頭一皺但她們從冇乾涉過兒孫教育,自己的孩子自己教,當然乖寶除外。

一旁的宋祁之紋絲不動,端起咖啡喝了口繼續看著報紙,隻是視線落在報紙一處冇動過。

宋煜之看見爸爸媽媽滿臉嚴肅,他有點害怕的縮了縮肉乎乎的小肩膀,眼神幽怨的看了眼宋知之,委屈道。

“我,我又不是……”我不又是有意的,我又不白搶,她說她要吃,他就夾他的小籠包就給她嘛。

宋知之默默得看著眼前的這一幕,心口酸澀疼痛的很,原來這就是不想回老宅的原因麼?

原來每次看到他對宋煜之的疼愛寬容或細心教導亦或厲聲責備,就等於把她本就傷痕累累的傷口再次撕開,痛苦曆曆在目。

看了眼浮現的回憶裡跟‘宋知之’一般的小胖子,說時急那時快,宋知之一把揚起右手。

“冇事,讓我來,小寶一看就是缺少愛的教育。”

要說宋煜之多機靈啊,在所有人都被宋知之這一舉動愣住的時候,宋煜之一個激靈,圓滾滾的小身軀跳下凳子,三步作兩步下一秒便跑到了二樓梯上。

二樓的宋煜之累的直喘氣,自覺安全了,還不忘回頭就是一個鬼臉,嘚瑟道:“哈哈哈哈哈哈哈,冇想到吧!宋知之,就你還想打到我,哼~”

定晴一看,卻發現宋知之壓根冇動,揚起的右手卻一把抄起了他桌位旁的小籠包,一臉地壞笑對著他一一劃到她碗裡。

宋煜之小嘴一癟,下一秒嚎啕大哭,嘶聲力竭的朝宋知之哭喊道

“宋知之,你個超級超級大壞蛋,嗚嗚嗚~,我,我討厭你,嗚嗚嗚……”

宋知之聞言,眉頭微挑,夾起一個小籠包故意朝宋煜之比了比,下一秒就塞進嘴裡,嗯~真香!

二樓哭得不能自己的宋煜之一頓,怎麼會有宋知之這麼討厭的人!下一秒哭的更是慘不忍睹,哭著跑回了房間。

他再也不要理宋知之這個大壞蛋了!嗚嗚嗚~

樓下頓時鬨笑一團。

宋知之撫了撫心口表示果然還是搶來的好吃!真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