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午2點,末日城】

潔白的房間,醫生輪番進出。

蘇凜等在門口,玥玥走到他身邊。

“蘇明安怎麼樣?”玥玥看了一眼房門緊閉的房間。

“或許是他身上被動技能的影響,很少有人能給他做心理治療,反倒是這些醫生會不由自主地被他反向影響……”蘇凜說。

片刻後,門被打開,蘇明安走了出來,眼圈下有一層明顯的青黑。

“我說過了,我不需要心理治療。”蘇明安說:“讓這些醫生去幫士兵們作心理輔導吧。”

他直接朝走廊外走去。

如今戰爭終止,戰後處理正緊鑼密鼓地進行中。蘇明安用自己的25000點貢獻值換了三件道具。

……

【x-66戰略偵察機(紫級),需要兌換點數:10000點

耐久:100/100

巡航最高高度:5000米

重量:10kg

裝置:航空照相機、前視與側視雷達、紅外線偵察設備、實時情報處理係統及傳遞裝置

裝備需求:機械技能6級以上。】

……

【機械進化核心(紫級),需要兌換點數:10000點

效果:在一件機械類裝備上使用,大幅提升該裝備效能。】

……

【生物融合藥液(紅級),需要兌換點數:5000點

效果:在一具生物體或仿生體上使用,使機械與該生物體融合。】

……

蘇明安將他之前製作出的緋鳥,利用生物融合藥液與x-66戰略偵察機融合,製造出了一隻紫級機械寵物,依然起名為“緋”。

……

【機械焰鳥(成長:紫)(命名:緋)

等級:lv.40

攻擊力:30~70點

hp:2000

mp:0

方向:偵查型

天賦技能:

機械體:免疫火類、冰類攻擊。免疫高溫與極低溫。

偵察機:附帶x-66戰略偵察機一切設備。

火焰衝擊:吐出一道火焰衝擊,造成300點真實傷害,並造成持續灼燒效果,被燒灼部位不可即時治癒。攻擊距離最高可達5000米。(火焰衝擊蓄能值:5/5次)】

……

蘇明安一直不重視寵物,冇想到紫級寵物這麼逆天,跨越5000米的超長攻擊簡直聞所未聞。

白貓、黑貓、緋鳥、狐狸小愛,再加個腕錶阿獨,這五個東西快在他身上開會了。

隨後,他將機械進化核心與浮遊炮相融合,將原本30~100之間的攻擊力提升到了50~150,攻擊力一炮下去能轟死三個艾尼。

一係列操作完畢,戰鬥力飆升到了3400點。蘇明安在下午休息了一會。

夜幕降臨,玥玥敲響他的房門。

“新年快樂,明安,全城都在開慶功宴,市中心的廣場還有福緣節表演,你要來嗎?”玥玥的聲音傳來。

“好。”蘇明安應聲,這是收集情緒值的好時機。

他推開門,才發現玥玥今天穿著一襲鮮紅的蕾絲裙,烏髮垂在她光潔的皮膚,像濃密的星雲。她現在的樣子像極了高中那場畢業典禮的模樣,裙裝昂貴的價格再也不能製約她。

“走吧。”她伸出手。

他們一路走出門外,被灑滿了一頭星光。

城市的空氣在【一維半】開啟之後,像是被過濾了般乾淨。遠方霞光消散,接踵而至的是濃厚的夜幕。

人們在樂曲聲中起舞,裙裝“嘩啦啦”如旗幟般地飄動,班離繁華揮灑在他們搖晃的髮絲。有人甚至拿出了手風琴、吉他等失落已久的樂器。絡子飛揚在人們的手腕與腰帶,如同黑夜中虛幻的彩虹。

橘紅紙燈漂浮,就像一間間半開的小房子,帶著人們的祝福向天際飄去。

即使戰爭帶來的是慘重的傷亡,人們卻會帶著已死者的遺願,在福緣節同享歡樂,報團取暖。

“澈怎麼樣了?”蘇明安說。

“戰團冇了……”玥玥低語:“哥哥現在在養傷,連我也不想見,先這樣吧……”

他們聊起了其他人。特雷蒂亞已經恢複了正常,神之城的小碧不見了,北利瑟爾的山穀已經派兵前去保護,相信不會出什麼問題……

“明安,去廣場之前,能和我跳一支舞嗎?”聊到這裡,玥玥突然說。

“好。”蘇明安牽過了她的手。

如同那年的畢業典禮,蘇明安和她在夜色下共舞,她的舞步成熟,一直帶著他輕移腳步,鮮紅的舞裙搖曳在她的身後,她的眼中像盈滿了月光。

她光滑的皮膚上再無家暴的傷痕,他的手上也冇有被琴板砸下的痕跡。

星光灑在他們身後,他們像踩著滿地星光。

“希望下個世界還能與你相遇。”玥玥說。

“一定會的。”蘇明安說。

“明安,你喜歡什麼樣的世界?”玥玥問。

“度假世界,能天天睡覺的那種。”

“好像有點難度……”

他們鬆開手,一舞結束,她帶著蘇明安走向廣場,很遠就能聽見熱鬨的音樂聲。

蘇明安到場時,場麵瞬間爆棚,人們鬼哭狼嚎般的歡呼聲嚇得他差點退了回去。

“城主——!!我愛你!!”這是一個激動的大漢。

“城主!聽說你喜歡白毛是嗎!我們一街的人都染了白毛!”這是一個激動的少女,她的頭髮染成了白色,身邊還有數十個白毛,年齡下至八歲正太,上至八十老太。

“城主讓我抱抱!麼麼麼麼麼,親親親親親——像你這樣的小貓咪生來就是要被我吃掉的啊啊啊啊——”這是個玩家,毋庸置疑。

民眾的狂熱程度超乎蘇明安的預料,他後撤半步,慶幸自己處在離人潮較遠的幕後區。

“小帥,你居然會來這種場合。”夕今天同樣穿著一身紅,她的身後是高高架起的舞台,台上正是福緣節的演出。

令蘇明安意外的是站在台上的森·凱爾斯蒂亞。森居然會唱歌,不少人正與他同歌,明明是散亂的合唱聲,在數萬人一同歌唱時,卻有一股直擊心靈的震撼感。

隻有此刻,纔會讓人感覺這像一場異世界的旅遊。

“按照福緣節的習俗,小帥,你不表演些甚麼嗎?”夕臉上帶著壞笑。

程洛河看了這邊一眼:“彆為難城主。”

“就是。城主都那麼厲害了,還要他會表演,不是為難人嗎?”旁邊的諾亞附和著,搭上了蘇明安的左肩:“如果城主你什麼都不會,我可以教你的,隻要你經常陪我聊天……”

夕緊接著搭上了蘇明安的右肩,和諾亞一左一右:

“小帥,你現在可受歡迎了。去人群裡隨便揪一個人出來,冇有一個不願意嫁給你的。當然,這隻是我的比喻。”

“這比喻爛透了。”蘇明安無語。

“至少讓你知道了你自己的受歡迎程度。”夕說:“來吧,彆掃興。”

“我會的樂器,你們這裡冇有。”蘇明安說。

“有。”

“嘭!”的一聲,一架鋼琴砸在了地上,震耳欲聾。

蘇明安再度後撤半步。

“這是戰場遺蹟發現的世紀災變前的樂器,經機械加工,可承受三級碰撞。”夕又單手扛起了鋼琴,那狂放的大力士姿態,與她稚嫩的臉型格格不入:“來吧,樂器都給你準備好了。”

蘇明安終於意識到玥玥為什麼要拉著他來這,原來她是篤定了要讓他彈琴。他回頭看了一眼,玥玥在偷笑。

台上已經開始報幕:

“——讓我們歡迎人類自由陣營最高領導者,亞撒·阿克托城主,為福緣節慶禮彈奏一曲鋼琴曲——”

頓時,山呼海嘯般的歡呼聲響起,人們像是瘋了一樣鼓掌,浪濤般的掌聲隔著一段距離都震得人頭皮發麻。

這群人的狂熱程度,比翟星那群休閒玩家還嚇人。

簡直……就像祭神一樣。

“去吧。”夕說。

這一刻,她一向藏著狡黠的雙眼,突然變得很柔和:“我們這裡的所有人都對善意有回報,我們對領導者永遠懷有敬意。冇有人會不感激你,嫉妒你……也冇有人會對你懷有惡意。”

她笑了,鬆開他的肩:“我們最喜歡你了,小帥。我們會一直愛戴你的,冇有人會侮辱英雄。”

“……”

蘇明安緊了緊手指。

這一瞬間,愛德華臨死前怨恨的眼神、水島川晴咒罵他的言語、還有觀眾們論壇上針對第一玩家的惡劣言辭,在他腦海裡飄過。

“嗯,我也愛著你們。”蘇明安說。

他邁開步子,冇有走上高台,而是坐在了台下的鋼琴邊。

許多人不得不踮起腳尖,蘇明安的位置太低了,他們看不見他。

蘇明安的手指,許久都冇有動靜。黑白琴鍵在他眼前化作了遊蕩的幻影,疼痛從他的太陽穴處傳來,他這才意識到……原來三百發藥劑的後遺症根本冇有這麼快褪去……

突然,他聽到一聲清麗的笛聲。

“嗚——”

像是悠久婉轉的月光,笛聲悠遠,貫穿了茫茫夜色透過寂靜而來。人們紛紛回頭讓出一條路。一名手持笛子的白髮青年緩步而來。

直視著白髮青年的目光,蘇明安的眼神略微清明。

“那個人好像是……內城一家茶館的老闆?”夕說。

蘇明安按下琴鍵。

一瞬間,鋼琴的琴聲,與悠遠婉轉的笛聲相合,共同譜寫了一曲音律和諧的樂章,如同溪水與月光相逢,通透的冰粒在樂音中躍動,而後冰雪消融,溪水自由地向下一個白日奔去——

很少有人聽過鋼琴的聲音。

它源自世紀災變前的世界,據說,那時的人口還冇有銳減,天空還冇有變成血色,土地能生長出花朵,人們還有春日……

超過五十歲的人們落下了淚,他們隱約察覺,被他們忘掉的世紀災變,似乎是一段很重要的記憶。

一曲停息,雷鳴般的掌聲響起。

……

【情緒值:max】

……

蘇明安起身,夕將一個麥克風遞到他身邊。

“說些什麼吧。”夕說。

蘇明安思考了片刻,轉身,麵向大海般的人潮,開口:

“各位。”

人們紛紛抬起頭。

“很遺憾冇有一直陪伴你們,走過這十六年的戰爭。”蘇明安看著數不清的民眾們:

“接下來,請各位和我一起繼續走下去。

“我們都是無法超脫於人世間的人類而非神明。所以,請我們努力靠近彼此,用火堆與體溫取暖,度過這一場寒冬。”

他的聲音隆隆,透著擴音器傳遍全城。

他說到這裡,突然想起了災變32年,他最初踏入凱烏斯塔時,遇見的那位戴著妖狐麵具、會畫水粉畫的女孩。

……

【小帥,你知道,我們的庇護所,為什麼要叫烽火嗎?】

【人們畏懼黑夜,因為到了夜晚會很冷。可怕的異獸會活躍起來,許多像十一區這樣的臨時聚集地會毀滅。】

【但我們的首領,他將領導我們……走向冇有神明的‘新世紀’。】

……

【小帥……】

【你會……記得我……嗎……】

……

跨越十六年,他做到了。

他還記得。

……

先是一陣寂靜。

緊接著,先是夕,她朝他微微鞠躬。

而後是諾亞、森,接著是聚在後台的領導者們,然後是海洋一般的大眾,他們一個接一個,朝他低下了頭,猶如翻滾的浪花。

沉甸甸的、名為責任的東西,壓上了他的肩頭。

人可以自己選擇成為聖人,但外人萬不可將自己的願望強加他人。他可以說,“我要拯救你們”。但眾生不該以“你是我們的救世主,你一定可以拯救我們吧”這種言辭,將人架上祭台。

然而他已經在這樣的祭台上,被燃燒許久,從第二世界,到第九世界。

如今,他自己走上了這樣的祭台。

“……”

蘇明安放下麥克風,看向走近的茶館老闆。

”新年快樂。”茶館老闆說。

“新年……快樂。”蘇明安說。

……

“叮咚!”

【黎明之戰·中轉期已完成,您作為發起人,請決定是否進入休息時間?(如您想要體驗完整凱烏斯塔,請選擇進入休息時間。)】

【本次休息時間為五小時,您將在五小時後自動傳送回凱烏斯塔。】

……

周圍突然陷入了靜止之中。

蘇明安盯著“中轉期”三個字看了一眼,又看向靜止的夕,還有森、諾亞、程洛河……最後看向茶館老闆。

他仍然記得上一週目茶水的味道。

……那是消毒水的味道。

“進入。”他說。

白光遮蔽了他的視野,迎接而來的是五十年後的風景。

一枚金黃的銀杏葉,落於他的掌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