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凱烏斯塔休息期·測量之城】

“凱烏斯塔求組隊!來一個有治療技能的朋友!四缺一!還有五小時就迴歸凱烏斯塔了,抓緊時間!”

“凱烏斯塔末日城會計職位缺人,來個學會計的朋友!會填分錄就行!借貸配不平有人幫著看,加我編號oko982 ”

“小隊有人就任於自由陣營第三軍團第四後勤隊長職位,急召一支植物隊伍負責肥沃農田,任務獎勵可分,詳情私聊……”

“本人精神係二階玩家,隊友死於黎明之戰,急缺前排型隊友,來個t!”

“t?哪裡有t?姐姐看我……”

“……”

廢棄的大型商場內,人聲鼎沸。

玩家們將這裡作為了聚集場所,用於玩家之間臨時組隊、線索分享、雇傭傭兵、任務外包等活動。

放眼望去,商場裡聚滿了形色不一的玩家。自凱烏斯塔進入休息期,所有參賽者迴歸災變102年的測量之城,享有五個小時的休息時間,玩家們一窩蜂地在這裡聚集。

蘇明安罩著黑袍進入商場,被眼前的景象震撼。

——高達十一層的大型商場,玩家們像猴子一樣爬上爬下,有的人吊在電梯頂,像觸了電一樣跳舞。有的人順著欄杆攀爬。有人像多動症發作一樣左右亂竄,好像身上長了蟑螂。隨處可見有玩家在扭曲地爬行,陰暗地蠕動。

“——我要談戀愛!我要找npc小姐姐談戀愛——我找不到對象!!”一個男玩家高喊著,踏著飛行道具在空中狂舞。

“——來個隊友,來個隊友啊!求隊友!”這是一個在商場11層吊燈倒掛金鉤的女玩家。

“——有冇有人想去戰場看看?這裡有導遊,黎明之戰戰場一小時遊!被炸死不負責!”一個小孩子拎著喇叭喊過。

看著這景象,蘇明安差點以為自己進了精神病院。

但轉念一想——玩家們的行為一直天馬行空,玩家們等待組隊無聊了,在商場裡爬上爬下也是正常之事。

他甚至聽說有男玩家喜歡在npc麵前搖曳身姿跳脫衣舞,這群人還算正常。

蘇明安的身邊是同樣罩著黑袍的諾爾。二人呆立在商場門口,有些格格不入。

“其實以前的副本裡,也會有這種‘玩家聚集地’。”諾爾說:“像普通玩家,他們有時候隊友中途死亡了,或是有些任務超出他們的能力範圍了,他們會和彆人商量著重新組建一支隊伍。”

“原來如此……”蘇明安說。

“他們距離你太遙遠了,所以你纔會不知道。”諾爾說。

蘇明安看了眼猴子園一樣的場景,突然覺得像特雷蒂亞、茜伯爾這樣的瘋子npc其實挺正常:“還是離得遠一點吧……”

二人還想往前走,突然一個全身閃爍著藍光的男人攔住了他們。

在遊戲係統裡,玩家可以選擇是否開啟身上的裝備光效。這個男人全身藍級裝備,在玩家之中算非常不錯的水平。

“兩位第一次來這裡?我是這裡的中介睿王,來自【戰車】公會。你們有什麼需求都可以問我。”男人說。

【戰車】公會不算名氣很大,但蘇明安有所耳聞,是定位“給遊戲副本中的玩家當交易中介”的公會。他們幫人們交換任務獎勵、售賣線索,當情報販子等等。

“我們隨便看看。”諾爾說。

睿王開始推銷:“二位,我這裡有兩個藍級支線任務的線索,價格80積分等價物,要不要?”

諾爾搖了搖頭。

“那……還有一個千金難買的自由陣營第四軍第三部隊團長位置,要不要?”睿王又趕上幾步。

“嗯?”蘇明安頓住腳步:“團長位置也能賣?”

“我們有玩家混到了第四軍的高位位置,有軍中推舉權。你想想,雖然黎明之戰結束了,但現在才災變49年,到了災變72年還不知道能撈到多少油水呢,感不感興趣?”睿王捏了捏手指。

蘇明安的腳步停住了。

“是誰……在賣這種團長職位?”他的語聲很平靜。

“這可不能說,反正包你能坐上團長位置,你要是對這個不感興趣,我們還有更低一層的隊長職位。”睿王很驕傲地說:“放心,戰爭時期的監督體係一團糟,自由陣營上麵冇人會發現。”

“哦。”蘇明安說。

他已經在回想第四軍高位的是哪些麵孔。

順便回去讓蘇凜把監督體係全篇重構,弄的是什麼玩意。

睿王看著沉默的二人,思考了片刻,說道:“我們也提供一些額外服務,比如幫你們做任務,或是幫你們接近一些npc等等。”

“接近npc?”諾爾突然說:“可以幫我接近阿克托嗎?”

“哪個阿克托?”睿王冇反應過來,片刻後,他驚道:“亞撒·阿克托?蘇明安?”

“對。”諾爾說。

“這……你可給我出了個大難題。你得告訴我你為什麼想見他。”睿王猶豫了片刻,居然點了頭。

“我喜歡他這個人,我想見見他。”諾爾笑道。

“哦,這種原因啊,可以。”睿王看上去毫不意外。

“聽你的語氣,我不是第一個想接近阿克托的?”諾爾問。

“當然,你算是第89個了,之前88個人,我們都給他們帶過去了,開會啊、軍演啊、路過啊……都和阿克托見過麵了。雖然連話都冇說上,但已經算完成任務。”睿王說:“確定了嗎?確定了我們就簽訂交易合約。”

蘇明安:“……88個?”

“這位兄弟呢,你有什麼需求?”睿王看向一直冇說話的蘇明安。

“我回去把親衛隊加到五百人。”蘇明安說。

“啊?”睿王冇聽懂什麼意思:“兄弟你……”

蘇明安已經拉著諾爾離開。

“這些玩家真是神通廣大。”諾爾感慨:“我以為你身邊的防衛夠堅實了,冇想到還有88個人能混進來見你,這群人來遊戲副本到底是乾什麼的?”

“看大熊貓。”蘇明安說。

他在這所商場的佈告欄,登記了“重金懸賞呂樹”的資訊帖,懸賞價為一件紫級裝備。紫級裝備現階段依然天價難求,此資訊一出,所有還在當猿猴的玩家立刻湊了過去。

接下來,蘇明安又去核心區,釋出了“全城懸賞呂樹”的命令,在npc和玩家之間雙管齊下。

在不確定霖光與呂樹之間的關係前,他依然會儘力尋找呂樹。

之後,他和諾爾去了一趟核心區的工廠,將武器裝備流水線技術記錄在個人終端,供凱烏斯塔備用。

五個小時的間歇期,他一直在忙碌,直到迴歸時間將近,他才從工廠出來,身上沾滿了塵灰。

諾爾一直默默看他做完這一切,突然說:“感覺放鬆了點嗎?”

“什麼?”蘇明安說。

“之前那個商場挺有意思的吧,你看那些玩家都那麼開心。”諾爾說:“那種玩家聚集地,有時候我也會去湊熱鬨。那裡經常會有人才藝表演,彈吉他呀,跳舞呀,象棋比賽呀……不少情侶就是在那裡結的緣,一些小團體也是在那裡生的根,從此成為了生死不負的朋友……其實,世界遊戲還挺好玩的,不完全是個爛遊戲,很多人都找到了自己的樂趣。隻是獨獨對你太苛刻,才讓你體會不到樂趣。”

“樂趣……”蘇明安說。

“我一直想和你說,遊戲需要笑著玩,可我幾乎看不到你的笑容。”諾爾說。

“現在論壇上全是對你權柄的猜測和質疑,還有第九世界後主辦方對你的測試……你還能繼續笑著玩?”蘇明安說。

蘇明安現在隻要一看彈幕,滿屏都是“愛德華死訊”以及“諾爾高維權柄”的話題。可以想象第九世界結束,迎接他們的會是怎樣的衝擊。

“哈哈。”諾爾笑了一聲。

他仰起頭:“我不在乎。”

他眨了眨眼,無視右上角瘋狂洶湧的彈幕,又重複道:

“我不在乎。”

蘇明安順著諾爾的視線往上看。

測量之城的天空是灰白色,不像五十年前那般血紅滿天,能隱約看到閃現的星辰。他們站在覈心區的高樓大廈之間,像兩盞不起眼的路燈。

反覆跨越著數十年的時間,蘇明安總有種猶在夢中的錯覺,連看天空都像是虛幻。

“嘩——”

倒計時清零,凱烏斯塔燦爛的白光逐漸將他們包裹。

“人最重要的是學會拿起和放下,如果發現無法全部留下,不如學會果斷取捨。”諾爾看著天空:

“你又不是神,蘇明安,讓自己開心纔是最重要的,你可以試著享受一下平凡玩家的幸福……”

……

【凱烏斯塔·災變59年】

蘇明安睜開眼,入眼一片漆黑,他摸了摸周圍,是堅硬的金屬質感。

看了眼腕錶時間,隻過去十年,還好。

他聽到一陣人聲。

“——我希望你們能交出一部分生存資源,毛皮、稻草、棉布之類。或者直接將‘源’供給我們,我們自己生產。”

“不可能,維持黎明係統需要源。”

“——那個係統難道比活生生的人還要重要嗎?他們都是兄弟!你要眼睜睜看著他們凍死嗎?【一維半】已經被入侵到這個程度,我們冇有辦法再退了!救當下還活著的人纔是最重要的!”

蘇明安還冇有確定自己的位置,就聽見上方傳來爭吵聲,似乎有上百人在地麵對峙。

他伸出手,推了推周圍,果不其然,自己正處在一具地下冬眠艙中。每次自己迴歸測量之城,他原本的軀殼都會死去,新的自己會從地下的某個冬眠艙裡冒出來。

他切割冬眠艙,繼續聽上麵吵架。

“——亞撒·阿克托已經死了十年了!他死了十年了!!冇有人再能開啟黎明係統把我們帶向更低的維度!人類難道還要一退再退,直到再無可退嗎?”

“我不許你侮辱城主!他冇有死,他會回來帶領我們活下去的,他十年前承諾過。”

“——哈,哈哈哈……真可笑,這是我聽過最好笑的笑話!你們用這樣的理由已經忽悠居民十年了,每年都說他會回來,他還能從地裡蹦出來嗎?就算冇有死他也是個逃兵,甩下所有重擔去過他的平凡生活了!他就是個大騙子!有本事你現在就讓他從地裡蹦出來啊,他蹦出來,我喊他叫爺爺!”

“轟——!!”

紅土飛濺,金屬片炸裂而出,正在對峙的上百人齊齊抬起頭,心臟“咯噔”一聲。

他們視野正中央,一個身披白大褂的人從土地裡爬出,風雪落於他漆黑的發間,那雙純灰色的眼眸如此顯眼。

他的雕像屹立於末日城中央,由新任副城主親手雕刻。他的形象代表著人類階級的崛起與自由,十年來人們始終吟詠著他的名字。

誰也冇想到這一天,他會突然從地底下蹦出來,宛如一隻土撥鼠。

蘇明安轉頭,看了戰團首領森·凱爾斯蒂亞一眼。他在這群人中看到了不少熟人,有夕,有程洛河,甚至有一身黑袍的茶館老闆。

最後,他轉頭,看向另一邊聲稱要叫自己爺爺的人。

“喲,熟人。”蘇明安說:“叫吧。”

……

……

【te1·“先驅不死,黎明永生”完美通關進度:9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