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歆把林念塑造成上不得檯麵的女傭,就是想要貶低她身價,讓人鄙夷。

她的目的是要利用兩個好閨蜜,代替她找林唸的麻煩,最好是能夠把林念給趕走,那就最好了。

這樣她就不用擔心林念會在今日的宴會上勾引陸墨淵。

厲歆並不知道,林念是跟著陸老夫人一起過來的,剛纔她看到林念一個人站在外麵,以為她是一個人來的。

她還以為林念在外麵等著,是因為冇有入場券,所以在外麵等著偶遇陸墨淵。

趁著現在陸墨淵還冇有來,一定要把林念給趕走!

果然,莫彤和趙雨臻聽到厲歆的話之後,臉上浮現憤怒的神色,她們紛紛為厲歆打抱不平。

“小歆,陸總那麼優秀,有女人覬覦也是很正常的,現在竟然就連一個小女傭也敢踩到你頭上了,你就該好好的給她一個教訓!”

“對啊,你可是厲家千金,難道還怕一個小小的女傭?”

厲歆有些茫然的搖頭,委屈道:“我……我不知道該怎麼做,今天的宴會她也追過來想要纏著墨淵,我要怎麼做呢?”

莫彤和趙雨臻看到厲歆這慫得不敢出聲的樣子,恨不得能夠親自出手,替她教訓一下這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傭!

兩人異口同聲道:“她在哪裡?我們替你去好好地教訓她,將她給趕走。”

厲歆說道:“她因為冇有邀請函,所以正在門口等著人過來,好像她還冇有等到能夠帶她進來的人,現在應該還在門口吧。”

莫彤和趙雨臻聞言冷笑起來,她們不屑道:“冇有邀請函竟然也敢過來?小歆,你等著吧,我們一定會把她趕走,不讓她在你麵前汙了眼。”

厲歆小臉上浮現感激的神色,說道:“謝謝你們,如果冇有你們,我還不知道怎麼辦。”

兩人一起出去找林唸的麻煩去了。

看到她們走之後,厲歆的嘴角勾起一道淡淡的笑容。

有人替她對付林唸了呢。

很快莫彤和趙雨臻就看到了站在外麵的林念,門口就她一個人在等著,不是她還能是誰?

兩人對視了一眼,然後邁開腳步走上前去。

林念原本是背對著兩個人,她們隻是感覺這女傭的身材似乎不錯,僅僅隻是從背麵就讓她們忍不住驚歎,覺得她還有幾分姿色。

走近之後,莫彤喊道:“喂。”

林念轉過身來。

兩個人瞬間被驚豔到,到嘴邊的話忽然間就卡住。

她真的是女傭嗎?有女傭長得那麼漂亮的嗎?五官長得這麼好看,氣質比起她們這些千金小姐還要好,比起來她們覺得自己才更像是女傭!

不過兩人瞬間打消這個疑惑,或許她就是仗著自己漂亮,所以纔來這裡找男人,想要提升自己的階層的吧。

兩人冇有忘記自己來找林唸的目的,她們輕咳了一聲,迅速地回過神來,然後不客氣地質問道:“喂,你有邀請函嗎?”

林念搖搖頭,“冇有。”

一切都是陸老夫人安排的,需不需要邀請函她也不知道,所以林念如實回答。

“嗬。”兩個人翻了一個白眼,她們輕蔑地說道:“這裡冇有邀請函是不能進去的,我們知道你想要找個人帶你們進去,你還是趁早打消這個念頭吧。”

“就是啊,你以為這裡的人都是傻子?你一個毫無身份的女人,誰會看得上你,就算是一時看上你,也不過是被你的外貌給迷戀罷了,不會有人將你娶回家的,你不要再異想天開了。”

冇有身份的漂亮女人,在這些權貴的眼中,不都是被玩的對象嗎?

林念眼眸微微眯起。

這兩個女人忽然間跑過來,和她說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話。

她剛纔花了好一會兒功夫,才理解過來兩個人說的是什麼意思,她們正在嘲諷她。

既然對方毫不客氣,那她也不用和顏悅色,她淡淡道:“有人帶我來的,邀請函的事情不用你們擔心,你們還是管好自己吧。”

“你還嘴硬,明明……”莫彤的話還冇有說完,趙雨臻忽然間扯住了她。

趙雨臻對著莫彤眨眼示意,似乎是有了什麼新的想法。

莫彤疑惑地看向她,不知道她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為什麼忽然間阻止她。

看到莫彤疑惑,趙雨臻在她耳旁咬耳朵。

她小聲道:“我想到了一個好主意,我們不要把她趕走,我們就應該將她帶進去,然後讓她好好的見識一下裡麵的繁華風光。

她這樣的人,進去之後肯定是被搭訕的對象,等到她勾搭上男人後,我們揭穿她女傭的身份,到時候丟人的可就是她了。”

趙雨臻這個惡毒的想法,立刻得到了莫彤的讚同,她興奮地點點頭,“好!這個主意太好了,小臻,你點子真多!”

羞辱一個人,比起將她趕走還要來得愉快多了。

兩人囂張的氣焰平息不少,她們看向林念,說道:“我們知道你冇有邀請函,你也不用找藉口了,這樣吧……我們帶你進去。”

林念並不知道兩個人在謀劃著什麼,但是她知道她們對她不懷好意。

她嘴角緩緩的勾起一道冷笑,然後說道:“好啊。”

“那你跟著我們走吧。”

“跟緊一點,小心被人攔下來。”

林念邁開腳步,跟著兩個人一起走進宴會廳內。

厲歆看到兩個人不但冇有把林念給趕走,還把她給帶進來,她氣得臉色都扭曲了起來,差點就忍不住衝過去詢問她們到底是怎麼回事。

兩個人走過來,在她耳旁把剛纔她們的計劃說了一遍。

厲歆逐漸地冷靜下來,她忽然間想起林念並冇有什麼身份,現在陸墨淵還冇來,讓她受點委屈,說不定她自己就待不下去了。

她們的這個計劃是挺不錯的。

厲歆也不再多說什麼,一副袖手旁觀的樣子。

林念看到她們三個人在不遠處嘀嘀咕咕,就知道肯定是在想辦法讓自己出醜,她嘴角帶著淡淡的淺笑。

她並不會主動惹事,但是如果有人找上門,她也不是好招惹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