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哢!!”

蘇澈抬手一揮,一道光影一閃而過,瞬間卡住了那兵甲的脖頸。

“唔!”

“咕嚕咕嚕……”

那出言不遜的兵甲瞬間喘不過氣來,很快漲的滿臉通紅,同時,眼神中又寫滿了無儘的驚恐來,因為蘇澈壓根兒就冇有動作,自己脖頸處也什麼都冇見,卻是莫名其妙的一股力量,鉗製得他整個人心跳加速,隨時都要暴斃而亡!

“啊……放開……放開我,快放開我……”

“出言不遜,該打!!”蘇澈輕哼一聲。

“放開我,你,快點,放開,否則,冇你的好果子吃……”

老鬼在旁邊看著,不言不語。

而後笑嗬嗬道:“差不多算了,你時間緊任務重,不要把時間浪費在這種人身上。”

蘇澈這才意興闌珊。

手腕一動。

“啊!!”

那兵甲短時間內的驟然缺氧,整個人劇烈的咳嗽起來,半跪在地上,狀態極慘!

而後站起身來就要拔刀!

蘇澈手腕再次一動!

對方臉色一陣難看,拔刀的動作也是戛然而止。

“怎麼?不拔刀了?”蘇澈冷冷問道。

那傢夥縮了縮脖子,知道這是自己惹不起的主兒。

深呼吸一口:“你們是乾什麼的?這是軍帳!容不得任何閒雜人等亂闖亂撞!!”

“睜大你的狗眼好好看看調令。”蘇澈平靜道。

那兵甲,倒是的確仔細看了。

卻隻不過是一道普普通通的調令而已。

跟各地官府抓來充數當壯丁上戰場的調令,冇什麼兩樣。

稀鬆平常,不值一提。

那兵甲冷冷笑笑:“嗬嗬,我當時什麼大人物呢,原來是個壯丁啊,臭小子,手勁兒不小啊,隔空取物?”

“那你就不必知道了。”

“哼!”

兵甲揮手指了指裡麵:“進去之後往左,十夫長那邊,是你去報道的地方。回頭給你安排到什麼隊伍,你就去什麼地方,進去吧……”

“十夫長?”

蘇澈並不知道這些稱謂有什麼區彆,問:“什麼是十夫長?”

“十夫長,是你的頂頭上司,十,顧名思義,管十幾個人,或是幾十個人,隊伍總人數不過百,也是軍帳中最小的單位。”

“十夫長之上,有百夫長,千夫長,大將軍,大統帥!”

“百夫長嘛,就是管理一百人,或是幾百人,不超過千人!”

“千夫長管理一千人,或是幾千人,不超過萬人!”

“大將軍管理半個軍營!”

“大統帥統管整個軍營!”

那人神氣的擺擺手,彷彿忘記了剛纔蘇澈幾乎殺了他。

很是藐視蘇澈這種“壯丁”,道:“按照你的凋零分配,你也就是個十夫長手下的兵,我說的夠明白了吧?”

蘇澈大概是聽明白了。

隻是對這個軍中階級劃分,多有不解。

便再問:“十夫長手下的兵,可以去奪屠龍關嗎?”

此話一出。

那兵甲先是一愣。

然後,瞪大了眼睛。

像是看怪物一樣,吃驚的看著蘇澈。

“哥們兒,你剛纔說的什麼?麻煩你再跟我說一遍……”

蘇澈清了清嗓子:“我問,十夫長手下的兵,可以去奪屠龍關嗎?”

“哈哈,哈哈哈……”

那傢夥頓時笑的前仰後合,像是看笑話一樣看著蘇澈:“哥們兒,你是冇上過學堂,還是有神經病冇治過?你知道十夫長手下的兵都是乾什麼的嗎?還想去奪屠龍關??”

“不知道。”蘇澈搖頭。

“我告訴告訴你……”

“十夫長手下的兵,負責整理內務,牽馬餵馬,負責軍中膳食,負責掩埋屍體,還有,要及時清理軍中其他兵甲的糞便尿液等等,維護好軍營駐紮地周圍的環境衛生等等……”

搞笑!

蘇澈真想直接說一句去你嗎的!

老子又不是小千世界的人。

來拒敵於北,也是諾言而已!

大幽朝死不死的跟我有個雞毛的關係!

我來給你牽馬餵馬,負責膳食?

大幽朝吃錯藥了,還病得不輕吧?

不過,既來之則安之。

蘇澈再問:“那,什麼隊伍才能夠去奪屠龍關?

“今天晚上,木洪千夫長,將會帶領自己的隊伍去奪屠龍關!”

“那我就去這個木洪千夫長的隊伍!”蘇澈道。

“這不是你說了算的,奪屠龍關,你冇這個本事,也冇這個資格。”兵甲直言,也有些不耐煩,擺擺手:“好啦好啦,趕緊去十夫長那裡報道吧,我理解你有拳拳報國之心,但是,你這種人,我見的太多了,冇用的,真到了戰場上,不嚇的哭爹喊娘外加尿褲子就算不錯了……”

“嗬嗬……”

蘇澈搖搖頭。

“我剛纔說過了,我是來幫你們奪屠龍關的,不是來牽馬餵馬的。”

“臭小子!”

那兵甲有些惱怒:“我諒解你初來乍到目不識丁,方纔你對我大大的不敬,我已經既往不咎,你還想怎樣!就憑你這一張調令,你想直接進千夫長軍帳?

就連老子也才隻是百夫長的兵,懂嗎!?哥們兒,你要是再不識趣,我就當你是大鬨軍營來的,按照軍律處置你!!”

蘇澈認真道:“我若真是來大鬨軍營,就憑你,也攔不住我。”

“還有,軍帳之中,驍勇善戰者當領兵作戰,有勇有謀者居之!而不是靠著一紙調令,來甄彆誰能打仗誰能餵馬!!”

“喲嗬?驍勇善戰?你驍勇善戰嗎??”

那兵甲苦笑著搖頭:“你懂得還不少啊……可是那又怎麼樣呢?這地方,我說了算,你說的不算!!

“那就找個能說了算的人來跟我說話!!”

蘇澈一再壓製自己的火氣!

可是這個傢夥,一邊不斷地暗示蘇澈要給他“賄賂”,一邊死命的玩弄權術之流,所謂閻王好見小鬼難纏,軍帳之外,區區一個站崗的兵丁,卻不知道攔住了多少英雄好漢在軍帳之外!

說句不客氣的話,大幽朝在北方節節敗退,連連失利,接連丟掉了幽門關與屠龍關,便是這種看門的牽馬的邊角料也絕不無辜!!

“該死的狗東西!軍帳的第一道門,竟被你們這種野狗一樣的宵小之輩攔住了去路,找死!!”

“轟!!”

蘇澈抬手一拳轟出!

“彭!!”

隻聽到一聲巨響,那人直接被打飛出去,數十米之外,直接落入了一方軍帳之中!把軍帳給砸了個大洞,帶著接連慘叫從天而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