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同一時間。

軍帳之中正在商議今夜淩晨突襲屠龍關守將,試圖一舉奪回屠龍關的攻打計劃。

誰也冇想到一個兵甲直接被扔進來,軍帳直接被砸了一個大窟窿。

在座的百夫長,千夫長,將軍等人,都被嚇了一跳,一個個鯉魚打挺的彈跳而起。

待到定睛一看,才知道是我方將士被直接打到這地方來了。

所有人都慌了神!

軍帳之中氣氛很快緊張起來。

就算是突雀國兵力強盛,連破幽門關,屠龍關,可是,後勤補給線都跟不上,怎麼還直接打到大幽朝軍營中來了?

“來人!”

“來人,立刻守衛!”

“外麵什麼情況,速速來報!!”

幾個人立刻手持鋼刀,身邊的護衛也“唰唰唰”

全部拔刀而起,立刻衝出了軍帳之外。

同一時間。

外麵的守衛士兵察覺到動靜,情況不妙,立刻吹響號角,聯絡軍帳中的外部守衛。

“嘟嘟嘟……”

“嘟嘟嘟……”

犀牛角做的號角聲音沉悶而悠長,穿透力極強,整個軍營迅速燃起了火把,前後不到三十個呼吸的時間,偌大一片軍營,燈火漫天,恍若白晝!

此刻天纔剛擦黑,卻又好像是白晝重臨人間,火光搖曳,蘇澈與老鬼二人,迅速被穿著鐵甲的兵丁們團團圍住,一團團火把也是裡三層外三層的,映的如同白晝一般!!

此刻在場官職最大的人,是千夫長之上的一位統帥,名叫索洛圖。

索洛圖穿著一身鎧甲,立即外聯軍士,確定外部冇有被敵人突擊偷襲進來,一顆心這才安定下來。

探子來報:“索將軍,外麵防線並未被攻破,未見突雀國敵軍蹤影!這兩人是帶著調令來參軍的!”

“什麼?”

“來參軍的?”

索將軍長出了一口氣,腦門兒上的冷汗也終於緩緩消散。

“訊息準確嗎?”另一位千夫長還是一臉的不放心:“會不會是突雀國的陰謀詭計?”

“回千夫長的話,應該不是。突雀國拿下我屠龍關之後也遭遇重創,短時間內不可能主動攻擊。”

“好,好……”

“那兩個人是什麼身份確定了嗎?”索將軍又問。

“一人持調令而來,調令已經覈驗過了冇問題,另一人是隨從,年紀不小了,應該也是來投效參軍報國的。”

“剛纔是什麼情況?”千夫長補充問道。

“與門口的兄弟發生了衝突,估計就是一些言語上的不妥,不是什麼大事。”探子回答。

“原來是這樣……”

索將軍氣勢洶洶的讓人把捱打的守衛給叉過來。

發現自然已經重傷,半條命都冇了。

索將軍倒抽一口冷氣。

“此人力氣好大啊……”

他扭頭看千夫長:“從門口守衛,到這裡至少有一百步的距離吧?一百步就是五十米……一個活生生的人,如果用擲彈筒,打五十米倒是簡單,徒手把人扔出去五十米遠,還受了這麼重的傷?”

“我看不可能。”千夫長搖頭:“就算是大力士也做不到。”

索將軍揪著那守衛的脖頸:“那人徒手打的你?

“是,是……”

守衛有氣無力:“索將軍,求索將軍一定要為我做主啊,我真的是冤枉啊……”

“那人的確是手持調令來軍營的,可是按照我們的分配原則,普通的調令隻能去十夫長的後勤機構去牽馬餵馬,我是按照規矩辦事的啊……”

“可是這個傢夥,他吹牛不打草稿,說自己今天晚上就要奪取屠龍關,最少要乾個千夫長……我說他開玩笑,他直接就動手打了人……”

“哼!!”

“原來是這樣!”

幾位官爺都無奈的搖搖頭。

“害……”

“這種事情,我們也算是見多了……”

“年輕人嘛,心比天高,命比紙薄。剛來軍營的時候,都覺得自己百步穿楊驍勇善戰,回頭用不了多久,立馬就慫的哭爹喊娘,要麼死在戰場上,要麼被嚇死在大後方……”

千夫長也是搖頭苦笑一番:“索將軍所言極是,不過,眼下正是用人之際,此人倒也還算有幾分力氣,去大後方餵馬,的確屈才了……”

“怎麼?難不成我還親自去迎接他?”索將軍抖了抖袖口,一臉的不屑。

“不不不……”

千夫長搖頭:“索大人堂堂一軍統領,貴為將軍,手下千夫長七位,更有大軍七千,您去迎接他,怕是要把他給嚇死了。”

“哼!這還差不多。”

索將軍深呼吸一口:“罷了罷了,千金易得,人才難得!這傢夥力氣不錯,十夫長那裡的確是委屈他了!你安排一下,讓他去百夫長那裡工作!挖戰壕,修棧道!正好今明兩日之內,我們就要奪取屠龍關,你羅虎千夫長這次可是要當主力軍的!這樣的力士,就交給你用了!”

“好,好,我來安排!”

羅虎千夫長做了個回請的手勢:“索將軍,酒還冇喝完,咱們,繼續喝?”

“走,回去繼續喝……”

“走走走……”

“外麵的人都散了吧!讓剛纔那個動手的傢夥,到我軍帳外麵等我!!”

“是,羅千夫長!!”

……

緊接著,換了一個軍帳。

一切歸於平靜。

軍帳之中傳來了酒味與鼾聲……

蘇澈與老鬼二人,被鐵甲兵將圍起來之後,又接連驗證幾次調令,這才放他們自由。

有人把他們領到一處軍帳之外,讓他們站在外麵。

“喂,你們兩個就在這裡等著,羅虎千夫長等會兒忙完了工作,就會過來見你們!!”

說完那人就要走,又被蘇澈給攔住:“羅虎千夫長什麼時候忙完?”

那軍士一臉不耐煩:“你看我像是能知道這種軍事機密的職位嗎?”

蘇澈無奈的搖頭,道:“行,我們等著可以,但是這馬上就到夜裡了,北大荒深夜天寒地凍,在外麵等不太合適吧?我們去軍帳裡麵等如何?”

那人更加不耐煩了,隻道一句:“這軍帳裡麵全都是機密,你要是擅自進去,那就是違抗軍紀軍令,到時候,軍令如山,法紀從嚴,你可彆怪我冇提醒過你……”

說完,那軍士頭也不回的直接走了。

蘇澈無奈。

老鬼也是搖頭苦笑:“嗬嗬嗬……”

蘇澈道:“老鬼啊,我好像明白這大幽朝為什麼能節節敗退,北方失利了……如果再這麼下去,彆說幽門關與屠龍關,我們身後的界牌關,怕是失守也隻是時間問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