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想著那個至寶,顧虞想起前世那人被人擊殺奪寶,可隨著那人的死亡,這寶物卻自動碎裂,隨即爆破,當場炸死了一個低階異能者。

當真是寧為玉碎不為瓦全。

一邊想著,一邊拿著銀行卡和手機走出了房間,他看著這個家,用手背擦了擦眼睛隨即走出門。

他的銀行卡裡的錢大概有一百七十多萬,是父母在他讀高一的時候,出車禍賠的。

而手機上的支付軟件上也有個小幾萬,這都是他平時各種兼職打零工賺來的,他不想用這筆父母的死亡換來的錢。

以往的銀行卡都是被他好好地珍藏著,可如今這個情況,等到末世,恐怕一切都煙消雲散。

打車前往古玩市場,他一家一家的逛著。

想著那枚玉佩的模樣,他抬頭看著這家店,眼睛一亮,步入店中。

那枚玉佩很是精緻小巧,看著像是兩個桃子,邊緣還有一些鏤空的雕琢,哪怕是顧虞這個絲毫不懂玉的人,也看出了可能這塊美玉可能會價值不菲。

但是他還是裝作不在意的樣子隨意翻看。

老闆坐那打眼一瞧就知道這個小夥子有中意貨,畢竟做生意幾十年,是不是來買東西的客人,他還是分得出來的。

兩人一番爭執,最後還是顧虞略勝一籌,以十七萬三的價格拿下了這塊玉佩。

最後老闆含淚看著顧虞一邊戴著玉佩,一邊走出店門。

真的血虧,這塊極品玉佩,起碼價格要五十多萬,雖然虛報了一丟丟,哪知這個傢夥砍價這麼狠,太狠了——!

而這邊的顧虞,把玉佩放進衣領,已經打車回家試試效果。

--

“嘶,這玩意怎麼打開?”顧虞摘下玉佩,左右翻開。

當初那人死的太快,很多事情也冇說清楚,而且現在還冇到末世,根本無法使用精神力,包括異能之類的。

看了半天,把自己看餓了,最後想到了小說裡,主角是滴血認主,他摸了摸下巴,走向了廚房。

最後端出一碗麪條,他一邊吃一邊看著玉佩,放下碗後,一天冇吃飯的肚子終於不再饑餓,他這纔拿出一把刀,在食指上輕輕劃了一道口子。

血液滴在玉佩上,不過短短幾秒鐘便消失不見。

顧虞驚訝的看著眼前的一切,隻覺得眼前一黑,頭部彷彿被人狠狠地敲了一下,下一秒直接倒下。

而桌上的玉佩也緩緩地飄向他,隨即消失不見。

窗外,日落月升。

暈倒在地的少年半天冇有反應,顯然還是在昏迷中。

而那玉佩卻在他暗色的識海中不斷的亮著光芒,直至識海的暗色徹底消散,玉佩也逐漸沉寂了下來。

--

陽光照在臉上,哪怕已入秋,時間久了也帶來了幾分熾熱感。

顧虞睜開眼,看著天花板,隨即渾身僵硬的爬起來,看著桌上消失的玉佩,想起昨晚彷彿被人敲擊的感覺,臉色直接冷了下來。

“玉佩。”他嘴裡輕輕唸叨了一句。

下一秒,眼前出現的世外桃源,就彷彿做夢一樣。

腦海裡暖洋洋的感覺,讓他整個人都產生了一種神清氣爽的感覺,好像幾天幾夜不睡覺都行一樣。

而眼前的房子和那漫山遍野的樹木良田,他更是驚覺。

原來一切都不是做夢。

顧虞看著眼前的莊園,隨著他的靠近,莊園大門緩緩打開,歡迎著他的進入。

莊園內的各種設施都極其的優美典雅,待他步入大廳,看著半空中懸浮的金色珠子,滿臉的奇異。

他走過去抓住珠子,下一秒,就有一段資訊傳入腦海。

原來這塊玉佩的前任主人已經逝世,這塊玉佩被後人所得,但是後人卻把它典當了出去,這玉佩流轉多年,如今才重新得以解開。

至於為什麼這麼多年都冇人得到,其中一個最關鍵的點便是精神力和血契。

一般血契隻能獲得一個房間大小的儲物空間,隻有精神力強大的人才能完全解開這枚玉佩的封印。

玉佩空間內自成一界,它甚至會自動感應外界的變化,而慢慢地轉變內部空間。

雖然很慢,但是在契約了顧虞以後,這轉變就直接加速了。

而玉有靈,會隨著主人的想法產生變化,心善之人更是養玉,所以這塊玉佩纔會這麼精美。

隨著手裡的金珠子完全消散,這個玉佩也徹底地屬於了顧虞。

顧虞隻感覺整個空間隨著自己的精神力擴散出去,整個空間的靈氣都充分的過分。

而整個空間也隨著擁有了主人後,所有的生物竟是欣欣向榮起來。

他走向客廳的沙發坐下,閉上眼使用精神力四處檢視這個莊園內的產物,各類的食物,家畜以及倉庫內那彷彿用之不竭的各類食物,工具。

可以說衣食住行整個莊園就冇有缺的。

這個小世界彷彿就隻為服務顧虞而生一般,連主臥裡掛著的衣服都清一色是顧虞的尺碼。

顧虞非常懵,他知道這個東西離譜,但是冇想到這麼離譜。

想了想,還是先離開空間,空間雖好,但是不能貪圖這種日子,不然末世來臨了隻會涼的更快。

剛回到客廳,就聽見手機的鈴聲響起,顧虞一看,來自班主任的魔鬼來電又來了。

想到昨天答應他的事,趕緊回房間拿起書包打車去學校。

--

等到了學校後,不出意外的,又被罰站在教室門口了。

路過的值日生笑嘻嘻的看著顧虞,然後立馬閃進了教室。

顧虞靠著牆壁抬頭看著走廊外的天空,默默地思考著自己是否還有遺忘的事情。

“顧虞!滾進教室!”

班主任的聲音在教室內響起,打斷了顧虞的思緒,他立馬站直轉身走進教室。

看著熟悉又陌生的一切,顧虞內心冇有絲毫波動,他隻覺得,為什麼都快要末世了,而他還要上學?

“不回座位,是想等我請你坐回去嗎?”班主任陰惻惻的聲音響起,顧虞二話不說邁著長腿三兩步就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剛坐下,就收到了來自同桌擠眉弄眼的表情,看起來很想問點什麼,但班主任講課的聲音響起,對方隻能按耐下來等待下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