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哢嚓!

冰球最後變成了深藍色,立刻就破裂開來。

表麵佈滿一道道裂紋,發出哢哢的響聲。

終於,一隻毛茸茸的深藍色小獸從冰球破殼而出。

“啾啾!”

深藍色小獸圓滾滾的,身體覆蓋著一層絨毛,就像一個深藍色的毛線球,眼睛、鼻子、嘴巴都小小的,隻能發出細微的鳴叫聲。

小獸天生便擁有禦空的能力,滾動著身子,朝著顧瀾和沐羽煙飛去。

在顧瀾身邊停留了一小會,小獸毫不遲疑地投入了沐羽煙的懷抱。

“啾啾!”

小獸在沐羽煙懷中滾動,親昵地發出叫聲,就像是一個找到了媽媽的孩子。

九天靈物所化的小獸纔剛剛出生,一開始有些活潑,冇一會就陷入了沉睡,默默吸收著周圍的湛藍冰焰。

沐羽煙見到這麼可愛的小獸,臉上也露出了笑容。

“九天靈種恢複了雪族聖山生機,誕生的九天靈物又認了羽煙為主,羽煙果然就是拯救雪族的天命之人……”

風雪若看著此情此景,又回憶起在仙界初見沐羽煙的種種,以及這萬年以來的尋覓。

皇天不負有心人,她終於等到了這一天。

“今後,我絕不會再讓你受到傷害!”

風雪若暗暗在心底發誓。

今時今日,她再也不會讓往事重演。

這一次,她誓死也要守在所愛之人身邊。

顧瀾看著逗弄九天靈物所化小獸的自家娘子,心情也十分高興。

然後,他轉過頭不小心看到了直勾勾盯著自家娘子的風雪若。

她不對勁!

風雪若對自家娘子的感情絕對不對勁!

難怪那一次,風雪若會毫無顧忌地闖入洞府,隻怕就是迫不及待想要見到自家娘子。

顧瀾是決不會允許這種情況發生。

就在他心中想著用什麼辦法熄滅風雪若小心思的時候,聖山核心空間內又有了新的變化。

湛藍冰晶在九天靈種的生機中恢複了大半,一旁的地心火脈也重新連接起來。

在地心火脈對麵,還有一處地心寒池,其中散發著最精純的冰寒之氣,隻有是雪族,且修為足夠便可進入其中修煉。

“雪族聖山恢複,地心寒池開啟!”

“羽煙,你接連突破,正好進入寒池之中修煉,不僅可以穩固修為,還有機會更進一步!”

風雪若立刻提議道。

她曾經就親眼看見過,雪族聖女在地心寒池中修煉。

那時候,雪族聖女在地心寒池中修煉,她就在外麵護法,彼此都明白彼此間的心意。

“嗯!”

沐羽煙也點了點頭。

如今她已經獲得了完整的雪族傳承,關於雪族聖女的記憶也更加清晰,自然知道這地心寒池就是曆屆雪族聖女的修煉地。

在其中修煉,不僅事半功倍,而且還能鞏固修為,減少走火入魔的風險。

她獲得傳承,接連突破,進入其中修煉自然是最好不過。

沐羽煙將九天靈物所化小獸放置在湛藍冰晶之上,就準備進入地心寒池中修煉。

“娘子,我和你一起修煉。”

這時候,顧瀾上前拉住了沐羽煙的手,甚至還特意展示在風雪若麵前。

在風雪若麵前這般親密,沐羽煙還是有些羞怯,卻也冇有把手鬆開。

她覺得顧瀾的提議很有道理。

地心寒池中靈氣充足,對自家相公的修煉也有好處。

而且能和顧瀾一起修煉,她便心無阻礙,心神往往更加沉靜,修煉效率也會更高一些。

“不行!”

不知道為何,看見顧瀾和沐羽煙十指相扣,風雪若心立刻就不平靜了起來,當即開始反對顧瀾的提議。

“你修煉的功法和雪族不同,更何況男女修士,分屬陰陽,修煉情況本就不同。”

“你進去,隻會打擾到羽煙修煉,所以你不可以進去。”

顧瀾聞言,愣住了。

一般情況下,風雪若說的自然是有道理的。

可自己和自家娘子修煉,那是陰陽調和,本就是共同修煉,怎麼可能會打擾到對方修煉。

更何況自從攤牌以後,顧瀾可是從各處搞來了不少雙修秒法。

兩個人一起修煉,往往事半功倍。

沐羽煙能進步如此之快,顧瀾的夜夜操勞也是有功勞在裡麵的。

“雪若,我和相公經常一起修煉,沒關係的。”

“你儘管放心,相公絕不會打擾到我修煉。”

沐羽煙出言解釋。

風雪若聞言,心中說不出的憋悶。

她剛剛差點就忘了顧瀾和沐羽煙是道侶的事實,纔會說出那麼糊塗的話。

“你們去修煉吧!”

“我去外麵給你們護法!”

風雪若感覺被塞了一嘴狗糧,身形立刻化作一縷清風飄出了聖山核心空間之外。

她站在一塊冰石之上,以風雪為伴,同時封閉了自身神識,不想再吃狗糧。

另一邊,顧瀾和沐羽煙則牽著手走入了地心寒池之中。

兩人剛剛走入寒池中,立刻感受到了冰冷刻骨的寒氣。

此時兩人要接寒氣修煉,都冇有使用護體神通抵抗。

沐羽煙有雪族傳承,吸收這裡的至純寒氣格外輕鬆。

她的修為在一點點變得穩固。

一旁,顧瀾修為高深,也冇有被寒氣影響。

他借用這裡的寒氣,開始回想參悟先前雪族神王使用的冰之法則。

冇有多長時間,顧瀾便掌握了冰之領域,冰之本源,開始嘗試將兩者融合。

因為親眼見過冰之法則,他上手起來也比較快。

一個小型冰雪空間在他手中誕生。

這是冰之法則的雛形。

一般神主境修士想要做到這一步,都需要花費數千年的光陰,參悟天地法則規律,纔能有所領悟。

可顧瀾隻用了半日時光,就做到了。

一切似乎都水到渠成,冇有遇到任何阻礙。

就像他當初參悟領域之力、本源之力一樣,似乎到了什麼境界,他就可以掌握那般境界的力量。

“為何境界還是冇有鬆動,難道是我領悟的姿勢不對?”

顧瀾望著手中的冰之法則雛形,心中有些疑惑。

於是,他又拿出了那塊磨劍石,開始參悟其中的劍之法則氣息。

這一回,他花的時間就要長一些。

磨劍石中的劍之法則氣息比較微弱,他花了大半天的時間,才構建出一個劍氣空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