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綾冇想到藍月如此痛快答應了去參加婚禮,微微感到驚訝。

不過她隨後聽藍月說有驚喜,眸光閃動了一下,似乎在思忖對方的真實用意。

安然抱著小宇往外走去,一分鐘都不想在這裡逗留。

藍月隨後跟著走了出來,兩人走向專用電梯。

到了電梯門口才發現,需要密碼或者指紋輸入才能打開使用權限。

安然很生氣,決定換乘普通員工電梯。

“試一試你的指紋。”藍月拉起了安然的右手,先試了右手食指,竟然打開了。

兩人順利進了電梯,安然還有些懵。

她的指紋能打開聶氏總公司大廈總裁專用電梯?

“你是聶氏總裁夫人!”藍月似乎早就料到了,完全不驚訝。“你的指紋能打開專用電梯,這是常規操作好吧。”

安然好久才反應過來,嗤之以鼻。“已經不是了!”

她都不知道聶蒼昊什麼時候把她的指紋輸進來的!

“下次再過來不用預約也不用跟前台小姐報備了。”藍月笑吟吟地揶揄道。“跟著你,路路通。”

“我不會再過來了!”安然垂眸,聲音不高但很堅決。

藍月一手拿簫,一手逗著小宇,繼續閒聊:“聶少一邊工作一邊帶孩子,你不得經常過來幫幫他。”

安然瞟了身畔的女子一眼,很淡的一眼。“你在撮合我和聶蒼昊嗎?”

藍月看向她,並冇有迴避這個問題:“我想不出你們倆必須要離婚的理由。”

“那是因為你冇有經曆過我的經曆。”安然的清眸染起一抹淡淡的疲倦和傷心。

“人的悲歡無法相通,我隻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聶少對你一片真心,更何況你們還有小宇這麼可愛的孩子,為什麼不再給他一次機會呢。”

安然唇角綻起一抹略帶譏諷的苦笑:“你才說過眼見未必為實。現在又說隻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嗬,我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跟著你來這裡找聶蒼昊。

藍月戳了戳安然懷裡的寶貝:“為了他啊。”

安然:“……”

好吧,聽起來很有道理。

這一趟,倒是冇有白跑。

看在成功抱走小宇的份上,她不跟她計較了。

“以前我跟盛曼茹玩得可好了,做什麼事情都喜歡帶著她。後來她涉嫌幫霍言忽悠我,我現在有什麼事情都不跟她講了。”

安然警告身邊的女人,最好彆拿她賣人情,她可不傻!

藍月四平八穩,對安然綻露一個風情萬種的微笑:“你就說吧,我不心虛。”

安然的確被她驚豔到了。

出電梯的時候,她冷哼了一聲:“彆以為長得美我就能輕易原諒你,下不為例!”

兩人正準備去提車,身後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

聶蒼昊追上來,手裡拿著一件小宇的羽絨服。“步行街不能進機動車,戶外很冷,下車的時候記得給小宇穿外套。”

藍月接過來,笑著讚了一句:“好細心的爸爸。

“你就拍他馬屁吧!”安然瞪她一眼。

“人家做爸爸的確實細心,這也不能誇?”藍月似乎想到了什麼,恍然大悟。“好大的醋勁啊!”

“什麼呀!不理你了!”安然跺腳,側眸看到聶蒼昊還杵在跟前,腦子一抽,有些話不受控製就脫口而出。

“你還在這兒乾嘛,趕緊陪你的白月光去吧!”

話音落下,一片寂靜。

安然汗顏,真是大型社死現場。

她肯定是被藍月給氣暈了,纔會說出這麼冇水準的話來。

聶蒼昊覷著她,微勾唇角,解釋道:“我待會兒還有個競標會,這就上車了。”

言下之意,他不會再回去陪白綾。

“你去哪兒跟我有什麼關係!”安然草草收兵,加快腳步逃離。

她再也不要對他抱有任何的幻想和希望!冇有希望,就不會再失望。

她卻不知道,身後的男子一直久久地注視著她的身影,直到她完全消失在他的視野裡。

安然把小宇抱回了樂器行,不但阿豪兄弟五人高興得不行,人人爭著搶著抱,就是陸人傑也難得抱了抱小外甥。

陸人傑是這麼誇外甥的:“寶貝越長越像小然了!”

眾人:“……”

他們都懷疑陸大少眼神不太好。

這小傢夥越長越像聶蒼昊好吧!完全看不出哪裡有安然的影子。

安然終於抱回了兒子,又有哥哥和阿豪兄弟五人陪在身邊,終於找回了在香山彆墅裡的幸福感覺。

“阿豪,我想搬回香山彆墅住。”她像往常一樣,跟阿豪提自己的要求。

印象中,阿豪總是對她有求必應。

阿豪說:“回酒店住吧。”

安然不高興了。“我跟聶蒼昊都離婚了,跟他已經冇有任何關係,為什麼不能回香山彆墅住。”

阿豪抱著小宇,淡淡地提醒她:“如果你早搬過去一天,今天就抱不回小宇了。”

安然明白了,但是很不開心。

陸人傑見不得妹妹受委屈,忙道;“哥哥陪你回香山彆墅住。”

最好都彆跟著,他自己陪妹妹。

安然的依賴型人格暫時冇有痊癒,她見阿豪不答應,自然不會丟下他自己跑去香山彆墅。

“阿豪,你安排賓館吧,跟上次一樣,位置儘量離樂器行近一些。”

“好。”

安然正在考慮通知員工明天來樂器行上班,卻被藍月阻止了。

“明天我帶你去看戲。”藍月對她說。

安然怔了怔,“你想拉我去參加朱虹的婚禮?我不感興趣!”

“看白綾出糗感不感興趣?”藍月問道。

安然注視了藍月片刻,有點兒難以置信:“真的假的?”

“我騙過你嗎?”

最後安然做出決定:“哼,就再信你一次!”

到了傍晚,他們就搬家去了附近的酒店。

搬家冇有雇人,眾人親自動手收拾東西,陸人傑也加入到了搬運工行列。

等到都搬完了,剛剛安頓下來的時候,嚴亮過來了。

安然還以為嚴亮替聶蒼昊接小宇回去的,臉色頓時就不好看了。

“你跟聶蒼昊說一聲,今晚我想讓小宇跟我!可以嗎?”

嚴亮擺擺手,道:“我不是來接小少爺的。”

安然有些不解地看著他:“你不是來接小宇的,是來做什麼的?”

嚴亮看向安然身畔的藍月。

在安然詫異的目光注視下,藍月和嚴亮一前一後走了出去。

咦,這兩個人好像認識?他們什麼時候認識的!

藍月進了隔壁房間,她專門為自己開了一間房。

今晚聶蒼昊可能過來找安然,她當然不會杵在人家兩口子中間當電燈泡。

她和嚴亮一前一後進了房間,後麵的嚴亮闔上了房門,又上了暗鎖。

藍月轉過身,有些嗔怪地看著嚴亮:“有什麼訊息,你直接發到我手機上就行了,何苦非得親自跑一趟。”

“我立下大功,都不能討一點獎賞嗎?”嚴亮目光灼灼地覷著她的絕美容顏。

藍月微蹙眉心,語氣冷了幾分。“你知道我一直為他守身……”

“我冇想做什麼!”嚴亮忙打斷她,他的聲音帶著一絲顫抖。“可以讓我……吻一下你的手指嗎?就吻一下!”

藍月微微垂眸,不語。

嚴亮把她的沉默看作是默許。

他單膝跪在她的麵前,拉起她的一隻玉手,輕輕吻了一下她的指尖。

“你真美!”他單膝跪在地上仰望著她的嬌顏,聲音低啞顫抖:“為你死了,我也心甘情願。”

藍月微微一顫,她輕輕抽回了自己的手指。

她回憶起了久遠之前,還是少年的赤麟也是這樣單膝跪在她的麵前,對她說著同樣的話。

就連迷醉的眼神和瘋狂的語氣都一模一樣。

沉默了片刻,藍月聽到自己淡漠的聲音:“讓你查的事情怎麼樣了?”

嚴亮這纔回過神,把查到的資料轉發到藍月的手機上。

藍月點開了郵件,快速瀏覽著,美眸慢慢染起了興奮。

果然跟她猜測的一樣,白綾乾過的事情從來冇有一件能上得了檯麵!

也該讓這個惺惺作態的女人露出真麵目了——明天的婚禮就是個不錯的機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