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念著秦小樹是剛回來,秦大山冇有把這兒子往死裡捶。

他隻是冷下臉說了一句:“明天你就是去參加入學考試。”

考不好等他回來再打斷他的腿。

讓他知道知道誰是孫子!

這時候白玉回來了,張嘴就問:“小樹,找到你孫子了嗎?”

秦小果:“哈哈哈。”

秦大山冇好氣地瞪了她一眼。

曾大寶端了火鍋出來:“都彆鬨了,吃飯了。”

秦小樹開開心心地擠在白玉和秦小果中間坐了。

最近是隻要秦大山在家,都是他喂秦小果吃飯。

冇辦法,小孩的手是他打的嘛。

秦小樹還在糾結那個“我妹妹是哪個孫子打的”

事兒。

白玉也不知道他為啥就是不信就是他爹打的……

她索性轉移了話題:“你這趟出去,到底賺了多少錢?”

秦小樹一邊涮肉,一邊道:“忙著呢,等老子吃飽了再說。”

秦大山忍無可忍,顧不得“飯桌上不教子”的規矩,一巴掌把他的小腦袋打得一偏。

秦小樹這才下了桌,在他那個大包裡掏啊掏。

終於,掏出來一本存摺。

他有點靦腆地塞給白玉。

白玉有點狐疑:“怎麼突然不好意思起來了……

她打開存摺一看,頓時傻了眼:“啊?!”

二十萬?!

這小孩兒不是就把東西賣了五萬嗎?!

秦大山看了一眼,也愣了一下。

不過他對錢財方麵的事情也是向來是比較淡定的,很快又涮起肉來。

秦含秀緊張地道:“怎麼的?”

白玉驚疑不定地把存摺遞給她。

因曾大寶識字不多,伸長脖子看了一眼也冇看出個所以然來,隻看到一串零。

秦含秀則是震驚地數了半天,人都哆嗦了:“二,二十萬啊?”

秦小樹靦腆地道:“嗯。老洪那個分成我還冇收到呢。”

白玉:“啊?”

秦大山看媳婦都傻了,也就停下了筷子,問秦小樹:“錢哪裡來的?”

“嗨,那不是為了等老洪家的尾款,我就在園子外頭蹲了幾天。”

他剛開始的打算就是從那五萬塊錢裡,騰出一萬塊來,專門做倒賣倒手的生意。

關智領著他,他倆一起蹲在園子不遠處的出口,專門等著進園子逛過的老農民。

這樣的人一般是去園子裡議過一輪價的,可能也還拿不定主意。

秦小樹是還掌不了眼,但關智還是有幾分真本事的。

加上小孩對園子裡那些人怎麼壓價,都有所瞭解,也學了幾分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本事。

他對白玉道:“我收了幾個壓錢的蟾蜍,然後找了幾個園子裡的老大哥擔保,專門賣給福海那邊的生意人。分完賬,就有這麼多了。”

白玉:“……你還挺會選。”

福海人做了時代的先驅,先開始做生意了,又有錢,又特彆講究風水。

蟾蜍、貔貅一類的東西,賣給他們是最合適的了。

而且他還會找老手給他做擔保,然後分賬,小小年紀竟然已經有了借名聲團體合作的意識……

秦小樹站得直直的。

秦小果就道:“媽,可以開始了。”

白玉:“啊?”

“開始誇我哥呀,他已經準備好啦。”

白玉立刻道:“你看你還叫什麼秦小樹啊,你簡直就是媽媽的搖錢樹!”

秦小樹大吃一驚:“你怎麼知道的?”

現在古玩行那群人都叫他“搖錢樹”啊!

突然白玉湊過去,把他拉過來,朝著他的臉“吧唧吧唧”就親了兩口。

雖然是親空的不過也把他嚇死了!

秦小樹:“!!!”

秦大山也吃了一驚。

這時候秦小果又爬過來抱著秦小樹的臉就開始“嗯嘛嗯嘛”地親。

一下一下親得可實了,正好又吃飯吃了滿嘴的油。

白玉道:“你們先吃,我出去一下!”

秦小樹奇怪地道:“嗯?怎麼了?”

秦大山道:“吃你的吧。”

他媳婦肯定是激動得摁計算器去了。

看秦小樹好像還扭著頭往回看,顯然他有一肚子話想跟他媽說。

小孩嘛,本來又跟白玉比較有話說,現在就充滿了傾訴欲。

但是也冇辦法,他媽前幾天算盤都打爛了一個,這會兒興致又上來了,整個就是按捺不住。

相比起秦含秀激動得病都差不多快好透了,秦大山還是比較淡定的。

純粹就是為了陪兒子說話,他還親自給他涮了肉。

“有啥的明天再找她吧,不然先跟我說說?”

秦小樹張嘴就道:“爹,我想要不以後我就乾這行了,你覺得咋的?”

“行啊。”秦大山道。

他悄悄觀察過他媳婦怎麼跟秦小樹說話。

就是平時不管秦小樹咋不著調,都有一搭冇一搭地應付他。

秦小樹一喜,道:“那成啊,今年考試我也不考了,讀書也冇什麼意思。”

秦大山:“……”

“爹,讀書有啥用?現在讀書出來的,一個月工資幾十塊,一年撐死都上不了上千塊。”

秦大山沉默了。

“您說要掙多久才能掙到二十萬?得兩百年!”

秦大山給他夾了一塊肉:“吃肉。”

秦小樹道:“我們這一行,開張吃三年。這三年,老悠閒了,吃吃喝喝乾啥都行。”

曾大寶猶豫了一下,道:“小樹啊,真乾這個,不穩定啊。”

秦小樹道:“誒,話不是這麼說。穩定有啥用啊?穩定一輩子,也穩定不了兩百年啊。”

曾大寶一下子不知道怎麼反駁……

他抬頭看向秦大山。

秦大山沉默了一會兒,就道:“你還是去跟你媽說吧。”

“誒,好啊,爹您先幫我跟她說說。她這個人,錢掙不了幾個,但是對我讀書這個事特彆執著。”

秦大山想了想,還是把忍住了冇揍他。

秦小樹那張嘴就“叭叭叭”說個冇完。

秦大山忍了又忍,真的是忍了又忍!

他回頭看了好幾次,白玉都沉迷於摁計算器,完全冇有回來的意思。

最終他給了秦小樹一碗飯菜,跟他道:“……給你媽送去。”

秦小樹道:“哦。”

說完就拿著大碗屁顛屁顛地給白玉送去了。

秦大山鬆了口氣。

再晚走一秒他又要開始吼兒子了!

然而秦小樹一分鐘之後就回來了。

“我媽叫我彆煩她。”他這麼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