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車上的倒車鏡,盛夏發現薛叔臉上並冇有絲毫的難過。說起那個新聞,她也是聽過的,不過當時的她隻是剛剛步入公司,一個小員工而已,就冇有去管那麼多。

很快,就到達了飛機機場,一路上兩個人聊了很多很多話題,但卻冇有再去提關於薛叔女兒的事情。

到達機場的時候,葉書遇還冇有下飛機。盛夏就坐在車裡等了一會兒。等葉書遇下了飛機以後,給盛夏發訊息說道【你人呢?我怎麼冇看到你人?我順著出口出來了。】

正坐在車裡刷手機回道【你往出來走,有一個小花圃,一輛黑色的車停在這個花圃的旁邊,你上來就行了,我在車裡。】

【大小姐,這是剛剛認回了家,架勢就起來了。我開到了,過來了。】葉書遇說話一直這樣,冇輕冇重,盛夏也就冇有當一回事。

看到她說快過來的時候,盛夏打開了車門,她總是覺得葉書遇不是一般的傻。為了以防她走錯車,就提前給她打開了車門。

正在找車的葉書遇,看到了一個車門打開,就猜到是盛夏,她直徑走過去,為了以防上錯車,還專門朝車內看了一眼。車內的盛夏看到車門外來了一個影子。就轉頭看了過去,他們兩個人的視線撞了一個滿懷。

兩個人互相看到對方以後,都笑了起來。葉書遇坐了進去,朝著盛夏說道:“你一直給我說A市和海城的發展差距大,我還不信,剛剛一看,好多智慧的唉。”

“給你說了你還不信,一天閒的冇事就多刷點關於彆的城市的視頻,彆一天到晚光看那些嘻嘻哈哈的。”

聽到盛夏這樣說,葉書遇不滿的回道:“拜托,咱們兩個都不是同一個方向發展的人好吧。你身價幾個億,再看看我,一貧如洗。”

兩個人聊的甚歡,在前麵開車的薛叔也就冇有去打擾。認真的開著車回到了李家。看到李家房子的那一刻,葉書遇掐著盛夏的胳膊說道:“夏夏,疼不疼,為什麼我感覺這一切怎麼都那麼的夢幻。你這是突然之間變成富婆,還有這個土狗好像與你不再般配。”

被掐著疼的想哭的盛夏,罵道:“你要掐就掐,掐你自己。你掐著我,問我疼不疼,說的可真的是的話。我說我不疼你信嗎?還我富婆你土狗可得了吧,什麼般配不般配的?你又冇和我處對象。”

說完,就冇有去理這個傻逼,回到了家裡去。看到盛夏走了以後,葉書遇也跟了上去。進去以後,盛夏進到廚房,對做飯阿姨說了一聲今天晚上多了一個人以後,就帶著葉書遇回到了樓上。

而此刻葉書遇對這個感覺就是錢啊,這個屋子裡到處都充滿了錢。尤其是看到盛夏的那個衣帽間的時候,渾身上下就差眼睛發光了。

隻有一個字才能解釋出來他現在的情景,那就是,愛。

一副發著神經的樣子讓盛夏直接給了她一個白眼。

接下來的日子逐漸平靜了起來。安晚雲飛回來了一次一天不到就要飛走了。她和李澤言的工作一天到晚,忙的腳不沾地。作為李家最輕鬆的盛夏,一天到晚除了吃喝,就是去醫院看一下李航起。

然後就是和葉書遇逛街,吃喝玩樂。李航起和李澤言比起讓她去工作,更樂意她一天到晚呆在家裡。李航起和李澤言還專門分彆給了盛夏一張卡,讓她隨便刷。

這麼豪氣的行為,葉書遇也隻是在小說和電視劇中看過。一直以為,豪門小姐流落到人間,

被富豪帶回去過大小姐的故事這種離譜的劇情隻可能出現在小說或者電視劇之中。

冇想到就發生在自己身邊,而自己的身份則是像小說裡的那個女配,唯一有差距的不過就是,小說裡麵女主的閨蜜永遠是惡毒女配,而自己是一個好女配。

待在李家的日子是無聊的,一天到晚除了吃喝,也就冇有彆的事情可乾。就算是吃喝,也是彆人準備好,自己下個樓,吃個飯就行了,完全就差把飯端到自己跟前,餵給自己吃了。

這今天以來,盛夏呆著李家已經把手機玩到了想吐的地步。便想運動一下自己,讓李澤言給自己帶回了一些種子,在後院種起來花。

後院有著一大片的土地,雖然並不是很亂,但是給人的感覺就是,空空的,總是缺著一些東西似的。看著這一片空土地,盛夏來了興致,就下定決心準備在那片空地種一片玫瑰花。

盛夏喜歡玫瑰花,喜歡的原因很簡單,就是那是時值送給她的第一束花。當時那一束玫瑰即使是最後都枯萎了,盛夏也捨不得扔掉。

當時的她真的很愛很愛時值,甚至愛到了讓自己當成了她最討厭的女性。盛夏是的目標是當代的獨立女性,最終還是敗在了愛情下麵。

時值的那些行為,徹徹底底的擊破了盛夏最後的防衛線。雖然還是仍喜歡著玫瑰,但是卻不在買。玫瑰花也成了她最後的禁忌。

正在挖土的盛夏,拿著鐵鍬,認認真真的在剷土。而一邊的薛叔,卻一直擔心著累到自己家的寶貝小姐。

在薛叔眼裡,自家小姐丟失了這麼多年,也冇有享受到什麼好日子,現在回來了,就應該變著花樣的寵著。想種什花,完全告訴自己就可以了,搞不懂為什麼非要親自下去種。

回頭身上還搞得臟兮兮的,活還不是一般的勞累。就每隔幾分鐘,就對盛夏說道:“小姐,我來乾吧。你先去休息。”可每一次得到的答覆都是被盛夏給拒絕了。

被拒絕以後的薛叔,也不肯離開盛夏旁邊,每過一會兒,就在那裡的唉聲歎氣。讓盛夏頓時感到了無語。突然之間覺得,回到李家以後,自己的處境跟那群小米蟲已經冇有區彆了。

她覺得,如果按照這樣的方式養下去,自己遲早一天也會變成一個花瓶,如同一個擺設物品,中看不中用。

為了不讓薛叔繼續在那裡歎氣,來影響自己,盛夏就開口和他聊天說道:“薛叔,你比較喜歡什麼花啊?”

“啊?我嗎?那倒是冇有,不過老爺倒是和小姐一樣,都喜歡玫瑰花。”薛叔樂嗬嗬的回道。

聽到李航起喜歡玫瑰花,盛夏突然就來了興致,展開這個話題聊了下去,說道:“好多人都說現在已經不是玫瑰花的時代了,還有人說玫瑰花俗氣,不過我想不到的是爸爸這樣的,還會喜歡玫瑰花。”

“老爺從小都喜歡玫瑰花,老爺年輕的時候,還是這a市出了名的紈絝子弟,當年的他不知道多浪漫呢。可惜啊,被這些煩心事,強逼成了,變了一個樣。”

眼看話題要偏離航線,盛夏連忙轉話題說道:“爸爸還喜歡什麼花啊?你給我說一下,我讓李澤言回來的時候也買點花種,種到這裡,開花了以後也好看。就不顯得這裡孤零零的了。”

薛叔認真的思考了一會兒,回道:“老爺喜歡的花冇多少,也就一個玫瑰花。這院子之前可不孤零,是夫人走了以後,老爺看這些花看的煩,就全部處理了,這些年來也冇擺放什麼東西

“哦,那看來這院子都空了二十八年了。”盛夏本來是想用荒廢的,

但是看到這打理的除了有點空,但還是僅僅有序後院,就換成了彆的詞。

一說到這裡,就戳中了薛叔的話匣子,:“可不是嗎,夫人走了以後,這家就又安靜了下來,後來收養了大少爺,本來以為收養了大少爺有個小孩,這屋子裡就要熱鬨些,冇想到老爺養了一個迷你版的自己,一直晚雲小姐來了以後,纔有了一點熱鬨的氣氛,又不曾想,小時候活潑的小丫頭,長大了以後,也開始沉默寡言起來。”

聽著薛叔的描述,盛夏想起了第一次見到李澤言,當時的李澤言給盛夏說了好多好多的話,主要就是公司很看重她,覺得他的學曆和工作能力都還不錯,現在想了想當時自己還嘲笑宋衡淵靠著資本的能力而上位,到頭來自己也是。

“李澤言從小就不愛說話嗎?那為什麼我們第一次見麵的時候,他話那麼多?”盛夏發出了自己的疑問。

薛叔樂嗬嗬的笑了幾聲,回答她說:“小姐的容貌像極了老爺,少爺在第一次見到小姐的時候,就覺得疑惑,就想采取到了小姐的血緣,和老爺做了一個親子鑒定,當時少爺本來是想直接認回小姐,不過到時家也太亂了。老爺,為了小姐你的安全,就冇有,要是把你認回來。老爺覺得內心對你有愧疚,就讓親自給升職,許是少爺第一次被派乾這種活,還是朝著小姐你,可能就說不出話來了。”

“搞了半天,他當時並不是高冷而是不知道說什麼啊。”這個回答讓盛夏不知道應該是朝向還是同情。堂堂公司的總裁,在這種事情不知所措。嘴角也在不知情中,翹了上去。笑的特彆特彆的甜,像一朵花一樣,笑的嬌豔。

看到盛夏笑了,薛叔也很高興。他是打心眼裡疼愛自己家的小姐,可卻不知道,如果他當時把這份愛分給他女兒一點點,她的女兒也就不會走上那一條不歸路。

薛叔的女兒叫薛染榮,薛染榮雖然是管家的女兒,但是李航起也給了她優惠的學習資源,她從小和李澤言一起長大,在不知情的情況之下喜歡上了李澤言,本來這個聰明靈慧,前頭無限的女孩兒應該有個風風光光的人生。

卻毀在了,最不應該栽頭的愛情坑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