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狐城。

“爹爹已經離開了好幾天,至今還是冇有訊息傳回來,他不會遇到什麼危險吧?”

白琉璃眨巴著大眼睛,立在城牆上眺望著遠方,流露著一絲擔憂。

趙凡是自己的父親,雖然強到深不可測,可據孃親白雪所說,爹爹前往的乃是妖仙禁地神魔深淵,裡麵究竟有什麼危險無法預知。

“小主人,我找了您半天,原來您在這裡。”

就在白琉璃出神之際,一個聲音傳來,傲戰雄來到她的身後,笑吟吟的說道。

“傲伯伯,你怎麼來了?”

白琉璃有些驚訝,傲戰雄這段時間幾乎大部分都在修行,自從後者突破到仙王層次後,很多精力都放在提升境界方麵。

“最近中州域不太平,族長怕你偷溜出去,所以吩咐我看著你。”

“而且以前主人也是有特意吩咐過,讓我好好保護你的安全。”

傲戰雄和藹的說道。

“哼,我娘真是的,自己忙著處理族內的事務,還不忘記讓人看著我。”

白琉璃小嘴一噘,顯得有些不滿。

“小主人,你這性子還是族長瞭解你,就怕你在她事務繁忙的時候溜出去。”

“眼下主人不在,我更要照看好您,否則等主人回來,我可是擔待不起。”

傲戰雄苦笑一聲,說道。

白琉璃的性子,他也是比較清楚的,之前趙凡在天狐城坐鎮,前者自然不敢亂跑。

如今趙凡離開天狐城好幾天了,難保白琉璃不會偷溜出城去。

“對了,傲伯伯你剛剛說中州域不太平,這是怎麼回事?”

白琉璃大眼睛亂轉,滿臉疑惑地問道。

“此事與你說說也無妨。”

“有生命禁區出世了。”

提到“生命禁區”幾個字,傲戰雄的臉色頓時變得凝重起來。

“生命禁區?那是什麼?”

白琉璃越發的好奇,連忙追問道。

“我也不是很清楚,此事還是聽其他九尾天狐族人提到的。”

“據說生命禁區,是中州域當中最為禁忌的存在,每當有禁區之人出世必定引起翻天覆地的血和亂,哪怕是超然強大的妖仙種族,在生命禁區當中都顯得異常的渺小。”

傲戰雄沉聲解釋道。

“聽起來似乎很可怕。”

“那對我們九尾天狐一族會有影響嗎?”

白琉璃抿了抿紅唇,有些不安的問道。

“不知道。”

“所以族長讓我看好你,這段時間千萬彆離開天狐城。”

“好好呆在莊園裡麵修行。”

傲戰雄搖了搖頭,提醒道。

“我知道了。”

“傲伯伯你放心吧,我肯定會用心修煉,爭取早日成為像我爹爹那般的仙道強者。”

白琉璃用力點了點頭,認真的說道。

“小主人,你的資質出類拔萃,而且又有主人親自指導修行,用不了多久肯定能成為真正的仙道強者。”

傲戰雄和藹一笑,肯定的說道。

就在白琉璃和傲戰雄說話的同時,身處在青銅大殿最深處的趙凡,終於在幾天的努力後,成功的參透了玉塔的奧妙。

轟!

原本懸浮在趙凡麵前的玉塔,突然間像是受到什麼刺激,綻放出一縷縷恐怖驚人的大道之力。

這是真正的大道之力,哪怕隻是一絲,都有著移山填海的威力。

麵對如此可怕的力量,趙凡冇有去抵抗,而是任憑大道之力沖刷自身。

趙凡如遭重擊,肌體表麵開裂,就像是一尊即將裂開的瓷器。

但下一秒,隨著他心念一動,源源不斷的生機自體內湧現而出,直接將開裂的傷口修複癒合。

趙凡盤坐虛空,就像是一塊海邊礁石,任憑玉塔散發的大道之力不斷的沖刷。

這股力量非常可怕,如果換做尋常的仙王巨頭,就算不死都要重傷。

好在趙凡修為驚人,而且肉身更是強到不可思議,才能勉強的承受下來。

經過數次的沖刷,趙凡的肌體變得更加強壯,最為重要的是,藉助這個時機和玉塔建立起了一定的聯絡。

嗡……

玉塔綻放出更為驚人的神光,緩緩懸浮在趙凡的頭頂,似乎認可了後者。

“剛剛的大道之力沖刷,怕是對我的考驗。”

“隻要通過了這層考驗,纔算是獲得了這層玉塔的真正認可。”

“如今,總算是有機會真正煉化玉塔了。”

趙凡麵露滿意之色,旋即再次嘗試向玉塔當中注入自己的仙力。

這次和前幾次不同,隨著仙力的注入,玉塔懸浮上下,終於有了一定的反應。

但這隻是剛剛開始,煉製玉塔比趙凡想象當中還要複雜,需要參悟玉塔釋放出的一條又一條大道之力。

當然,這個過程中,對於趙凡來說,確實是有著無法想象的溢位。

隻要徹底的領悟這些大道之力,那麼對於他來說,在修行方麵將會獲得無法想象的幫助。

趙凡忘卻時間,默默的煉化玉塔,整個人都被大道之力包裹,遠遠的望去,變成了一個巨大的蠶繭。

時間如梭,轉眼間又過去了一個月。

轟隆!

這一天,伴隨著巨大的轟鳴聲,巨大的蠶繭四分五裂而開。

一道金色的人影,自破碎的蠶繭當中走出,渾身上下流露著充斥不儘的大道之力。

他雙眼深邃,目光彷彿可以看穿諸天萬界,猶如一位真正的道主,舉手投足間有著令人望而生畏的超然氣勢!

在他的頭頂,一層玉塔懸浮,垂落下無儘法則,將其徹底的籠罩其中。

“終於煉化了這層玉塔。”

“冇有想到,玉塔當中蘊含的大道之力,對我的幫助是如此巨大。”

趙凡感受著肌體間流轉的生生不息力量,露出了一抹笑容。

隨著他的話音剛剛落下,一股恐怖的氣勢,自玉塔當中快速擴張而開,整座青銅殿,甚至是整座海島,都在這一刻劇烈的顫抖了起來。

“這股氣息是……”

正在島上打坐的黑龍王,在感受到這股驚人的氣息,瞬間睜開了眼眸,露出了罕見的驚恐之色。

“難道是趙道友成功的煉化了玉塔!”

原本正在陪著女兒的何無極,也是心生所感,第一時間看向了趙凡所在的方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