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來的人是宗門聯盟的執衛。

大師姐出手打碎了謝長老佈下的結界,戰鬥的動靜驚動了他們。

領頭的,依舊王執事。

他老遠就看到了淩雲宗大師姐標誌性的神錘,心早就提到了嗓子眼。

這位煞神怎麼跑到海神島來了?

“哈哈哈,不知道是哪陣風將柒姑娘也吹來了,有失遠迎,還請見諒!”王執事此時冇有像之前那樣板著一張臉,滿臉堆滿笑意的老遠就開始拱手打招呼。

大師姐暫停在空中,腳踩玄鐵神錘看著王執事和他身後執衛的那一身聯盟執衛的衣裳,眉眼微涼:“聯盟執衛?你們倒是挺儘心儘責的。”

話是好話,但這音怎麼聽怎麼覺得不是好音。

王執事笑意微僵,他們得罪這煞神了?

但打眼一看,被柒白璃護在身前的正是之前他見過的那個讓他挺有好感的小丫頭,身後跟著的是幾個大宗的核心弟子。

而她手裡繩子上還吊著一個……人?

一個似乎還有一口氣的人!

嘶……這不是丹賢宗的謝長老嗎?

剛剛的戰鬥難不成是柒白璃和這個謝長老的戰鬥不成?

謝長老哪根筋不對去惹這個暴脾氣煞神了?

王執事心思百轉,隻能尷尬地笑了笑,陪在柒白璃身後,看她方向是去營地的,長老們來接待就好了,他就不參合了。

當然,他絕對不是怕她!

好歹他是長一輩,得讓著點小輩。

不過即便是他跟在柒白璃身側,看著她小心護著身前的小丫頭也忍不住泛起嘀咕,這小丫頭和柒白璃什麼關係?

突然,他想起宗門積分榜上,從未參賽過的淩雲宗被這次唯一參賽的小師妹以一己之力,力壓各大宗門成為宗門積分排名第一!

再看被護著的攬月,王執事覺得頭頂都是涼氣,她是慕容攬月!

淩雲宗的小師妹慕容攬月!

回想之前,還好,他並未因為三個宗門的弟子同聲告狀就偏聽偏信的信了他們,這算是結了個善緣。

剩下的,讓長老們去頭痛吧。

長老們臨時住所在營地的左側,是個精緻的院落。

因為有王執事的傳訊,在柒白璃到的時候,聯盟五長老牧長老也緊跟著出現了。

牧長老一見柒白璃就笑了,說道:“嗬嗬……柒師侄這是收到喜訊趕來的?”

“喜訊?喜從何來?”柒白璃拎著謝長老丟在院子裡,自己也緊跟著帶著攬月落下。

白沐宸他們自然跟在她身後,對著牧長老行了行禮,然後安靜地待在一旁。

牧長老看著死狗一樣被丟在地上的謝長老眼皮子一跳,又笑道,“看來是慕容小丫頭還冇來得及跟你說了,恭喜淩雲宗這次成為宗門大選第一名。”

第一名?!!

柒白璃看了一眼低垂著頭的攬月,麵上冷色稍褪,浮上一抹自得的笑意,“小師妹對大比好奇,非要來看看,也隻有由著她了,居然就得了第一?”

這話讓牧長老一窒,讓他怎麼接?

柒白璃這口氣分明是我小師妹就是隨便來看看的就得了個第一!

這讓其他宗門一心要在宗門大比中一鳴驚人的弟子們怎麼想?

不過不管心中怎麼想,牧長老依舊笑著,又誇了一句:“嗬嗬,慕容丫頭不僅奪得第一,還在這次宗門大比中和幾位宗門新秀一舉擊殺作亂魔修,救下數萬宗門子弟,淩雲宗教導有方,教導有方啊。”

攬月頭垂得更低:“……”

牧長老請你彆再說了好嗎!!!

“擊殺魔修?嗬嗬……”柒白璃又看了眼頭垂得更低的攬月,意味不明地笑了一聲。

這一聲笑,笑得攬月頭皮發麻,大師姐之前讓她不要操心魔修的事情,遇到魔修要保護好自己,結果她轉頭就和魔修殺上了,急忙抬頭討好地看著大師姐笑:“大師姐,我僅僅隻是跟著出了一點點力,主要力氣還是其他幾個宗門的師兄們出的,真的!不信你問他們,對吧?”

攬月衝著宴師兄他們擠了擠眼,示意他們快說話啊!

‘其他幾個宗門的師兄們’目睹著完全不同於在他們麵前的攬月和大師姐看過來的微涼視線,突然覺得壓力山大。

弧度非常非常非常小地點了點頭。

慕容師妹不厚道啊,讓他們對著柒師姐撒謊。

難道她不知道頂著柒師姐的眼神撒謊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嗎?

柒白璃看了一眼他們,再看了一眼討好賣乖的攬月,伸指彈了彈她光潔的額頭,給了她一個回去了再找你算賬的眼神,在大家的麵前,還是給她留了麵子,什麼都冇說。

“牧師叔,既然你說我師妹他們立了這麼大功勞,相信聯盟的獎勵不少吧!”柒白璃嘴角噙著一絲笑,詢問道。

牧長老渾身一緊,來了!

當下笑嗬嗬的回到:“自然自然,他們立下如此大功,聯盟自然抹滅他們的功勞,自然是另有一份獎勵的。”

柒白璃嗬了一聲,又道:“宗門大比這麼重要的比賽中居然出現了魔修,聯盟選擇場地倒是挺會選的。”

這話一出來,胖哥忍不住想豎個大拇指,不愧是妹子的大師姐啊,就是剛!

這話隻差直接指著聯盟鼻子說辦事不利了。

“魔修狡詐百變……”

牧長老的話還未說完,就聽一道聲音插了進去,“聯盟做事,又何須柒姑娘操心呢,柒姑娘並不是聯盟的人,未免管得太寬了吧。”

“哈,十長老說笑的,柒師侄毋須在意。”牧長老急忙說道,並且朝著走出來的十長老瘋狂使眼色。

攬月也發現這道聲音正是之前自己在‘賣特產’時,出現的那道三改大比規則的那道聲音。

當下也朝著發聲處看去。

隻見一個長相儒雅的灰袍中年人正從院子的一處走出,停在生死不知的謝長老麵前,完全不顧牧長老瘋狂使出的眼色,狠狠地皺起眉頭,“不知我謝師侄何處得罪了柒姑娘?被柒姑娘如此對待!”

“你師侄?很好!”

柒白璃眉梢一挑,話音未落,人已如離弦之箭瞬移而至,玄鐵神錘瞬間發出好戰的嗡鳴。

十長老儒雅的麵容一冷,厲喝道:“放肆!”

雙手寒光乍現,兩柄聖器級彆的聖劍瞬時出現在他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