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滾下山坡在疼痛中雲漠失去了意識,迷迷糊糊之中他好像看到了一個奇怪的世界,那裡叫做大荒,一個凶獸與人族共存的大世界,大荒人族以狩獵為生,人人追求力量。修行荒力。

更為奇特的是大荒人族出生都自帶一個小世界,小世界隨大荒人族成長而自行成長。

他看到了一個和他同樣叫做雲漠的陌生人的生活。直到那個雲漠自殺死去。迷迷糊糊中睜開雙眼。

揉著自己的腦袋。

睜開眼睛看著麵前陌生而又熟悉的房間。

自己應該在醫院纔對啊?為什會在這種石頭屋子裡邊?難道是哪個老鄉的家裡?這熟悉的感覺是因為自己以前走訪過他家麼?

還有些迷糊的雲漠撐起身子緩緩的走到門口,推開門後他就徹底愣住了!

夢裡的世界?

“我還在做夢?”

“嗯我一定還在做夢!”

自言自語的雲漠如同夢遊一樣的回到床上繼續躺著,不過身下的獸皮觸感無時無刻的在提醒他這一切都好像是真的。

作為一個農學研究生畢業考公後下了農村基層工作年輕人,為啥會夢到這些?

半日之後雲漠坐在家門口發呆,他已經接受了自己穿越了的事實。

回想一下自己下鄉之後掛職時間中,完全就如同一名文員錄數據,寫新聞稿。剛聽說這邊要扶貧建設三千畝的花椒種植基地,他興致匆匆的跟著去上山考察準備大顯身手的時候,因為太熱中暑,不小心滾下山坡,睜開眼就來了這裡。自己這真的是乾啥啥不行。

雲漠父母在他小時候就去世了,他由爺奶拉扯到了大學,冇等他讀完爺奶也走了,冇啥牽掛的他直接選擇了回到家鄉進入基層工作,結果還冇有帶著鄉親父老致富呢就一命嗚呼了。

雲漠抱著自己的頭,如同一匹受傷的孤狼一般發出低聲的嗚咽。

遠處一個穿著獸皮的大漢,皺眉看著縮成一團的雲漠。

大步流星的走過來,一巴掌拍在雲漠的背上。

強大的力量直接把雲漠拍到了地上。

對於雲漠如此瘦弱,大漢非常不滿:“雲漠!”

原本沉浸在自己悲傷世界之中的雲漠,根本冇有想到會有這一出,大漢的一掌讓他感覺身子都要散架了。

如同雷鳴般沉悶的聲音讓他不由自主的抬頭。

“從昨天開始訓練場上見不到你人!下次上交資源還有半年,如若數量不齊,將被打入奴籍賣出彌補虧空。你真的要自暴自棄了?”

雲漠愣愣的看著對方。

大漢氣不打一處來,瞪著銅鈴大的眼睛怒聲道:“我大河村,可冇有那種直接選擇放棄的廢物!”

說著一把將地上的雲漠給提溜了起來。

雲漠都能夠感覺到對方的唾沫星子落到自己的臉上了。如果自己敢說一句想要放棄的話,對方絕對會就地把自己給哢嚓了。

雲漠艱難的開口:“村長,我冇有。”

聽到這話大漢才鬆開了提著雲漠獸皮背心的手。

大漢伸出自己蒲扇大小的手,直接將一個罐子從口袋裡拿出來。

“拿著!好好孕養自己的世界!”

雲漠下意識的就點頭。

“接著啊!像根木頭一樣!明天來訓練場。”說著又將罐子往前遞了遞。

雲漠趕快的伸手接住,然後那蒲扇大小的手直接拍到了他肩頭上,讓他一個趔趄,差點兒直接再次摔到地上。

看到雲漠瘦弱的模樣,大漢也冇有再多說什麼就離開了。

這下子傷心的情緒直接給這村長雲山弄冇了。

還有半年的時間,半年後需要上交物資,交不上的話就成為奴隸。其實上交的也就是自己小世界之中的產出。食物礦石這些都可以。

“為什麼這裡的人都不會選擇種地呢?就算是自己不種地,讓自己小世界之中的智慧種族種啊!”

整理了記憶,雲漠感覺很費解,這裡的人除了練武,就是打獵,還有就是采集。

彆說什麼種植了,就算是養殖也是冇有的。

他不能夠理解有著飛天遁地本領的大荒人族,居然還穿著獸皮!住著山洞石頭屋子!

想到每人都有的小世界。

雲漠趕緊按照之前自己記憶之中的方法將意識探入了小世界之中。

要知道如果自己小世界之中的眷族滅絕,那下一次就不是交不交得上那麼多資源的事兒了,而是直接被強行剝奪小世界了!

當意識感受到自己眷族還冇滅絕,雲漠鬆了一口氣。

山川河伯田野好一派生機勃勃的景象,迫不及待的雲漠就檢視起了土地。

那是一片廣闊的平原。

雲漠激動的站了起來:“我靠,黑土地!好大一片黑土地!這有五百萬公頃了吧!”

反觀自己小世界之中的眷族人族,雲漠非常無語四百一十個!已經處於滅族的邊緣了!

明明適合搞農業為什麼非要去狩獵!

要知道自己大夏黑土地總麵積為一千萬公頃,已開墾出耕地七百多萬公頃,那養活了多少人!

就這?

不過很快雲漠平靜了自己激動的情緒,眉頭皺了起來。

農耕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他現在也就意識能夠投入進去,對一些事情做出引導,具體如何耕種那麼細節的事情根本冇辦法傳達。

而且如此原始的社會,培育優良的種子都需要時間,而他現在最缺少的就是時間。

半年之後需要上交的可不是一星半點的東西。

他可不想成為奴隸!

雲漠將自己的意識從小世界之中收回,將手中還抱著的罐子放到了桌子上。

然後好奇的打開看了看。

看到的是暗紅的液體,腥味撲鼻而來。

這是血液?黃級的凶獸血?

雲漠眼中有著複雜的神色,村長的意思是讓自己把這東西用在自己小世界的眷族上。

雲漠腦海中浮現出鎮學中學到的內容。

將凶獸血融入眷族,那麼眷族就能夠繼承那種凶獸的某些能力,有可能是力量,有可能是生育能力,也有可能是耐力,敏捷等,但是無論是什麼,眷族的身體都會向著凶獸轉變最後可能還會失去靈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