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為一個長在紅旗下的大好青年來說,讓他按照記憶中學到的用什麼神恩神罰,恩威並施,維持神秘的製造那種高高在上的距離感,他真的玩不來。

這都已經隻剩下四百一十個人了,還來那一套早晚把自己玩死。

而且為人民服務瞭解一下!好好的種田不香麼?不說帶著眷族奔小康,讓他們不餓死凍死這就是雲漠現在的目標。

其實要說本來以小世界的物產,這些人族不可能混到現在要滅族的境地的。

但是問題就出在原主需要上交15萬斤口糧不然就要去做奴隸,而現在本體是無法進入大夏世界的。

也無法直接將裡邊的活物弄出來,隻能夠讓眷族抓瞭然後獻祭藉助香火之力才能夠拿出來。

在大荒20歲冇有考上府學就得每半年上交15萬斤的口糧,原主就逼迫著眷族不斷的去狩獵,然後熏製肉乾,不斷的勞作得不到休息,在加上狩獵的危險,和神罰,原本上萬的人族,完成任務後就剩下這四百一十個。

這也是為什麼原主直接選擇了自殺的原因,半年後的十五萬斤口糧他感覺根本冇有完成的可能,與其成為奴隸,還不如死了算了。

這也纔有了雲漠的借屍還魂。

看著下方的老人,雲漠釋放出愛護友好的意思,對方磕頭更厲害了。

雲漠……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以後慢慢來吧。他直接給出了指示。

“謹遵神的吩咐,您的仆從馬上去辦。”

大約一刻鐘之後,祭壇前方酋長帶著一眾族人叩拜。

祭壇上整齊的堆著肉乾。

看著下方衣不蔽體瘦弱的人族,虔誠的祈禱神的庇護,雲漠有一種負罪感。

這裡的人常年睡在地上,很多時候食不果腹,生病後冇有任何的藥物,能夠活到三十的就是高壽了。

一時之間他真的不知道要說些什麼了,他感覺自己肩膀上的擔子又沉了沉。

雲漠象征性的拿走了兩塊肉乾,大概有三斤左右的樣子。

然後傳下自己的意思,酋長不敢有任何遲疑,立馬讓人將上邊的肉乾直接拿開了。

下一刻祭台上出現了一個個圓滾滾的土疙瘩。

雲漠在商場花費了兩百幣,直接購買了一千斤的土豆,這邊氣候很好如果不吃完很快就會發芽所以吃完了再買就是了。算下來土豆種子的價格和這個吃的土豆價格是一樣的也就0.2幣一斤。

玉米是0.8幣一斤。

讓他們把土豆全部挪開之後,一堆金燦燦的玉米粒出現在了祭台上。

不是雲漠不給打碎了的玉米麪。那完全是因為著商場根本不給裝東西的袋子,而是買什麼就隻會是什麼,不會有任何的包裝。

買也隻能單獨買袋子,不會給你裝好了送過來。買玉米麪的話過來就直接掉地上了。而且現在他資金有點兒緊張,玉米麪需要2幣一斤,不劃算。

雲漠又花費了十個幣買了兩百個袋子。

讓他們自己裝玉米粒。

就算是這樣的省著現在他手上也還隻剩下商城幣:1790幣。

傳達了這些東西如何吃之後,又指引他們去開荒,其實也就是拔草。

完成這一切,雲漠的意識就退出了小世界

比起狩獵來說拔草這個活兒就安全多了。

雲漠拿著塊木板用碳快畫出農具的模樣,馬不停蹄的去找人打造農具了,他在商城之中看過,農具的價格,算起手續費用,還不如自己花費香火之力,就在這世界之中讓人幫忙打造。

大河村裡就有可以做這活兒的人。

“雲六叔!”

躺在山洞前圍著的小院子中大石頭上曬太陽的小老頭被這一聲吼嚇了一跳,氣呼呼的起身。

“嚎什麼嚎!漠小子你是找打啊!”

說著直接抄起旁邊的棍子就衝著雲漠來了。

一棍子直接抽向了雲漠的屁股。雲漠趕緊的用手中的木板擋在後邊。

砰的一聲還好有木板擋著,不然這一下子雲漠想著就頭皮發麻。

這裡都是些什麼人,說不得就直接動手!真是。

看著小老頭不善的眼神。

“六叔小子錯了!”

比起頂嘴可能接下來屁股不保,雲漠立馬慫了。

雲六叔上下打量了雲漠一眼有些嫌棄:“反應倒是提高了。說吧找你六叔我什麼事?”

想到自己來乾啥的,雲漠壓下了心中的不舒服遞出手中的木板。

“六叔你看看這個可以幫小子打造出來麼?”

雲六叔拿過雲漠手中的板子,上上下下的打量,也時不時看一眼雲漠。

小聲嘀咕一句:“還知道標出尺寸了。”

揹著手看著雲漠:“這些東西弄來乾嘛不倫不類的,開了刃也一點兒威力都冇有。”

雲漠想到這個世界人的觀念和想法,如果讓他們知道用來讓小世界種地的,絕對會被認為自己不務正業,而且說不得以他們的個性,還會直接上手收拾自己。

“這個是我把它叫做鋤頭,我小世界裡的眷族發現了地裡邊有很多能吃的東西,尋思著有這個東西好挖出來,您看從這個洞處鑲嵌進去一根圓棍子,挖東西就方便了。”

雲六叔一臉嫌棄:“那地裡能有多少。費那功夫乾嘛,不過這想法倒是可以。”

他皺眉:“要不我給你打造些獵刀。多去獵捕些獵物。比起你挖地裡的果子強。”

雲漠擺手:“六叔我看過了,那土豆挖出來得有上萬斤,也就幾天功夫就能成,而且您想一想挖了它一段時間後又會長,也費不了什麼事兒,能穩定的有食物你說可以不可以?”

“你小子糊我不是,哪個挖了還能長的!”

雲漠……

這小老頭還真難糊弄。

“咳,六叔,你想想那些果子不是采了下年還要長麼?那些個地裡的果子,隻要挖的時候留點兒小的,那來年不就又長了麼。”

小老頭想想也是,不過絕對不認輸的他裝了個不耐煩:“好了好了彆瞎扯了,要多少把。”

雲漠:“謝謝六叔,小子要200把,您看要多少香火?”

雲六叔揮手往外趕人:“滾滾滾,那點兒東西還多少香火,彆打擾我睡覺,明兒個一早自己來取。”

說著木板從他手上消失,應當是送去小世界了。

被趕到院子外的雲漠摸摸自己的鼻子。

感覺心裡暖乎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