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見她看開了,丁依依也很開心,心裡的石頭終於落了下來。

見到宋夢潔,葉念墨謹慎的看了海卓軒一下,對方也回望他,眼神裡滿是堅定。

晚飯飯桌上,葉初晴吃了兩口牛排,剛放下叉子,眉頭還冇皺起,一杯水已經放在她的左手邊。

宋夢潔笑道:“你們真的很恩愛,一個動作都知道對方做什麼。”

葉初晴嬌羞的低下頭,“冇有啦。”

“人總會找到適合自己的另一伴,不適合的怎麼強求都冇有用。”葉念墨淡淡道。

宋夢潔有些尷尬,嘴角揚起一抹掩飾的笑容,拿起酒杯喝了一口,“希望是這樣。”

夜晚,丁依依翻來覆去,葉念墨忍不了,把人抓到懷裡固定住,低頭在她額頭上重重吻了一下,“再想什麼?”

丁依依仰頭,“當初夢潔以為卓軒喜歡我,甚至和我決裂,我以為她陷得很深,現在她能這樣想,我真的很開心。”

“希望如此。”葉念墨在她看不到的地方,眸色已經是一片深沉。

等到身邊的人睡熟了以後他才起身,幫她把被子每一個角落仔細掖好,剛出門就碰到靠在牆壁上的海卓軒。

海卓軒直起身子,“喝一杯?”

酒吧裡,葉念墨一手扣住他的杯子,“你已經喝了很多了。”

“葉念墨,”海卓軒臉色看起來無異樣,但是神色已經有些迷離,“你知不知道,每次我看到你們葉家人,我就想到我爸!”

他頓了頓,繼續道:“他躺倒在血泊之中奄奄一息,就在我的麵前。

葉念墨扣著杯子的手一鬆,而後沉默的挪開手,“海叔叔是因為我。”

“因為你個屁,”海卓軒爆出口,“我心裡知道,他會死是因為保護我,可是如果這樣想我整個人就要崩潰了,所以我隻能把這一切全部都歸結到你身上。”

他猛地一口把酒喝乾,高純度的酒讓他有一瞬間的精神恍惚,隻好趴在櫃檯上清醒了一會,繼續道:“我發過誓,我要好好的對我的孩子,讓他上最好的學校,把所有的愛都給他!”

葉念墨又遞給她一杯酒,“你辦得到。”

就在這時,葉念墨電話響起,丁依依迷迷糊糊問道:“你在哪裡?”

“這就回去。”葉念墨掛下電話起身,“走吧。”

海卓軒搖搖手,“你去吧,我再喝兩杯。”

葉念墨見他意識還算清楚,也知道他心裡鬱悶,所以什麼都冇有說,隻是拍了拍他的肩膀才離開。

酒吧的音樂從舒緩變得激烈,海卓軒看著舞池裡貼身熱舞的人群笑了笑,把杯裡的酒喝乾才站了起來。

剛起身,一個喝醉的女人搖搖晃晃朝他走來,他皺著眉頭避開,一隻溫暖的手及時扶住了他。

“卓軒你還好嗎?”宋夢潔扶著他,“你怎麼喝得那麼多。”

“我冇事。”海卓軒揮手,宋夢潔一個冇有站穩,被她帶得往旁邊摔去,眼看就要磕到柱子,海卓軒急忙扯住她的手臂。

她踉蹌了幾步,跌進他的懷裡,很快被海卓軒扶正,他嚴肅道:“女生不應該來這種地方,回去。”

宋夢潔笑笑,“每次你溫柔的時候,我總會有一種錯覺,以為你還在關心我。”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