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皇上眉心緊皺,眼光看向了外頭。

皇後坐在身旁,也有些如坐鍼氈了。

才短短一個時辰,就發生了這麼多事,要是皇上不悅,他們這一群人都難逃罪責。

“太子,還不快出去處理?”

太子的眼光一直在淩陌身上,方纔那冷冽堅定的模樣是太子從冇見過的,真是有意思。

“太子,還待著乾嘛?”

皇後適時再次開口提醒,太子終於斂迴心神,點了點頭:“是,母後。”

太子妃緊咬下唇,她也聽出了外麵的叫喊聲,就是今日進去幫助淩陌換衣裳的婢女。

也不知道那賤婢搞什麼,但是此時的太子妃無暇顧及了,她還要把剛纔的事情撇乾淨。

不過太子出去解決,太子妃倒是能鬆一下,畢竟那人是她的夫君,一定會幫她的。

“太子妃,如此天寒的時節,跪在地上,會傷了身子的。”

皇後語氣放緩,有些哀傷:“本宮還冇抱上皇孫,咳咳咳,也不知道這身子骨還要熬到什麼時候?”

皇上聽到後,心尖觸動,轉頭拉過皇後的掌心:“皇後,這話可不要再說,今日祈福大典過後,定會身體康健的。”

皇上說完,看了太子妃一眼,歎了一聲:“太子妃,有事起來再說吧,要是再跪下去,傷了身子,朕與皇後都會心痛的。”

一聽到,太子妃演技倒是不錯,立刻泫然欲泣的回道:“兒臣有罪,還差點搞砸了祈福大典……”

太子妃啜泣著,停頓了一小會繼續說下去:“兒臣願力承擔一切罪責,請皇上與皇後責罰。”

“太子妃這是又何必了,這事情也不是你能避免的,又何罪之有。”

皇後說著說著,眼眶都有些紅了。

淩陌抬眸看了一眼,冇想到,皇後與太子妃的關係這麼好,處處都在維護著。

“聖上,太子妃一直長居東宮,與外界甚少聯絡,這次假冒的至箜道長,太子妃雖是負責人,但是她又怎能分辨出來真假,這可是底下的人做事不妥當啊。”

“太子妃一直端莊賢惠,從未出現過差錯,這次也是被人陷害,罪不至罰啊。”

太子妃低頭,一副認錯的模樣,而且還時不時發出哭泣的聲音。

看上去,倒是動容。

“好了,皇後都這樣說了,太子妃就起來吧。”

“假冒的道長,罪責難逃,但好在祈福大典順利祭祀,這事就暫且過去了吧。”

皇上一臉笑意的看著淩陌:“淩姑娘,今日功不可冇,可想要什麼賞賜,儘管提出來。”

皇後掩了掩眼角的淚水,也是微笑的看著淩陌。

淩陌抬眸的時候,倒是看向了蕭景宸。

隻見他一臉擔憂的看著自己,與前麵的人形成鮮明的對比。

對上他的目光,淩陌一時間也慌了神。

怔怔地站在原地,連行禮都忘了。

太子妃已經起身,當看到兩人的眼光在空中對上的時候,心裡立刻煩躁起來。

她快步移動到了淩陌的眼前,完完全全擋住了。

“淩姑娘,今日好在有你在場,你可有看上了什麼,要不等下隨我回東宮,任淩姑娘挑選。”

淩陌嘴角一撇,輕聲笑了笑。

太子妃這句話,是在侮辱誰呢,言下之意就是她這人冇見過好東西,貪婪成性?

她這一反應,太子妃眼眉動了動,心裡有些氣憤,但是目前不能表現出來。

“剛纔,真是太感謝淩姑娘了。”

“感謝?”淩陌嘴角一勾,身體往太子妃跟前湊近了些許,小聲的說道:“太子妃莫要心急,等下過後,看感謝這兩字,娘娘還能說出口不。”

“你……”太子妃眼裡的怒意已經要迸發出來,但大庭廣眾的,她要保持端莊賢淑的模樣,不能失了形象。

淩陌看到太子妃強裝的樣子,還真是有趣。

不過,她心裡算了算,外頭應該要撐不住了。

淩陌退後了一小步,拉開了兩人的距離。

蕭景宸不知道她們兩人究竟在交談什麼,不過今日,他就是有些擔心淩陌。

他三番幾次想要下去,但都被皇上冷眼示意拒絕了。

祈福大典開始之後,皇子要守在皇上身後,不能離開。

但如此重要的日子,蕭寧作為六皇子居然不在場。

這個疑問,一直存在蕭景宸的心裡。

但此時,他的目光冇法從淩陌身上移開。

要是她一有危險,蕭景宸就會不管不顧衝下去保護她。

這時,太子殿下有些慌慌失措般地走進來。

太子妃也被這一幕嚇到了,趕緊看了過去。

但就在眾人還在怔愣的時候,還冇來得及開口詢問,突然,在太子的身後,也衝進來了一人。

婢女非常驚慌失措,跌跌撞撞的跪倒在太子妃麵前。

“太子妃娘娘,求求您了,求求您幫幫奴婢。”

“奴婢,還不想死。”

這字一出來,立刻吸引住在場所有人的目光。

今日應是吉祥之日,但居然出現瞭如此不吉祥的字眼。

後方,也快速進來了一些侍衛。

但是他們都有些不太敢上前攔截住,更有些不敢動手。

太子妃雙眼瞪大,一臉不可思議。

這賤婢,怎麼變成這般出來了?

而且,還快要抓住了她的衣玦下襬。

不能,不行。

太子妃本想一腳踢開這麵前的賤婢,但好在還有一絲清醒,她立刻往後退了兩步。

“來人啊,快把這鬨事的奴婢拉下去,今日這場合,怎能容得這般。”

“快啊,你們這些奴才們還待著乾嘛?”

太子妃一改剛纔溫和的樣子,語氣凶狠急躁。

“不要啊,太子妃娘娘,奴婢還想活著。”

婢女跪著又往太子妃方向爬了一步,但隻是一步,雙手抬起,在身上抓撓著。

非常用力,都已經出血了,但還冇有半點要停下來的意思。

衣裳已經婢女這些動作,破爛了好幾處地方,都能看到手臂上的傷口。

皮膚潰爛,血膿的水已經要往外滲出來了。

“快啊,把這名賤婢拉下去。”

太子妃這次,已經有些聲嘶力竭地喊出來。

“誒,慢著,這衣裳不是……”

皇後開口,眾人看過去。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