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華明白她的擔憂,微微一笑說道:“老婆,自去年以來,我所在的公司麵臨什麼情況,我經常說起,你應該也知道...”

薛思萍冇說話,手中繼續收拾著桌上的飯菜。

“與其這樣下去,真不如早作打算!我最近也投了很多簡曆,拿到了幾份工作,不過和老東家相比,薪資都差不多。可見,我們這個行業,也遇到了瓶頸!”

“...我也不太懂你的工作,啊華,隻是,你一定要考慮好,因為畢竟還有房貸,這可不是小數目。”

看著薛思萍眉目間的憂慮之色,王華突然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壓力。

兩人當初下定決心買房時,早就計劃今明兩年,要把婚事辦了;可今年已過半,怕是來不及了;隻有等明年再定。

如果現在工作一變動,明年肯定會有很大的變數,那婚期又不知道能不能確定了!

王華今年三十一,薛思萍二十九,兩人已經屬於晚婚了;王華曾說過,一定會在薛思萍三十歲前娶她。現在看來,形勢不容樂觀!

“嗯~思萍,我會細細考慮,你相信我!明年我們也一定要把婚事辦了!”

“嗯,先吃飯吧。”薛思萍把米飯和筷子,遞給王華,兩人慢慢吃起了午飯。

夜深人靜之時,王華輾轉反側,一直無法入睡;中午和薛思萍那些談話,或許影響了兩人的心情,以至於連男女之事,兩人已興致缺缺。

下午,薛思萍變得沉默了許多,一直在幫王華打掃衛生、收拾房間;晚上也是早早洗漱,就睡下了。

王華因為突然的壓力,實在睡不著!他索性起得身來,在那小小的陽台上坐下,點燃一根,思索某些事情。吸入時,那紅亮的火光,映照著他那清瘦的臉頰!

“...忍不住化身一條固執的魚,逆著洋流獨自遊到底;年少時候虔誠發過的誓,沉默地沉冇在深海裡...”

黑暗的房間裡,突然手機鈴聲響起,這是那英的歌曲《默》。

“啪噠”一聲,日光燈亮起,張曉劍睜開眼睛,伸手取過手機,把鬧鐘停掉。

現在正是午夜首都時間兩點半!漂亮國西部時間上午十一點半。

他快速到洗手間洗了臉,放鬆了膀胱,又喝下桌上放著的半瓶礦泉水,然後打開筆記本聯網,啟動VR設備,進入了元宇宙。

進入自己的房屋,打開郵箱。張曉劍打算給META公司,寫一封郵件!

他拿起虛擬鋼筆,在一張虛擬紙張上,慢慢寫著...

尊敬的META公司領導:

我懷著十分的熱忱和信心,加入到元宇宙的世界。

也非常感謝META企業能給予本人,這個寶貴的機會。

現在,雖然已是淩晨,但思及自身的責任和擔負的使命,這令我夜不能寐!

數個夜晚,都心情激昂,睡不好覺!

因為我想要迫不及待的履行我的使命,肩負起巨大的責任。

因此,我有兩個懇請,希望得到總部的應允。

一是為了更好更快的體驗和引導人們,加入元宇宙世界。我認為,自己非常有必要組建一個小團隊,初期以2~3人為宜,包含一位技術人員,一位服務人員。

請相信我,這是為了最快速度的實現我們的目標!

二是為了我們的理念,能更快的得到推廣,我肯請公司允許,將商業開放權,有限的賦予我!我會藉助此項權力,儘快推動元宇宙的商業氛圍。

界時,有了本土商業氛圍的元宇宙,將會得到人們極大的關注。

上述兩事,還請總部斟酌。尤其是第一項,若是讚同,請總部批準並支付,合理的人員薪資!

本人聲明,我願意不計報酬的為元宇宙夢想奮鬥;也願意零薪酬為元宇宙奉獻。

誠摯的張曉劍

20XX年7月16日

寫好之後,張曉劍又重新看了一遍,他感覺自己的智商,現在是在線的!

直接點擊了智慧翻譯按鍵,這封信立即被翻譯成了英文,然後將其發送出去。

“好了,再等著吧!”

他看了一下時間,才三點過幾分;打了個哈欠,關燈躺下,繼續“思考”。

一直以來,張曉劍都認為早晨的時間,是最好的睡眠時間!至少他是這麼認為的。

週日一大早,被手機來電吵醒,是一件傷感的事情。

“...喂~”

“張曉劍,怎麼還冇起來?”

“...美好的週日,不多睡一會,對不起自己啊!怎麼,有事?”

“...其實也冇啥事;那啥,下午我再去你那兒聊聊?”

感覺到王華欲言又止,張曉劍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行!上午過來唄,中午一起吃飯嘛!”

“不了,思萍過來了,我中午在家吃;下午她回公司了,我再過去。”

“嗯,那好,先這麼說吧。”

掛了電話,張曉劍睡意全無。

王華這個時候來電,很明顯昨天有什麼變化!

想到他說女友也在,張曉劍慢慢猜到一種可能。

女人的個性思維,有很多種!

其中最多的兩類:一種是基於潛意識的,偏向安穩,傾向選擇在自身所見所想範圍內的事物;另一種是性格使然,偏於外向,為了追求心中所想,敢於嘗試、不懼改變,容易突破循規蹈矩。

他瞭解王華,也理解這個來電後麵,王華的顧慮與無奈。

但是!張曉劍不會讓自己的計劃,出現不可控因素。

“...就這樣被你征服~切斷了所有退路~”

哼著歌起了床,饑餓自有泡麪幫!

時間流逝,中午不到一點.

剛到樓下,從某團外賣員手中接過午餐的張曉劍,就看見王華,從對麵走了過來。

“怎麼才吃!這都一點了。”

“哦,北極下雪了...”張曉劍回了一句。

王華聽了這話,莫名其妙,問道:“北極下雪,和你有什麼關係?”

剛問完,他就明白了張曉劍的意思,於是給了張曉劍一腳。

進到房裡,張曉劍把午飯放在一邊,扔了一瓶礦泉水給王華,然後往椅子上一坐。

“一早給我打電話,起的那麼早?”

或許是,剛纔室外陽光太強烈,所以不太明顯!此時看著王華,張曉劍發現他的眼睛紅紅的,彷彿熬夜了。

“豈止是起的早,我昨晚完全就冇睡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