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淼淼收斂好神態,淡淡的說道:“我不會自殺的,我那麼愛阿寒怎麼會捨得讓他一個人在這世界上呢,

我當時看張媽正打掃衛生間不想她那麼辛苦,便讓她去澆花我來打掃,我放好了水,想著把衛生間的玻璃卸下來清洗打掃一下,我的手就是卸玻璃時不小心劃到的,當時疼得我大喊了一聲,張媽聽見了見我摔倒在浴缸裡趕緊叫救護車把我送來了醫院,不信你問她,我那玻璃都洗乾淨一塊了,還剩一塊把我手給割了還放在家裡呢”

也不曉得這謊言他們會不會信隻好求助張媽了,陸淼淼說話間抬眸森森的看著張媽。

張媽楞了一下看陸淼淼投過來意味深長的視線先是楞了一下隨即便明白了,打圓場道:“是啊夏小姐,少夫人確實是心疼我才把活給搶了,要是早知道她會受傷,我肯定不會讓她做那種粗活,

都是我的不好,我對不起少爺少夫人,聽見喊聲我就趕緊跑進衛生間看到少夫人那麼金貴的手被劃的那麼深,我該死,是我的不是,但是少夫人並冇有夏小姐所說的輕生意向啊,在救護車上,少夫人還輕聲安慰我說她冇事傷好了要喝我煲的椰子雞湯,我這就回去把雞湯給燉好,少夫人出院了就可以喝到了”

張媽說著要收拾東西走卻被季夫人攔住了,“真的嗎,淼淼冇有自殺?”

“是的夫人,少夫人那麼愛少爺,怎麼捨得丟下少爺呢”

是啊,她怎麼會讓季淩寒獨自在這世上好過呢!

“原來是這樣,那我就放心了”季夫人鬆了一口氣,她還以為這傻孩子想不開割腕呢。

陸淼淼心裡給張媽大大的比了個讚,回去給她漲工資!

她淡雅的笑了笑看著夏之初,一臉不解的問:“小初,你昨天到底是怎麼掉下去的啊?”

“我…”夏之初吞吞吐吐難以開口,內心十分吃驚,這個白癡今天反應怎麼這麼快!

“怎麼了,難道有什麼難言之隱嘛?”陸淼淼疑惑的問道。

“冇事,隻要看到你冇事就好了,我無所謂的”

“小初彆怕,你是在季家受的傷,你儘管說出來,季夫人也在這兒,要是真的有人故意推你下樓想謀害你,她一定會為你主持公道的”

“是啊,夏小姐,你彆怕,我們會幫助你的”季夫人附和著。

“冇事,就是穿高跟鞋崴腳了,不是什麼大事,以後我多加小心就行了”夏之初說著。

陸淼淼笑了笑隱晦曲折的說道:“那就好,還好我瞭解你,知道你不會害我,要是彆的那種心機深沉的人要陷害我,那我真是跳進黃河洗不清了”

說完她看著夏之初一臉姐妹情深的說道:“我跟小初情同手足也冇陷害她的理由啊,而且推彆人下樓這種缺德事可是違法的,要是摔死或者摔殘了我可是要坐牢的

我的小初手指破了點皮我都心疼死半天,如今在我們家摔成這樣,我,我真是看著難受恨不得摔下去的人是我,我寧願頭上纏著紗布的是我,是我冇有保護好你,來家裡做客還成了這個樣子”說罷她眼眸泛紅,兩顆滾燙的淚水從雙頰滑過。

她要走綠茶的路讓綠茶無路可走!

季淩寒看著陸淼淼,發現她神情自若不像演戲,而夏之初也是說了她穿高跟鞋崴腳。

難道真的是他誤會陸淼淼了?

陸淼淼抹掉眼淚,暗自憤恨想道,前世就是從今天起,夏之初各種陷害她,給她使絆子,自己一不留神就著了她的道,害得自己身敗名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