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季淩寒垂眸看著夏之初呆滯的表情,柔聲說道:“醫生說你受了驚嚇要靜養,先回去吧我煲了湯你好好嚐嚐”

呦,大少爺還會煲湯做飯呢,陸淼淼輕嗤。

季淩寒不悅的睨了一眼她。

夏之初輕輕拉住季淩寒衣袖,糾結的看著他和陸淼淼,咬了咬唇輕聲道:“阿寒,你還是多陪陪淼淼吧,我冇事的,雖然頭很痛但是我可以忍,你看淼淼剛纔還哭了她肯定也很害怕吧”說吧低下頭看著拖鞋一副懂事的令人心疼的模樣。

嘖嘖嘖,這話說的,真是大度又善解人意,她要是說個不字豈不會顯得自己不懂事。

太婊了,自己要是再哭下去真的不禮貌了。

前世夏之初也提出讓季淩寒陪她,她擱那兒委屈吧啦的哭半天一臉期待的看著季淩寒,結果季淩寒狠狠地羞辱了她一頓。

季淩寒眸色微冷,夏之初溫柔善良又謙虛,而眼前這個女人卻心思深沉為人惡毒,同樣是女人,怎麼差距就那麼大呢。

……(陸淼淼:我謝謝你誇我)

他輕嗤一聲剛準備說什麼,卻被陸淼淼搶先打斷了:“不用,我冇事了,馬上就可以出院了,倒是你在我們家受了這麼重的傷可要好好養養,磕破了頭可不是小事,腦筋砸壞了影響到智力怎麼辦,阿寒還是替我多陪陪你吧”陸淼淼一臉真誠又關懷的模樣。

夏之初聞言氣的磨牙……

這是在咒她還是在安慰她,這個賤人!

“你胡說八道什麼!”季淩寒吼斥,這個女的他就知道他不安什麼好心,小初都這樣了不好好安慰就算了,狗嘴裡吐不出象牙的東西!

“我們走!不理這個瘋女人”他扶著虛弱無力的夏之初出了房門。

“你…”季夫人惱的頭暈,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扶額自己怎麼就生了這麼個兒子!

“媽,我冇事,咱們出院吧”陸淼淼趕緊扶住她安撫道。

經曆了生死,陸淼淼認清了這個男人的冷酷無情,前世臨死前那麼苦苦哀求他都不回頭看自己一眼,他的心究竟是不是鐵做的!

哪怕是夏之初惡意陷害她,他也不願意多查一下或者懷疑一下就那麼給自己定了死罪,一張離婚協議無情的甩在她麵前哪怕她在怎麼歇斯底裡的哭求,他也不心疼自己,這種人不值得自己再愛了。

又或許,他的溫柔情深隻給夏之初吧,畢竟夏之初可是他的救命恩人呐。

想起他手腕上那根紅繩,陸淼淼隻覺得心裡一痛。

一縷青絲係君腕,願君不負傾心人,嗬,真諷刺啊!

張媽快速收拾好東西三人一塊離開了醫院,經過夏之初病房外時,看到季淩寒端著碗喂著夏之初喝湯,生怕她燙到還貼心的吹了吹。

吹你個頭的吹,燙不死你們這對狗男女!

他們說著什麼,夏之初抿嘴笑了笑很是清純甜美,而季淩寒不用猜,那目光估計很溫柔吧。

渣男賤女,尊重祝福,祝你們鎖死,不要再出來危害其他人,姐姐我要搞事業去了!

踏出醫院呼吸到新鮮空氣,陸淼淼感覺還有命活著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