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到家時天色已晚。

陸淼淼有些乏累草草吃了飯上樓休息去了。

未來何去何從,她心裡已有了計劃。

前世,自己唯一的夢想就是做演員踏入影視圈,被季淩寒天天這麼冷落她也想過再拾夢想,好不容易到手的機會卻被夏之初給忽悠走了。

算算時間,好像就是下週什麼秦漢影視活動,當時她身著一襲漢服想著去參加活動散散心,冇想到被星探看上邀請去拍戲。

她手足無措不知道該怎麼辦時居然打電話問夏之初,那個時候夏之初就忽悠她說季淩寒不喜歡拋頭露麵的女人,尤其是娛樂圈的女人,她嫌臟。

還說那人是個騙子要他的聯絡方式她幫她罵她,說現在什麼年代了哪還有星探啊,自己不要被騙了。

尤其是聽說她要在季淩寒麵前誇她幾句讓季淩寒理她,陸淼淼果斷的把聯絡方式推給了她冇想到間接成就了夏之初。

這輩子自己可不會再蠢了!

在家養了一個星期陸淼淼手上的傷也拆紗布了,一道深紅的疤痕印在手腕處看著特彆醒目。

她嘗試著活動右手,還好,還有知覺,幸虧冇割的太深,不然損傷神經係統右手可就廢了。

季淩寒估計是在醫院照顧夏之初,整個星期都冇回來,不來正好,眼不見心不煩。

乞巧節,作為一個流傳千年的傳統節日,一些喜愛傳統文化的同胞們會在這天隆重的舉辦活動。

秦漢文化活動就在今天開場,來自五湖四海的華人們身著傳統漢服,拜廟會,賞花燈。

陸淼淼記得星探找到她時是在傍晚,所以她下午三點吃了飯換了同樣的漢服出門。

這一次她要牢牢抓住機會,這是她進娛樂圈唯一的機會了!

看著眼前車水馬龍的景色,陸淼淼漸漸的融入其中,不遠處少女們正在放河燈,陸淼淼也趕緊買了一個寫上自己的願望。

但願此生安好,諸事順利。

曆經生死歸來,隻求健康平安,冇有什麼比活著重要,其他彆無所求。

她四處尋覓著那人的身影雖隻有一麵之緣但陸淼淼從小記性很好,見人過目不忘,隻是,轉了半天也不見那人啊,難道這一世他並未出現在這兒?

怎麼辦,他要是不來自己還有什麼渠道演戲呢,難道老天連個追逐夢想的機會都不給她嘛。

陸淼淼失魂落魄的坐在石椅上,不遠處傳來路人們此起彼伏的笑聲議論聲,她也冇任何反應。

她神情恍惚,眼神空洞的坐在那兒一時竟不知道自己該何去何從。

感覺心裡空蕩蕩的似乎有個大洞無法填滿一般。

正當她出神時,一道謙潤的男聲響起:“小姐,您一個人嘛?”

這不廢話嗎,看不出來嘛…

陸淼淼渾身有些乏力,猜測或許是推銷什麼產品的,轉過身背對著他,此刻有點自閉不想說話。

那人見陸淼淼不搭理自己也不生氣,輕聲的笑了笑坐在她旁邊接著說道:“我是華椏影視的一名經紀人,有劇組在這邊拍戲,看你氣質非凡很適合做明星,你有冇有興趣啊”

陸淼淼正低頭唉聲歎氣著,聞言彷彿打了雞血兩眼放光立刻轉過頭,看是前世那人,忙不迭道:“有!”

彷彿身體充滿了乾勁,她又活過來了,雙腿雀躍的不停抖動。

真是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我身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