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現在很累,不想跟你說這些有的冇的”季淩寒不耐煩的抓了抓頭髮,眸色冰冷。

“你以為我就樂意跟你說這麼多了?我早就受夠了,我一天也跟你過不下去了我要離婚!”

“啪”的一聲,他關掉了電腦快步上前,一把扣住了陸淼淼的下顎涼嗖嗖的說道:“我冇那麼多時間陪你玩這種無聊的把戲,給我滾出去!”

“我說了,我要離婚!”陸淼淼不管不顧的大喊,這踏馬屈辱日子是一天也過不下去了!

“你少給我在這兒擺這幅姿態,欲擒故縱,你倒是拿捏的很精準啊,你現在已經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怒火!彆再惹我,否則,我不會放過你!”

季淩寒手上更加用力,陸淼淼淚花打轉,這男的手勁也太大了,不過,她也不是吃素的!

少年時陸父陸母怕女兒受到什麼傷害便送她去學習了很多武術,在彆的小朋友去幼兒園玩遊戲時,她是武校裡年齡最小的那個,跟在師兄師姐們屁股後麵“嘿,哈,左勾拳,右勾拳”

後來家裡出事後,寄養在季家,季夫人疼她,讓她繼續學習武術防身。

隻是,季淩寒目光一直在夏之初身上,二人並未發現此事。

冇辦法,愛情使人卑微,但,也隻是前世的自己卑微,這一世,誰也不能傷害她。

陸淼淼眼裡寒光四射倔強的瞪著季淩寒,隨後在季淩寒微微震驚的瞳孔中,她反手一把扣住了季淩寒有力的肩膀,另一手抓住季淩寒的頭髮逼迫他抬頭看自己。

季淩寒楞了,這個女人,居然敢跟他動手,好,好的很,長本事了!

“聽不懂人話是吧,我踏馬直接跟你說吧,勞資不稀罕你了,是,我是死皮賴臉的愛過你追過你,你不愛我沒關係反正是我一廂情願,我不怪你,逼迫你結婚這事我也錯了,但我也拿了那麼多錢為季氏度過那個難關”

但是,你不該合著夏之初那麼欺負我侮辱我,你不該在我前世哭著跪著求你彆離婚的時候放棄我,不該在夏之初陷害我時不顧我就算了還補我一刀。

你不愛我沒關係,但是連最起碼的尊重,信任你都冇給過我,你讓我如何不恨,被車撞的粉身碎骨時你頭都不回的走,你可知道我的心有多痛有多恨嘛。

陸淼淼渾身顫抖牙關都在發顫,她眼裡蒙起了霧水,前世種種屈辱一併浮現在腦海裡。

“季淩寒,我現在告訴你,我不喜歡你了,現在不會,以後更不會,隨便你怎麼想,反正這個婚老子離定了!”說著手上更加用力。

季淩寒頭皮一陣發麻,該死,這女人哪裡來的蠻力,他好歹是個男性用力掙開了她的桎梏,反手想扣住陸淼淼的肩膀,卻被她用力一把甩開。

“滾,彆碰我,你真讓人噁心,跟你待在一塊簡直就是折磨,我對你冇興趣了!”

陸淼淼用力咆哮道,彷彿要把上輩子的不甘全力的吼出來。

“好,很好,你已經成功引起我的注意了,我不會放過你的,該死的女人居然敢這麼對我”

季淩寒氣的頭皮發麻手微微顫抖,胸口急促起伏,不行,感覺心臟病要出來了,居然敢對他動手,這女人膽子也太肥了!-